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未知

第2章 未知

整个空间以视觉感观来讲,应该是在有限的方向上被放大了,比如戚远此刻正在抚摸的房门,金属包皮的门板无论触觉、视觉还是嗅觉都告诉戚远自己没变,但是仅仅只能占据整个门洞十分之一面积的荏弱身躯,表现出来的绝不只是滑稽到令人捧腹!特别是当戚远想起它半小时前的容貌之时——严丝合缝得被他亲手关上。

    在东西南北为参照的平面上,空间与原本的物质绝不仅仅是被拉伸,墙壁上凭空而现的断裂带足以证明这一点。

    “快,让所有人都离开建筑物!”戚远把一切从容、沉着都抛诸脑后了,疯了一样跑去推动每一个人,彭教授、黄馨、曾理、廖永健、伏斌、崔萌萌,这些人全都陷在呆滞之中,目光找不到焦点。

    戚远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的,因为他在恢复行动能力前也“听”了那些东西:

    姓名:戚远;性别:男;年龄:21周岁;种族:地球人类(新生物);阵营:守序善良(30);生命值:99;通用经验值:0;职业经验值:4302(学者);升级所需经验值:0。

    属性:力量9(10-1),体质9(10-1),敏捷12(10+2),感知25(18+7),智力26(18+8),魅力18(14+4)。

    职业:平民1级1级;学生5级5级;学者19级25级。

    技能:可使用技能点0;估价1级、交涉1级、表演3级、察言观色3级、伪造文书1级、跳跃2级、奔跑2级、游泳1级、药物常识1级、手艺5级、手上功夫5级、搜集信息227级、专注27级、记忆管理120级、专业汉语208级、其它汉语27级、专业英语202级、其它英语27级、专业拉丁语146级、专业经典经济学100级、专业博弈论100级、专业政治经济学132级、专业理论代数255级、专业理论几何290级、专业逻辑310级、专业计算机语言119级、专业集成电路93级、专业辩证法310级、专业唯物主义310级、常识材料学48级、常识天文107级、常识地理60级、常识历史46级、常识宗教30级、常识哲学306级、常识物理学255级、常识化学289级、常识生物学199级。

    专长:可使用专长点6;个人专长——史诗智力、个人专长——史诗感知、个人专长——传奇专精记忆、个人专长——实验思维、个人专长——钢铁意志、个人专长——细致、个人专长——魔法天赋(艾欧赠予)、个人专长——近视。

    可惜身边的变化比这些东西惊悚太多,戚远已经懒得把宝贵的时间分配给它们了。

    “对!”黄馨第一个被推醒过来,一步跨到曾理跟前,扯过他的胳膊对戚远道:“我们去通知上面两层的同学,你们去下面!”

    戚远没有犹豫,一边点头作答,一边把离彭教授最近的崔萌萌扯到彭教授身边:“师姐,你和教授直接下楼,去一号楼保护蒯教授。”

    “不行!你们快点离开。”被惊醒的彭教授厉声反对,显然她也意识到墙面到处断裂的大楼能坚持到现在没有倒塌已经是个奇迹。

    “不要争了,教授!我们三个男生跑得快,每层楼喊一下就行了,再者说楼现在没塌,一时半会儿就不会塌,从我能动到现在已经几分钟过去了,空间没有继续扩张了。”戚远看彭教授还要反驳,立刻给反应过来的崔萌萌使眼色。

    彭恬怎么会看不到这么明目张胆的挤眉弄眼,立刻就要动作,可惜廖永健和伏斌也都反应过来了。

    “廖师兄快来帮忙,崔师姐可拉不动教授!”戚远嘴上根本不停,又拉过来一个生力军,两个年轻人把彭恬一架,饶是她平日实验经常开模的力气也挣扎不动了。

    戚远和伏斌迅速把楼层一分,立刻出门行动,正好追上在走廊里争执的曾理、黄馨。

    “你干什么,楼上去!”曾理急得话都说不囫囵了。

    黄馨脚步不停,拖着曾理,回过头来,一双眉毛好似要刺进鬓角,声音稳得同逛街时没两样:“我是警察。”

    曾理立即失了力气,却听黄馨继续道:“我保护你。”

    伴着一阵秋意的寒风,戚远一打激灵,跑到两人身后,道:“嘿!师兄,再浪费时间说不定真把嫂子坑在楼里了!”

    说完也不看那俩人如何,开始一个实验室一个实验室地喊叫,醒悟过来的师生越来越多,短短片刻,整栋三号实验楼就又活了。

    整整三个小时过去,学校师生们全部有序到达空旷地带,这里原本就是规划好的紧急避难地点,如今更是被拉大了无数,师生们三三两两聚成小群,竟然根本不显拥挤。

    戚远大一进校时听过一节彭教授的计算机编程公开课,课后去问自己在自学时积攒下来的有关问题,由此被彭教授看重。此后就一边完成学校课业,一边跟着彭教授的课题组实习,给彭教授带的研究生们打打下手。

    这就造成戚远没有什么业余时间与其它同级同学交际,连寝室都不住了,因为回去太晚寝室楼锁门很不方便。

    所以戚远没有和同班、同寝的同学聚在一起,反而跟着彭教授待在蒯教授这一圈中老年之中,好在早先蒯教授认识了戚远后也惊叹于他的数学天分,常常指点戚远在数学方面的学习研究,他如今早就在这圈中老年跟前混了个脸儿熟了,所以也没有特别不自在。

    戚远这会儿正一反常态地嬉皮笑脸,小声取笑站在蒯教授身后的曾理:“师兄,党和人民对你抱以深切的羡慕并致以诚挚的问候!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去去!真是不知道,你小子还有这一面儿。”曾理微微把头侧向戚远这面,一边抬眼瞄着前面的人,轻声答着:“还以为你这个天才不食人间烟火呢!”

    “师兄,看你说的!咱平时又不是没一起吃过饭,就算我是天才,食不食烟火你还能不知道。”戚远依旧没个正形。

    “哎,说正事儿,那个什么属性、技能的,你有啥想法没?”曾理对于内圈正在分析的问题很感兴趣,里面他插不上话,倒是可以悄悄开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