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一)

第三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一)

夏梦萦住的清水湾,是S城有名的豪华别墅区,用小老百姓的话来说,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

    “不用找了。”

    的士车刚到门口,都还没停稳,夏梦萦从钱夹里取了两张百元大钞,往车座上一放,提着背包,就跳下了车,因为太过着急,下车的时候,整个人摔在了地上,掌心和膝盖的皮都磕破了,有血流了出来,夏梦萦却丝毫不以为意,拧着眉头,忍着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捡起自己的背包,深吸一口气,立马就往别墅里边跑。

    家里的大铁门是开着的,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前边的小花园,花团锦簇,五颜六色的,老远就可以闻到沁人的香味,这炎热的夏天,也似乎凉爽了起来,这些花儿,都是方静怡亲自打理的,她一个人在家没事就爱打理这些花花草草。

    这个时候,小花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围,安静的让人心里有些害怕。

    “你这个坏女人,快滚出我家!”

    夏梦萦还没跑到门口,就听到小孩稚气却霸道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孩,不懂礼貌。

    夏梦萦最先看到的是方静怡的背影,挺的笔直笔直的,几乎都僵硬了,好像随时都会从中间被折断一般,再然后,她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小男孩,她想,那应该就是她的弟弟了。

    他的手上拿着水枪,正对着她妈妈乱射,方静怡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她沾满了水珠的脸,惨白如纸,顺着那双温柔的大眼睛望去,夏梦萦看到自己一直用心敬爱着的父亲,他正傻傻的站在原地,微张着嘴,那双精锐的双眸只余下惊恐和慌张,大概,他也想不通,原本应该在前往法国飞机上的母亲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在害怕,这样的想法让夏梦萦觉得好笑,如果他真的在意,怎么可能在有了一个私生女之后又多个私生子,而且还是同一个女人生的?姐姐?他到底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多久了?她甚至怀疑,他当初和妈妈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更过分的是,他怎么能在她和妈妈不在的时候,把这些人带回家!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一丁点顾虑到妈妈的感受?

    “梦萦。”

    熟悉的声音,依旧温柔,可她却听不出丝毫的友好,她紧咬着唇,将视线一点点转移到夏晓雪的身上,她身上穿着的是她最爱的晚礼服,她脖子上佩戴着的是她最爱的水晶项链,还有她手上戴着的,也是自己一直珍藏在抽屉舍不得戴的手表,那是她十八岁那年,爸爸从瑞士给她带的生日礼物。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可现在,却被另外一个人拥有,那个人,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姿态,得意而又骄傲的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夏晓雪站在王佳芝的身边,昂着下巴,那双艳丽的眼睛迸射出轻蔑的光芒,她的嘴角上扬,骄傲的像个公主,她们母女都在笑,两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让夏梦萦觉得狰狞恶毒。

    至于她的奶奶,则是板着脸,一点也不高兴。

    当看到这些人真的出现在家里时,夏梦萦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有些发懵。

    稍回过神,夏梦萦一把夺过那小孩手中的水枪,那冰凉的水,也喷射在了她的身上,她闭着眼,转身,然后将到手的水枪举的高高的,泄愤似的用力朝外边扔了出去,就只有成人巴掌那么大的枪呈抛物线飞了出去,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大厅内,很快就有小孩嚎啕的大哭声响了起来。

    “赔我的枪,赔!”

    他坐在地上,立马就开始哭闹。

    “梦萦,星宇多大,你都多大了,怎么能和个小孩计较!”

    原来他叫星宇,夏星宇。

    王佳芝快步跑到夏星宇跟前,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宝贝儿子宝贝儿子的叫着,心疼的不得了。

    “我的乖孙子,奶奶的小心肝,快别哭了,奶奶给你买,给你买啊。”

    家里的老太太叶秋菊腿脚不是很灵便,慢了王佳芝几步,从她的手上接过孩子,就好像那真的是她的心肝似的,夏梦萦看着心里更难受。

    “梦萦,小宇他可是你弟弟,有你这么做姐姐的吗?”

    三个女人一台戏,夏梦萦总算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奶奶,她们好凶,好吓人,你让她们滚,不许再到我家来。”

    夏星宇一只手拽着叶秋菊的衣裳,另外一只手却指着给方静怡擦水的夏梦萦。

    “好好,奶奶的乖孙子,你可别哭了,奶奶的心都要碎了。”

    “妈,您怎么了?说句话啊,别吓我!”

    夏梦萦紧咬着唇,极力忍着随时都有可能泛滥的眼泪,她在家里,就算遭受了天大的委屈,轻易也不会哭,因为眼泪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会被她奶奶说成娇气,连带的妈妈也会被指责。尤其是这个时候,她能软弱给谁看?她伤心悲痛,不是正中了王佳芝和夏晓雪母女的下怀吗?

    “妈!”

    夏梦萦轻轻的拍了拍方静怡的脸,手心冒汗,心里也在发颤,虽然她和夏大海叶秋菊也生活在一起,但感情的话,远远不能和方静怡相提并论。

    她刚出生的时候,夏大海忙着自己的事业,一直都是方静怡照顾她,生病的时候也是。

    她记得有一年她长水痘,连着几天都发高烧,是方静怡一直在她的床边照顾,吃饭,擦身子,换衣服,她记得最深的是,只要她睁开眼睛,都可以看到妈妈守在自己的身边,让她十分安心,那个时候她心里就在想,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也要这样守着方静怡。

    夏梦萦看着方静怡,她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许是因为太过悲伤,她的眼角一直有眼泪滑落,怎么都擦不完。

    “静怡,谁让你回来的?”

    老太太站了起来,数落人的时候板着脸,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她见方静怡看都没看她一眼,顿时来气,不满的看着夏梦萦,拍了拍她的背,“梦萦,今天是你弟弟五岁生日,你这个做姐姐的没有礼物就算了,居然还来捣乱,我们说好了要在家里给他过生日,你现在马上带你妈离开。”

    夏梦萦转过身,清澈的水眸仿佛被火点燃了似的,怨愤的盯着叶秋菊。

    老太太重男轻女,这她可以谅解,但是现在,她根本就是颠倒是非黑白,她的妈妈才是她的儿媳妇,这个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她为什么不能回来?更让她失望的是她的父亲,妈妈被这样欺负,他怎么还能做到无动于衷?这就是他口口声声说的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