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进程

第3章 进程

“能有什么想法,现在这个情况,连找张纸做个实验计划都是奢求。搞出多少猜测还不都是浪费时间。”戚远说着叹了口气,道:“师兄你要是特别想猜点什么,看到那边黄子赟了没有。”

    曾理顺着戚远下巴指点的方向望去,只见黄子赟那一米九的身高都必须归类“正方体”的身材在一群人里简直烁烁放光。

    黄子赟是戚远三名“前室友”之一,远看时人高马大的挺有威慑力,要是混熟了就知道那是个人来疯,也就戚远这个平时活在自己节奏里的家伙才会不受影响,曾理只要看到他的影子就会浮现无数认识了那货之后的尴尬往事,仅有的可以与之相较的事例就是曾经被黄馨的“小可爱”——一只金毛,扑倒在地了。

    “呃,看到了。”

    戚远看着曾理略微抽搐的嘴角,明显也知道为什么,“嘿嘿”笑着说:“他们仨昨天课间说的游戏,直觉告诉我那可以帮你放飞想象力。”

    “好吧,就凭从你嘴里能出来‘直觉’这个词,值得我去冒回险了!”曾理说着,右手握拳在戚远眼前轻轻挥了挥,扭头准备过去黄子赟那里,又突然问道:“对了,那个属性你的是多少?”

    “力量9,体质9,敏捷12,感知25,智力26,魅力18。”

    “果然不愧是天才,我才二十!”曾理说着便走远了。

    黄子赟、刘浏和方仁意都在一起,周围一圈是相邻几个寝室的同学,十几个人有七八个专业,此时一群人高谈阔论的正是他们经常在一起玩的游戏。

    “太像DD了,问题是这么奇怪的技能没法解释啊。”

    “专长也乱七八糟,我还有个‘个人专长——近视’!简直哔了狗!”

    “像是遇到了个脑抽的DM,跟盲仔一个熊样。”

    另一个光头男生立刻反驳:“什么跟我一样!有近视专长怎么了,难道饼哥不近视?技能更正常了,物理化学谁没学过?真以为现在还是游戏啊!”

    一句话像是盆冰水,兴高采烈的热情顷刻间消退不少。

    曾理过来刚听见几句话,就被安静下来的气氛暴露出来了。

    黄子赟居高临下,一看到曾理立刻就把自己的大长胳膊甩开,探腰摆个邀请的姿势:“曾师兄来了!是学校有安排了吗?”

    一时间十几双眼睛全都转向,曾理干脆抬手把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边用手背擦镜面边对着一片模糊的人影道:“不是的,我是比较好奇这些‘技能’啊、‘专长’啊之类的,戚远就推荐我来找你们了。”

    “天啊!我们平时竟然被老戚监控的!”方仁意一惊一乍,好像发现了多么恐怖的真相一样。

    边上同寝的刘浏懒得配合他:“可拉倒吧,你竟然质疑神的记忆力。”

    “嘿,别乱提那个字眼,就现在这个状况,说不定真有那种存在呢!”刚才发言的光头男生立刻发声制止刘浏继续说下去。

    曾理一脸茫然:“你们在说什么啊,我都不知道汉语什么时候这么难懂了。能不能通俗点讲解一下你们的那个游戏?别总跑题啊。”

    于是一群人嘻嘻哈哈地给曾理从基础讲起,一点看不出遭逢大变的样子。

    直到曾理回到戚远身旁,都没能把他干干净净的眼镜戴回去。

    “太恐怖了,他们跟我说了一个小时,根本搞不懂。我现在是一点都不好奇了。”曾理明显心有余悸。

    戚远轻叹口气,略微仰头看着天:“我听懂了。”

    “你听……”曾理调整着眼镜腿挂在耳朵上的位置,重复俩字,突然惊叫起来:“懂了?你能听到!那么远?”

    这一阵大小声可把里面满腹愁思的中老年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哦,戚远同志有什么发现吗?”蒯良教授对曾理这个自己带的博士生太熟悉了,略一思索他刚刚的话就知道是戚远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了。

    “有一点,但是很难说有多少意义。”戚远早习惯蒯教授的言辞语癖了,侃侃而谈起来:“我平日里听觉就较常人敏感,刚才站在这里听同学们的交谈。”

    戚远说着,又打量了一下黄子赟那群人:“我现在可以根据心意,清晰听到大约六十米外的正常交谈,想听就清楚、不想听就近乎于无。更远处还没实验。”

    “这……”蒯教授沉吟着扫视了一圈,一群人全都摇头,明显没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于是问道:“你有什么猜测吗?”

    “有一点点,但是很难说有多少意义。”戚远说。

    “姑且说说。”蒯教授显然很有兴趣。

    “属性里的‘感知’,字面理解或许与听觉有关系,这一项我有25。‘专长’里,我有一条‘史诗感知’。这些全都没有说明。”戚远说话间目光失去焦点,显然是在感受内心中浮现的信息:“未知的东西太多了,我还没有想到从哪里作为突破点,设计实验方案都很成问题。”

    一群人中的老师们纷纷颔首,显然对戚远关于难寻突破点的感想很认同。

    “除此之外呢?”蒯教授显得意犹未尽。

    “除此之外……我刚才详细听了一个游戏的规则,那个游戏的特征和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规则中提到了‘轮’作为被规定的时间单位,而我记得第一次接收到的信息的最后一句,就是‘艾梵瑞尔覆置进程起始,预计七百二十轮讫止。’”戚远也不看其他人的反应,依旧沉浸在自己内心中的信息里:“那个游戏的多个版本都定义‘一轮’约等于六秒,七百二十轮,大约72分钟,现在早就超过了。如果那个‘进程’已经结束,我们的大楼是不是就会保持现在的状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说明我们的物理常识要更改了……”

    “可是,站在这里,我感受到了风,而且我看时间是靠手机的。”戚远的目光重新找回焦点,右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举起来给所有人看,按了电源键之后屏幕赫然亮起,运行正常!

    曾理额头上瞬间见汗:“或许,‘进程’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