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梦千年

第一章一梦千年

长安,一代帝国唐朝的国都,是举世闻名的大都市,繁华昌盛,热闹非凡,真可谓算是当时世界最发达、人口最多的城市。

    皇宫,光明殿内,一位身穿五爪龙袍,身材修长,半头白发的老年人正满面肃然的看着跪在他身前的一个侍卫,两侧则是满面杀气的禁卫军!跪在老人身前的侍卫此时正紧闭双唇,头颅碰地,一言不发,大殿气氛有些压抑,甚至有些诡异、杀气。。。

    此时,老人终于开口:“李光,朕可以说待你不薄,不但赐你御前一等侍卫,为你祖父修建陵墓,封妻荫子,更是赐你国姓‘李’,可你为何要背叛朕,为什么!!”说着,老人浑身气的颤抖起来。

    跪着的人慢慢抬起头,此时经过大殿的光线终于看清,此人面目刚毅,浓浓的眉毛,很是英俊,只不过此时他双眼充满了无奈,看样子大约三十许的年龄,听完老人的一番话,不知为何双目开始流泪,一会儿沉声说道:“皇上,臣罪该万死,辜负了皇上一片圣心,臣无话可说,只求一死!!!”

    老人气急:“你你。。。好!好!好!,你既一心求死,我也不留你,念你追随我多年,就赏你一个全尸吧!”说完,一摆衣袖,转身大步离去!

    李光朝向老人离去的背影,重重磕了3个响头,然后高声喊道:“皇上!臣去了,以后臣不能再保护皇上,忘皇上万加珍重!!!”正在疾步离去的老人听到李光的话语不由脚步一顿,浑身轻轻发颤,但终是没有回转身躯,只是用手向后摆了两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老人隐去身影的一刹那,大殿两侧的侍卫眼睛猛地一瞪,挥起手中的刀剑,飞身朝李光砍去,李光凄凉的闭上眼睛,没有做出一丝反抗,只听“扑哧。。。”一声,李光倒在地上。。。

    原来,老人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代雄主——李世民,自尽而亡的人是李世民身边侍卫,陪伴李世民13年,救李世民数次于危难之间,是李世民心腹之一,本来明主忠仆应该很融洽,只是都随着一个人的到来而全部改变,武媚娘,也是后世的武则天,当时武媚娘刚刚入宫,深的李世民的宠爱,只是后来李世民发现武媚娘心机很深,聪明绝顶,手段毒辣,善于伪装,更是和太子关系暧昧,怕自己百年之后,没有人可以制约得了她,甚至有祸害李唐江山的危险,所以就嘱咐李光把武媚娘偷偷送出宫,半路杀之,李光本来也是按照李世民吩咐半路想了结了武媚娘,可谁知武媚娘使出浑身解数色诱李光,正值壮年的李光一时没有把持住,和武媚娘发生了露水姻缘,后终于还是下不去手,放走了武媚娘,李光对李世民忠心一片,所以并没有选择远遁他方,而是选择回宫请罪。这样就出现了开始的一幕。。。

    李光只觉的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感觉自己在天空中飞舞,飞了很长时间,在感到疲惫不堪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一丝光柱,刺眼异常,当时李光只感到头脑“嗡”的一声,就人事不省,而出现的光线也随之消失不见。

    1996年,宁康市第一人民医院脑科病房内,数名大夫都围在一张病床上,病床上则躺了一名年约20多岁,满头缠满绷带的青年,此时正昏迷不醒,床边数名大夫正低声商量什么事,看着挺为难一般,拿不定主意,正在医生还在低声商量时,谁也没注意床上的青年眉头皱了一皱,仿佛很痛苦的样子,这时,只听旁边一位年龄较大的医生说道:“各位,不要再争了,病人大脑大量出血,神经也是破损严重,就算是勉强动了手术,存活的几率也不过2成,而不动手术,则会有4成的几率成为植物人,不管手术也好,不手术也罢,我们都应听取病人家属的意见,所以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控制病人的病情不要再度恶化,至于其他等病人家属来之后再定夺吧!”

    其他医生听完之后,都表示赞同,一位戴眼镜的医生说:“汪主任,您老说的极对,现主要任务就是联系病人家属,一且都等病人家属到了之后再定夺!”

    被称为汪主任的老医生用手揉了一下太阳穴之后,说道:“刘医生说的对,小李,病人家属联系上没有?”

    其中一位很年轻的医生闻言立马答道:“主任,病人家属已经联系到了,现已在来医院的路上了,应该快到了吧.”

    汪主任点点头,想了一会,说道:“小李,时间紧急,你还是去楼下接一下病人家属吧!”

    小李:“好的,主任!”说完转身出了病房。

    汪主任看着小李出了病房,就立马转身走向床上的青年,准备再检查一下,看病情有无加重,刚走到床边,就突然看到床上的青年正睁着双眼看着自己,吓了一跳,口里不由“啊”了一声,其他医生听见不由全围了上来,一看见病床青年睁着双眼,都均吸了一口凉气,大脑迟钝了数秒,那位刘医生更是嘴里嘟囔:“怎么可能,怎么会醒过来呢?见鬼了。。。。。。”

    床上的青年叫刘阳,是一个县城土地局的一名普通公务员,今年25岁,是一名硕士,本来是上市里来上交一份规划报告书,可谁知碰到一大学同学,一叙旧喝了个8分醉,然后摇摇晃晃的回宾馆,路过马路时,没看红绿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当场撞飞。。。导致大脑大出血,神经也受到很大程度损害,所以当时医生就断言,最好的结局也就是植物人,可现在病人突然睁开了眼,还炯炯有神,所以把众医生给惊的不轻。

    刘阳,啊不,现在应该说是李光,因为刘阳现在的灵魂是李光,李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装饰很奇怪的房间里,子底下的床榻真是柔软,而且身边还站了一群穿着相当古怪的人,李光心想:难道自己没死,不但没死,还。。。到了异域国度?可是自己明明在大唐皇宫内,现下,却是为何会在看似别的国度里?想到这,脑里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嘴里不由:“啊!!”了一声!无数个画面突然涌现李光地脑海里,慢慢拼凑成一副整齐的画面,李光也终于明白自己是灵魂附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这个人还是属于一千年以后的,一直不信神鬼的李光现在也不得不相信世上真的有灵魂一说,李光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把本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细细过滤了一遍,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刘阳,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则是一位农民,独生子,父亲的严厉很是造就了刘阳坚强的性格,只是比较少言少语,在工作单位里也是老实巴交的,任人欺负的那种小角色,所以一般跑腿的事都由刘阳来完成,这不上市里上交县城土地规划书的累活也交给他来完成,可谁知意外被车给撞了惨!

    李光把所有的画面连接在一起后,知道自己算是拥有了两世记忆,不但保留了千年以前的记忆,更是增加了千年以后的记忆,可以说,李光就是刘阳,刘阳即是李光,一具身体拥有两人的记忆,可是刘阳已经在不久前死亡,现在身体内完全是李光的灵魂在做主导,并且把刘阳的全部记忆给继承了下来,李光也慢慢的接受了两世为人的事实,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和震惊。

    李光,啊不!以后为了方便,就统一称呼刘阳了,刘阳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向看起来年龄较大的汪主任问道:“老人家,我可以喝碗水不?”虽然李光融合了刘阳现代的记忆,可还是习惯古代的言语方式,一时半会是改不了。

    汪主任听到刘阳的问话,终于从震惊当中回应过来,看见刘阳正盯着自己,不由抱歉一笑,道:“这位先生,真对不起,你能再重复一下你刚才所说的话吗?我一时没听清楚...”说完又是很尴尬的“呵呵”笑了两声。

    刘阳听后真想上去抽面前这个老家伙俩巴掌,刚才好不容易积攒点力气说出的话,居然没听见!!!虽然自己感觉没有生命危险了,可是内伤还是很严重的,说话很是费力,可是又口渴得很,不得不又憋了一点力气,微弱的道:“我。。。水。。。水。。。”

    汪主任听到刘阳问:“谁?”就用手顺了顺自己所剩不多的头发,说:“啊!我是这所医院的脑科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完好无损的出院的!”

    刘阳等了半天也没看到面前这个老头给自己端水,反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心里不由想:这个老家伙该不会是个。。啊,对,神经病!刘阳搜索了一下现代的记忆终于找到了“神经病”这个词,想到这,心里不由大感晦气。刘阳既然把汪主任给定位于“神经病”只好把目光递向了其他看起来还算正常的医生,努力道:“我要。。。喝水。。”

    汪主任看见刘阳居然没理自己,心里就有些不痛快,现在又看见刘阳居然撇下他和其他人主动说话,心里更是生气,张嘴道:“好了,病人现在神智有些不清,身体也极度微弱,要好好休息,刘医生,你给他打一针安定剂,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后半句是和刘医生直接说出。

    刘医生忙应道:“主任,您请放心,我这就打!”说完就从护士手里接过装有安定剂的针管走向刘阳。

    刘阳一听汪主任的话,简直是气煞了肺,真想当场就痛揍汪主任一顿,扒皮抽筋由不解恨,可是。。。自己真的是渴得不行了,为什么喝口水咋这难呢?

    刘阳还想继续争取喝水的权利时,突然看到向他走来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手里拿这一个针管,正满面阴森笑容看着自己,心里不由一哆嗦,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下去了,正想怎么开口时,只见戴眼镜的医生把针管一把扎在了刘阳的胳膊上,刘阳只感到一股剧痛传来,不由大声叫道:“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