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杨舒辰和宋辰

第四章:杨舒辰和宋辰

宋辰走在前头,并没有看见走在后头的陆初冉,陆初冉见到宋辰,刚想走上前去打声招呼,只见从阶梯上飞奔下来一个身影,那人一把挽住了宋辰的胳膊。

    飞奔向宋辰的人是杨舒辰,陆初冉不禁眉头一皱,前脚刚下车,便看见宋辰身子僵了僵,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自己被杨舒辰抱着的胳膊。

    两人双双走进酒店,陆初冉走在他们身后,也不好再发出声,只是见到这一幕,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了数。

    进了大厅,听见有人在和陆初冉打招呼,宋辰才发觉陆初冉进来了,转身看向她时,陆初冉也正好抬头冲他笑了笑。

    她今天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裙子,素雅却又透着一丝矜贵。

    头发挽成了一个好看低低的发髻,又显得灵动俏皮。

    “冉冉来了?”杨舒辰走过来想像以前那般挽着陆初冉的胳膊,却被她一个闪身,不着痕迹地避开。

    “嗯。”陆初冉只是点点头,杨舒辰尴尬了一下,随后拿了一杯果汁递给了陆初冉,陆初冉有过一丝犹豫但还是接过了,由于有了前车之鉴,她并没有喝下。

    杨舒辰看着陆初冉并没有喝下去,不禁有些失望,倒不是她在果汁里下了药,这杯果汁本就没有问题,只是失望的是陆初冉果然是不再信任她了。

    随后转念一想,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自己的目的就要达到了......

    宴会开到了很晚,陆初冉这一晚一直坐在角落里,时不时挑点小蛋糕吃吃,有熟人过来便聊会儿天,一起打个招呼。

    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妥,杨舒辰从一开始和她聊了那么一会儿,便一直在另一边喝酒。

    但陆初冉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宋辰你喝醉了。”

    杨舒辰的声音传来,陆初冉抬眼看去,不远处宋辰似乎有些晕沉沉地靠在杨舒辰的身上,杨舒辰一边撑着他,一边招呼着大家来帮忙。

    杨舒辰主动订了一间房,让同学们一起帮忙将宋辰扶到房间去。

    陆初冉本能地跟随大家去了套房,还未踏进,便听见杨舒辰说道:“大家先去玩吧,我让服务员送来点醒酒汤就好。”

    陆初冉将信将疑地跟着大家伙下了楼去了大厅。

    后来觉得哪里不太对,正想上楼去看看宋辰的情况,却没想到刚踏到房门口,便听见了里头传来了呻吟声。

    房门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地开了缝,没有关上,从那缝里,依稀可以看见床上缠绵的两个人,陆初冉吃了一惊,连忙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逃也似地跑开。

    房内正在和宋辰缠绵不休的杨舒辰,清晰地听见了房门外那紧凑的步子渐渐远去,不禁更加心满意足地拥住了宋辰的脖颈,就在情迷意乱间,她似乎听见了宋辰嘴里口口声声叫着:“冉冉......”

    陆初冉几乎是逃也似地跑出了酒店,画面有些刺激,她一下子消化不来,便一声招呼没打地跑出了酒店。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陆初冉看了车牌号,和那半降的车窗内,熟悉的轮廓,便自觉地收拾好自己有些不安的情绪。

    是小叔的车。

    小叔居然来这里等她?他不是有合同要谈的吗?

    见她愣着不动,宫寒将车窗完全降下,压了压眸子问道:“还要我请你才知道上来?”

    陆初冉识相地走向他,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进去了。

    只是活这么大第一次碰见这种活春宫,心情实在是有些复杂,还是两个她熟悉的人。

    宫寒发动车子,头也不转便察觉到不对劲,他轻轻勾唇问道:“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宫寒不是不知道,毕竟从陆初冉进了酒店开始,便派人一直盯着监控,生怕上回在KTV的事情重演,没想到这个杨舒辰这次直接从宋辰身上下手。

    “小叔,如果......”陆初冉想开口问问宫寒,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才能清晰明了同时又不尴尬。

    “嗯?”宫寒正等她问呢。

    “如果两个人,一起......睡觉了,会是因为喜欢吗?”

    “睡觉?”宫寒刻意反问道,眉头微皱。

    陆初冉便天真地以为宫寒是那种纯情老处男,会不明白,便说道:“也......也不单纯睡觉,就是......就是那个......嗯,就是......”

    她吞吞吐吐半天,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

    “什么?”宫寒也是来了兴趣,就是觉得她这模样还真是有趣。

    “啊呀就是......算了。”陆初冉放弃了,也不知道宫寒装傻还是真傻。

    反正这话题就假装没提起过吧。

    宫寒也不多问,但是转念想了想,她这忧心的模样莫不是对宋辰?

    回了家,陆初冉依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总感觉这事不太对劲,宋辰是这么没有自制力的人,或者......他那么喜欢杨舒辰?

    陆初冉刚走到玄关处便被宫寒一把拉住了手腕,随后他一手关了门,动作流利地将她扣在了墙上。

    陆初冉有些惊慌地看向宫寒,不解他的举动:“小……小叔……”

    宫寒低头凑向她的小脸,并没有下一步举动,陆初冉就已经惊吓地闭上了眼。

    然而宫寒只是闻了闻气味,确定陆初冉没有喝酒后,便抬起了头,见她一脸壮烈,闭紧了眼睛,突然感到好笑。

    “你干嘛?”

    陆初冉微微睁开眼,见宫寒那张俊脸上挂着的笑,脸居然不争气地红了:“你——”

    没事不要总来这种乱七八糟的举动!怪让人烦心的!

    “陆初冉。”宫寒突然压了压眉毛,调侃道,“你今天,都看到了什么十八禁的东西了?”

    “我没……”陆初冉刚想撒谎否认,转口一说,却成了,“我才没!明明什么都没看清楚的……”

    说完只见宫寒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笑意更深,正想给自己找个理由解释一下时,身子已经被宫寒打横抱了起来。

    陆初冉心跳的频率快得可怕。

    当宫寒把她放在沙发上的那一刻,陆初冉有些慌乱,不知道如何是好,以为喊他小叔就能唤醒宫寒的良知……

    名义上他可是长辈啊,怎么可以——

    宫寒将陆初冉的手举过了头顶,紧紧扣住,低头便去吻住了她那微启的唇瓣,舌头灵巧地滑入了陆初冉的口中。

    陆初冉不知自己是急的还是害怕的,或者是害羞,总之,觉得自己竟然燥热得很,宫寒的吻落得不重不轻,刚好能令人上瘾。

    陆初冉反抗不来,却也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任由他吻着。

    宫寒自信自己还是有点儿自制力的,以至于没有把陆初冉生吞活剥,就地解决。

    小丫头胆子肥了,会趁他不在家跑出去了,还敢和其他男孩子往来……是真的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过。

    “一起睡觉的感觉要我教你吗?嗯?”宫寒凑在她耳边,那声音极致魅惑,大掌落到她腰间,还是顿了顿。

    “小叔,不要——”陆初冉是真的怕了,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宫寒简直是衣冠禽兽。

    宫寒本来就只是打算吓唬吓唬她,并没有对她做下一步的动作,在陆初冉正惊慌的时候,起身依旧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仿佛刚才做那些举动的人并不是他。

    陆初冉只觉得身上一轻,见宫寒只是吓唬她的,便逃也似地起身跑上了楼。

    脸已经红到发烫,心跳也在不断加速。

    宫寒望着某人逃上去的背影,顿时感觉自己怎么好像每天都这么欺负她呢?

    这可不是一个小叔应该干的事。

    陆初冉这几天活在自己的思想斗争中,她不清楚宫寒对自己到底是什么一种感情……

    如果是把自己放在小叔的位子,为什么总是吻她?

    可——

    可事实上他的确是自己的小叔啊……

    陆初冉给自己做了很多的假设,如果有一天,小叔带回来了一个婶子,她会不会喜欢那个婶子?

    答案是否定的,小叔这种人,一定会很护短吧,到时有婶子了,一定不会再把她陆初冉放在重要位置了……

    这么一想。

    陆初冉有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宫寒每天除了在家就是在公司,他们公司可是娱乐公司呀,漂亮的女明星那么多,万一有人瞎了眼看上他怎么办?

    而且虽然没听宫寒说过他有女朋友,可毕竟是个快三十岁的男人了……说他是老处男谁信?何况以他的身价,以他的颜值。

    陆初冉越想越不对,他明明……接吻那么有技术……

    这天听管家说宫寒的公司有一部电影开机,宫寒要出席开机仪式。

    陆初冉叫了一辆车便偷偷去了拍摄场地。

    明明是个无名小卒却偏偏把自己包裹得像个怕被认出来的大明星那般,戴着一副大墨镜遮了半张脸,还戴了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了大半张脸,又往头上扣了一顶黑色的渔夫帽,生怕裹得不够严实会被认出来。

    开机现场内外都挤了黑压压一群人,各路媒体,记者,陆初冉一蹦一跳地,倒也看见了站在正中央的是宫寒公司的一线女星祝以歌,她身边站着的男星是热播剧男主角,名叫苏遥。

    陆初冉看见苏遥,差点就喊出声来,苏遥!那可是苏遥!

    开机结束后,陆初冉躲在角落里,不断寻找宫寒的身影,却看见祝以歌在房子的一个长廊拐角处,拉住了宫寒的手臂,似乎有话问他。

    宫寒倒是笑得极其亲和,陆初冉并不知道宫寒和她讲了什么,但是见到宫寒对其他女人笑得这么好看,心里就不太舒服。

    陆初冉等他们聊完了,去外头找到了宫寒的保姆车,和司机打了个招呼便坐了进去。

    待宫寒回到车上时,陆初冉正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小叔!”

    宫寒关上车门,也不好奇她为什么在这里,只是坐到她身边,伸出手指推了推她的脑袋,微微叹了口气:“偷跑来这里干嘛?”

    “无聊。”陆初冉说道。

    “难得。”

    “什么?”陆初冉是真没听懂他那两个字的意思是什么。

    “没什么。”宫寒可不想解释,难得什么,难得她无聊能想起来他。

    陆初冉仅仅只是摘了大墨镜,口罩和帽子还在,却被宫寒大手一伸,全部摘掉。

    “包得这么严实?又不是大明星。”

    陆初冉哼哼两声,没做争辩,却不知当时混进人群里的时候宫寒就知道了,不然小丫头以为片场这么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