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学习呼吸

第五章 学习呼吸

我跟着白老师教的动作学习。

    就在我开始用腹部发力的瞬间,从来没有过的力量感觉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体之中,我呆了一下,完全没想到有力量是那种感觉。

    我从前之所以会那么弱,是因为没有正确的呼吸方式。

    我需要用白老师教的这种呼吸方式才能真正的生存。

    以前就好像一条在岸上的鱼,没死掉完全是运气好,而现在,第一次用丹田呼吸的效果是突然有一滴水滴在了我身上。

    我仿佛明白,自己其实属于某个“海洋”。

    也许我不是天生就那么弱。

    “这么快就掌握了呼吸方式?”白老师也诧异了一下。在她教过的新生之中,我学这种呼吸方式是最快的。

    习惯是最难更改的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习惯了让身体自己去呼吸。而不知道去控制自己的呼吸。

    让他们学会控制气息这件事情,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

    白老师继续打量我,最后浅浅一笑“记得每时每刻都按照这种呼吸方式去呼吸,多多感应你体内的经脉,回去好好阅读一下经脉图。习惯了就好了。”

    虽然我知道了真正的呼吸是什么样子,但还是不能和其他学生一样去气息室打坐吐息,只能留在小房间,自己单独先练习,我问白老师什么时候我能和其他人一样正常学习?

    她直接说,有可能一周就够了,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行,因为一中挑选学生的时候,要想考量,只有能正常呼吸的人才能进入这里,我这种走后门的其实进来用处真的不大。

    不过因为一中主要的课程就是气息训练,其他课程成绩可以忽略不计,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不用担心落后别人太多。

    我最后问她的一个问题是,学习气息能做什么?这东西学好了以后干嘛用?

    在我看来,气息唯一的用处就是打架,但一中在自己学校让学生打架没什么,以后出去社会了,靠打架吃饭,这不是破坏社会治安吗?

    所以我很好奇。

    白老师的回答很有意思,她说:“你不觉得这城市很小吗?”

    我从没觉得这城市很小,因为我很少出去。

    白老师说:“这城市叫十一区,你知道其他城市的样子吗?第一区、第二区、第三区……这城市,太安静了。”

    她讲话奇奇怪怪的,根本不打算认真解释,讲到这里她又笑了一下让我好好呆在这里、坐着训练,她出去指导其他人。

    因为她笑的缘故,我觉得她是这学校最好的人了。

    白老师离开后,我单独坐在小教室。一个人静静感受气息。

    很快,大概不到十分钟吧,我就感觉到气息在我身体里经过特殊的一条经脉路径运转,如同甘霖降落在鱼的身上。

    在一中的第一天,我奠定了自己天天被欺负的地位。

    不过因为气息,我却开始喜欢这地方,那种独特的呼吸方式可以把我变成正常人。

    我偷偷观察那些同学,偷偷观察童小颜,他们的气息的确和普通人不一样,我之前居然没有发现。

    这学校,只有厉害的学生才可以每天放学回家,普通学生,都是住校。

    在体育课结束以后,我来到新的宿舍。

    因为是插班生,我得到了一个空宿舍,一个人住一间房。

    本来以为这样在宿舍就不会被人揍了,不过我忘了,可以串门这件事情,刚住进宿舍没多久,就有人砰砰砰地敲我房门。

    我吓坏了,因为很清楚他们要来打我,一群气息怪物。

    “不开门,我可就硬闯了。”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紧接着是其他人的附和“开门,开门。”

    我肯定不敢开,爬上床,安静地看书。

    那本《气息的历史》。

    训练气息达到一定阶段后就可以学习气诀,气诀有五绝十二极的说法。五绝的气诀,是五门近乎失传的绝学,而且对身体的要求非常高,普通人根本没有机会学习,那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一中所有学生学习的都是基础气诀,“元婴诀”。

    通过学习元婴诀来熟悉气息的层次,有天赋的人才有机会学习其他真正高深的气诀。

    元婴诀的历史只有十六年,诞生于新纪元开始的那一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创造者是道种天一。

    我看得入迷了,尤其是看到道玄诀篇章的时候,道玄诀乃是天下排名第二的口诀,“道玄九变”真正的道玄诀修炼者,可以修炼出九种运用气息的方式,千变万化,无穷无尽。

    而且在道玄诀的篇章中还介绍到了一个当世存在的道种,陈硕跟。

    道种,就是拥有将气诀修炼到极致的修炼者。

    看见道玄诀的经脉图的时候,我自己能感觉到身体里经脉律动的感觉。

    砰!

    房门突然打开了,明明上了锁也没用,那帮人要开门真的太容易了。

    进来的人有四五个,走在最前面的家伙,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个子有一米八吧,光是个子已经把我吓到了。

    “怎么不开门?我还以为房间里没人呢。”高个子一拳头打在我床架上,床抖了几下,我心惊胆战地吞咽了一口气,抬起头,瞪着他,我知道这么看他,马上就要被他打了。

    高个子按着我肩膀说:“童小颜是你妹妹?”

    我说:“不是!”

    童小颜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十个学生之一,我是学校最后一名的学生,差别太大了,没办法和她拉上关系了,再说,她都当着全班的面说了和我没关系,揍我不用看她面子,我也不可能不要脸缠着她。

    高个子根本没听见,啪一下扇了我一个耳光。指着我说:“少给我装蒜,你俩是住在一起不是?”

    我说:“我住学校,他住家里。”

    高个子一下怒了,抓起我头发把我脑袋往墙上撞,问我是白痴不是?

    我只能瞪着他,没办法打不过他,跟在他身边那几个人也说,瞪什么瞪,找死啊,然后他们一起上来打我了。

    打完了,高个子让其他人出去,然后关上门和我单独说话。

    “知道为啥打你不?”他声音低下来问。

    我心想,我管你为什么打我?反正你今天打了我,总有一天我十倍报复回来。

    他又抓起我头发,说:“问你话。说不说?”

    我那时候头晕脑胀的,没办法,只能认耸,我说:“在学校,弱的人就该被打。”

    高个子就笑了说:“不是这个原因,在学校我可以罩着你,但我要你帮我做件事。”

    我傻看着他。

    他脸上突然出现很猥琐的笑容,然后说:“我喜欢你妹妹,我要你帮我把她的丝袜带学校来给我。”

    我头冒冷汗,才知道这家伙有怪癖,不过老实说,童小颜的丝袜诱惑的确很大。

    让我去做这种事情…,我犹豫了。

    “我现在不能出去,学校也不然,帮不了你!”

    “你同意了?能出去的时候就可以帮我?”

    “我帮不了你。”

    砰!

    我脑袋再次被高个子抓着撞到旁边墙壁上,顿时眼前一黑,我以为自己差点死掉。

    “我帮你,我帮你!”

    “这就对了嘛。”高个子拍拍我脸,然后又笑说:“别人打你的时候,记得提我名字,我叫林凯,你帮我以后就是我的兄弟。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低声下气地说。

    林凯让我等他消息,反正我如果能出学校回家一趟,就一定得带着童小颜的丝袜来见他,太变态了。

    不过这学校本来就变态,出现什么人我都不觉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