第5章 江少爷的声音有些抖

第5章 江少爷的声音有些抖

江植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一看就是挺高档的牌子,还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让我看不到他的眼神。

    江大少爷走到我眼前,他实在是太高,像一片阴影把我整个笼罩住。

    “听说昨天有人跳楼,死在我爸家里了?”

    我没想到他大早上出现会问我这个,愣了一下点点头,“是,楼上的一个邻居跳楼了。”

    江植抿了抿嘴唇,朝五号楼的方向看了看,我觉察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她是叫胡茵吧,住在顶楼。”江植继续看着五号楼的方向,问我。

    我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说胡姐的名字,我其实并不知道胡姐叫什么,在小区里大家都叫她胡姐,我也是这么称呼她,还真不知道她名字是什么。

    “你是说胡姐吧,跳楼的那个我就知道叫胡姐。”我回答他。

    江植扯着嘴角,一副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的表情,他把视线收回来看着我,“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心里涌起一股厌烦劲儿,就没出声,只是冲着江大少爷晃晃头,表示我不知道。

    我以为会马上听到他的解释说明,可谁知道,人家看着我也摇摇头,低头瞄了眼我手里的门禁卡,“进去吧。”

    我被他弄得有点莫名其妙,刷了卡进门,江植紧跟在我身后,也进来了。

    “你要去……你要回家吗。”我扭头看着他。

    江植不理我了,自己径直朝着五号楼就走,他腿长步子大,我根本跟不上,没几步就离他有段距离了。

    我一边快步走,一边掏出手机迅速发了条微信给毛莉,“他儿子正往家走呢,情况不明,赶紧起来。”

    通常这个时间,毛莉都还没起床,江海涛没特殊事情都会睡到早上八点起床,他昨天回家那么晚,应该还没起来。

    我发完微信再抬头,江植已经把我拉下好大一段距离了,我开始小跑着去追他,江植却突然在前面站住了,回头看了我一眼,挺大声音对我说:“给你主子通风报信了没有啊,我可有钥匙。”

    他说着,还真从兜里拿出把钥匙冲我晃了晃,完事回头继续走。

    我暗自腹诽,这难道是个深井冰类型的少爷吗,他到底是要去毛莉家干嘛,他不是自从毛莉从保姆变成小妈后就再也没见过她吗,今天到底要怎样。

    没多久,我跟江植就一前一后到了小花园前面,江植站住,没再继续往单元门那里走。

    我也停在了离他身后没多远的地方。

    江植仰着头,正在看胡姐家的那个大阳台,我随着他一起朝顶楼看,心里奇怪他怎么对胡姐这么感兴趣。

    江植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顶楼,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正打算悄悄先去毛莉家时,江植却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我,我吓了一跳站住。

    “曾春夏,你知道我爸喜欢把保姆变成老婆吧。”江植的一只手来回摆弄着那把钥匙,语气像是漫不经心的问我。

    这种问题我怎么回答,只能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江植朝我走近几步,又扭脸朝小花园里看了看,“曾春夏,你没发现自己长得很像一个人吗,毛莉没说过吗,我爸没跟你说过?”

    他说着转回头,歪头打量着我,又是那副不知是哭还是笑的乖张表情。

    我心里隐隐不安起来,脑海里不知为何快速闪过胡姐的模样。

    “你不说话看人的样子,和我妈妈一模一样……也挺像我小姨的。”江植说完,很冷的冲着我笑了一下,迈开长腿,居然朝小区大门的方向走了。

    我愕然的看着他从我眼前一闪而过,他不是要去毛莉家吗,怎么走了。还有,他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我正发晕的寻思着江植的话,他又背对着我站在了不远处,抬手朝胡姐家的位置指了指,声音里似乎有些抖着给我扔下一句话,之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胡茵是我小姨,我妈唯一的妹妹,今天本来是她四十五岁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