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初战告捷

第四章初战告捷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便是到了那试剑大会的时日。

    试剑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所以对于枫轩山庄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盛会。

    这一段时间,枫轩山庄张灯结彩,广发邀函,来到枫轩山庄的人络绎不绝。

    这些人之中,都是非富即贵,除了大秦帝国的之中的一些诸侯将相之外,大多是一些武修法修门派和世家,其中还包含了与那枫轩山庄在大秦帝国齐名的法修世家道灵门的一些强者。

    枫轩山庄先是大摆宴席一天一夜之后,便是着手准备着那试剑大会。

    正如那嫣雨族姐所言,羽晨被提了名,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几名和自己同样命运的旁族同辈。

    毕竟地位与那正统族人不同,羽晨在这一天一夜的宴席上,和他们同处一桌。

    夜晨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不甘与怯懦。

    因为这场试剑大会对于那些正统同辈来说,也不过是名誉输赢罢了,但是对于羽晨他们这些旁系族人来说,那代表生活再无保障。

    这倒不是什么重点,最重要的是他们被以游历天下之名赶出族们之外,没有族人庇佑而丢掉性命。

    枫轩山庄的校武场很大,纵然再大,在枫轩山庄呆过十几年的羽晨也不曾去过几趟。

    枫轩家族很注重规矩,难免更注重面子,所以这校武场也是建造的颇具风格。

    这校武场是一处长约数十丈,宽约十几丈由大理石铺成的训练场。

    训练场的俩侧是观礼台,观礼台座位主次分明不做多讲,而校武场的擂台则是用一块巨大的大理石雕刻而成,目测突出地面一丈多高。

    其上刻满了一些灵禽猛兽以及一些妙美的花纹,没有数十个工匠花费好一段时间的话,根本在短时间内完成不了。

    枫轩家族的族长是一名五十多岁身形颇显清瘦的中年人,也是那嫣雨族姐的生父,名为枫轩傲云。

    至于其人的修为,羽晨不甚清楚。

    不过羽晨知道的是,这枫轩傲云虽为枫轩家族的族长,但是辈分以及修为比起大长老来,都是差上不少,一些族中重要事情,这位族长枫轩傲云都是征求大长老的意见。

    这次也是一样,待宾客坐满,参加试剑大会的族中子弟分列俩侧的时候,那族长枫轩傲云先是扫了一眼大长老,见大长老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便是站起了身来。

    “诸位远道而来的宾客们,今天是我枫轩家族五年一度的试剑大会,首先我枫轩傲云在此谢过诸位的捧场。”

    那枫轩傲云说着,便是冲着四周微微一施拳,随后唇齿微张又是道。

    “老生常谈,毕竟这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每届试剑大会之中不免会有新面孔出现,所以我将此次试剑大会的规矩及目的有必要再说一遍。”

    袖口轻轻一抖,那枫轩傲云像是耍戏法一般,身前凭空的浮游着俩枚血色玉石。

    这俩枚血色玉石精巧漂亮,而且其上还不停的窜动着几道耀眼的金色符文。

    “试剑大会的规矩很简单,点到为止,不可恶意伤及对方,其次那便是争夺帝都武神堂修习三年的资格,而这俩枚玉石则是进入那武神堂的凭证。”

    枫轩傲云话毕,台下瞬间传来了阵阵的惊呼声。

    而这些声音大部分来自一些前来做客的宾客。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进入那武神学院修习上三载出师之后,至少修为都会达到那武魂龙士的境界。

    要知道那武魂龙士的修为,对于大秦帝国来说除了一些像枫轩山庄等武修望族之外,谁人都不敢轻易得罪,纵然是大秦帝国的皇室,都需给几分薄面。

    枫轩傲云说罢,先是扫了一眼身侧那身着金色锦衣的大长老一眼之后,见大长老除了微闭双目养神之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意思来,随后其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端坐在身侧的一名青年人的身上。

    “洛豹师侄乃是道灵门花红根正的首席大弟子,年纪轻轻便是有了那法魂龙徒后期境界的修为,今日代令师尊出席我族盛典,应该也是有所准备吧?”

    “呵呵呵,族长大人言重了,我家师父在我与清雅师妹二人步出道灵门的那一刻,师父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二人不可随意在贵庄造次,仅此而已。”

    此时说话的这名年轻人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模样,身着那绣着精美花纹的儒衫,而且生的一副好相貌,在起身还礼的那一刻,尽显出了一副玉树临风的气质来。

    在其人的身侧则是一名身着白色宫装,且模样身形丝毫不逊于那嫣雨的女子,在其一颦一笑之间更显耐看几分。

    枫轩傲云闻言,眼底瞬间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异色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大袖冲着那擂台方向轻轻一挥。

    “试剑开始!”

    ……

    似乎这枫轩家族的正统族人对能够步入武魂堂十分的上心,枫轩傲云话音刚出,便是有族中门下纷纷足下微微一跺,跃上了那高约一丈左右的擂台之上。

    冥冥之中羽晨开始思索着,也难怪与自己命运一样的那些同辈旁系族人会那么消极,想要留下来,必须拿到那血魂石步入武魂堂,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白了这就是打算将这些旁系族人晚辈赶出族们,让他们自生自灭。

    不过不同的是,羽晨却有着几分信心,毕竟那些族中同辈门经常去香武阁看书,以便自己的功法更进一步,所以羽晨对他们的修为也是很了解。

    因为算嫣雨在内,也不过还有俩位族兄有着那武魂龙徒的修为,而且其中一名和自己一样,还是最近突破修为的。

    “羽晨,你给我滚上来,不要像鼠辈一样龟缩在下边。”

    毕竟羽晨说过大话,一些人打算在嫣雨的面前表现一下,比赛刚开始就有人点了羽晨的名字。

    喊羽晨的不是别人,正是青豪。

    不过也正合羽晨的胃口,羽晨想来,被丢进猪圈的日子也应该从他终结。

    羽晨只是冲着青豪先是微微一施拳,随后足下微微一跺,像一只飞燕一般很是轻松的落在了那擂台之上。

    擂台很大,足够十数人同时比赛。

    所以二人之间的空间还是比较宽裕的,在羽晨刚驻足矗立在那处的时候,那青豪便是二话不说捏着肥大的拳头向着羽晨冲来。

    毕竟羽晨是那旁系族人,自然不会招来太多的眼光。

    再加上那青豪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站在了擂台靠里的一边,见羽晨一跃跃上擂台边还未曾站稳,那青豪便开始动手,打算利用天时地利将自己打下擂台。

    这次青豪吃了大亏,本以为羽晨还是那么好欺负,撒开拳头就没有打算往回收,眼见拳头快要沾上羽晨的胸口,但是却见羽晨像是鬼魅一般瞬间移位在了一侧。

    而青豪则是没有收住脚步,直接栽下了那擂台,把自己给摔晕了过去。

    这一副场景却被那道灵门的洛豹与其师妹看在了眼中,瞬间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满是一副惊疑的神情。

    不过二人也没有交谈什么,随后继续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