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地龙龟

第一百二十四章地龙龟

羽晨没有想到,那圣火族的族长会出现在这里,虽然说这数个月之中,羽晨与这些圣火族的族人接触的不多,但是却隐隐觉的这些圣火族的人个个都是不简单。

    想来那妖蛛可是有着龙皇中期境界的修为,但是为何没有将这些修士斩尽杀绝,要知道除了那有这龙王境界修为的圣火族族长之外,其余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那龙师境界的修为。

    哪能会在那有着龙皇中期境界修为的妖蛛的眼下逃走。

    不过在尉迟看来,一切的存在都是合理的,所以羽晨倒是没有多想,方才的一番话,也算是与那火殇打了一个招呼。

    “呵呵呵,多少年了,我火殇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大事,不过话说回来,这也还是仰仗了羽晨大人了。”

    虽然说羽晨能够从那火殇的眼神与表情之中看出来,火殇似乎对那些个头小上不少的妖蛛的古怪逃遁,以及在在挖洞逃去之后,那些洞口再次以肉眼的速度弥合起来的那一刻,似乎根本没有表现出什么大惊小怪的样子,反倒多出了几分见怪不怪的模样。

    反观羽晨只是略显迟疑了一下之后,只是静静的盯着那些弥合起来的洞口,以及感受着那洞口之中不停散逸出来的丝丝苍凉气息却不说一句话。

    似乎意识到了羽晨的想法,只见那火殇在眼底瞬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精芒的那一刻,不禁呵呵一笑又是道。

    “肉身山,乃是太灵谷之中一处圣地,传言在很久以前这里曾经是那龙神大人羽化分神之地,而且传言龙神大人所清修的圣殿便在此山之中,不仅如此,山中还残留着不少那上佳魂器丹药等等。”

    “为何此些信息族长大人曾经都是没有提起过?”

    “这……呵呵,大人有所不知,想来曾经有鉴于那妖蛛的存在,我等哪还敢有那等心思,再者说来,老朽所言也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

    那火殇话音刚落,神情之中满是一幅不自然的模样,随之目光便是落在那些残肢枯骨之下依稀可见的一些破碎石门。

    不过其人的眼角余光却偷偷的瞟向了羽晨。

    反观羽晨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继而唇齿微微一张又是道。

    “火殇族长大人可曾有步入这所谓的圣殿的方法?”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想必适才大人也是看到了,此处应该是一处入口。”

    火殇这般说着,随之手中那血玉拐杖为之一挥,刚欲要有所动,但是羽晨却比其人快乐一步。

    只见其人单手成立掌,便是向着眼前的这处挥劈而下。

    而在其人的手掌之上则是驾驭着那呼呼的破风之声且驾驭着一丝刺目的青芒,瞬间将眼前原先那几只妖蛛消失的方向一斩而下。

    刹那间,那一道刺目青芒所及之处便是化为了一道数丈长的一道宽大的裂缝。

    这一道裂缝在形成那那一刻甚是诡异,根本没有什么碎石四溅的模样,反倒诡异的生出了几分那碎肉之声。

    这一道宽大裂缝所形成的那一刻,瞬间一道古老苍凉的气息便是向着羽晨一袭而来。

    羽晨没有躲闪,只是因为这一道气息和刚才的那一道气息一般,根本没有什么玄机存在,只是气劲大了几分。

    除此之外,透过这一道裂缝所生成的那一刻,羽晨的神念瞬间一探而去,也就在那一刻,羽晨的神情之中满是一幅惊疑的模样。

    然在这一道巨大的裂缝方一形成的时候,这一道隐现几分颤巍巍模样的裂痕竟然又是以眼见的速度迅速的弥合了起来。

    羽晨没有迟疑,只是瞬时身形为之一闪,便是消失在了这一道诡异形似那恶兽巨口的之中。

    在看那火殇不禁神情微微一动,虽神情之中略显夹杂这几分迟疑之样,但是眼底之中尽显几分喜意。

    下一刻只见其人只是微微顿了顿之后,便是不再多想,袖口为之一抖,瞬间将那血玉杖收起的那一刻,化为了一道血色遁光向着羽晨消失的方向一遁而下。

    ……

    “呵呵呵,真是鬼斧神工啊,殊不知是那位强者,竟然能够使出如此手段,难不成这肉身山与着那一处封印有着几分关联?”

    羽晨看似自言自语的说着,神情之中满是露出了几分疑惑的模样。

    眼前是一处看似不甚太大的溶洞,溶洞之中的墙壁之上长满了无数的血色苔藓。

    但是若仔细看去,其实这并非那血色苔藓,再加上羽晨借助着那强大的神念,才发现,其实这所谓的肉身山并非一座普通的山,反倒是一只巨大的魂兽。

    至于自己所呆之处,则是在这一只巨大魂兽的体内,至于着一只魂兽的真身,羽晨倒是不甚清楚,只知道,这一只魂兽似乎还在沉睡之中。

    而先前自己所发现的那一道气息也是在这一只魂兽的体内,只不过不同的是,在羽晨步入的那一刻,这一道气息也曾出现过,但是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样子,让羽晨丝毫揣摩不到其所处的位置。

    不过生怕出现什么端倪,羽晨却没有冒然步入这在那火殇口中所谓的圣殿,只是脸上一直挂着那一抹依然让人丝毫读不出一丝情感的笑意借助着那神念环首着周遭。

    然而就在此时忽见其人神情微微一动,便是足下微微一跺便是消失在了此处。

    就在羽晨消失的那一刻,蓦然间一道血色遁光一闪而现。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火殇,只见那火殇先是环首了一眼周遭之后,最后目光落在了那羽晨消失的方向,随之只是迟疑了一下之后便微微的点了点头,眼底瞬时闪过了一丝精芒的那一刻,瞬间也是消失而去。

    眼前是一处颇显宽大,但是四处都是那诡异蠕动着的墙壁却显几分宽大的过道。

    墙壁很诡异,与起初羽晨一路遁形而来所见到的那些墙壁所不同,尽是一片暗红色的光泽。

    除此之外,墙壁之上竟然还有那深黑色的诡异灵纹,而且其上还不停的散逸着丝丝的血色雾气,而且那些血色雾气所过之处还散发着丝丝的诡异血腥味道。

    然而纵然如此,羽晨却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眼前的一尊血色石碑,让羽晨平时一脸淡淡的笑意,多了几分疑惑的神情。

    石碑立在那过道的中间,将过去的路阻隔了去,乍一看上去,这一尊石碑好似那从地面之中凭空生出来的一般,而且在那四面蠕动着的血色墙壁的映衬下,像是活过来一般,左摇右摆的样子。

    若仔细看去,石碑之上刻着那密密麻麻的漆黑篆字古文,这些篆字古文虽然说羽晨也是熟识几个,但是其中大部分还是第一次见过。

    不过单凭其上的自己所熟识的篆字古文之中羽晨却隐隐猜测的出,其实这一尊石碑是用来镇什么魂力强大的妖物所建。

    既然如此,羽晨自然不敢随意乱动,只是生怕存在什么端倪,羽晨很是小心的将神念一探而出,向着这一尊石碑之后的深处一探而去。

    因为起初那一道诡异的气息便是来自那深处。

    但是纵然如此,羽晨却没有发现什么,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丝疑惑。

    “好是奇怪,难道此处便是这肉身山的底部了么?若是这般,那一道气息又是来自何处?”

    羽晨这般想着,确定这血色石碑之后没有什么未知危险存在之下,便是身形微微一闪便是消失在了这处过道走廊的深处。

    然也就在羽晨的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间,眼前的这一尊血色石碑之上的那些无数其黑色篆字古文为之一闪,一道慑人的黑芒从其上一闪而过之后,这些黑色篆字古文先是为之一散,后再次一聚,便是化为了一幅怪笑着的鬼脸。

    这一道鬼脸方一形成的那一刻,竟然在那四周怪异墙壁地面的扭曲之下,慢慢的转了过来,望向羽晨消失的方向之后,从那鬼脸的口中伸出了一条长舌来,一幅贪婪的模样舔了舔嘴唇,神情之中尽是显出了几分期盼的模样。

    也就在这一刻,忽见那鬼脸微微一个抽动间,继而唇齿微微一张淡淡的道。

    “都几千年了,你火殇还是迟到了。”

    “呵呵呵,我也没有想到,恶曈大人竟然变成此番模样,倒也出乎了火殇的预料之外啊。”

    “你我二人彼此彼此了,首先我等几人可都是那不灭之体,想要将我等斩杀何其难,所以鬼徒无奈之下,才将我等的修为封印。”

    那血色石碑之上的鬼面这般说着,便是望向了那不知何时出现的随一脸淡淡笑意,但是眼底之中却不停闪动着略显夹杂着一丝精芒的忌惮之色。

    再看那血色石碑之上的鬼面在说罢这些话之后,便是转了过来望向了那身材矮小却脑袋奇大的火殇继而唇齿为之一张又是道。

    “我可记得其他的那些人也是被那鬼徒封印掉了,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难不成你还对这地龙龟有所觊觎之心?”

    “呃……呵呵呵,多少年了,火殇已经被这封印折磨的早已没有了那些想法,怎么?如今恶曈大人也是变成了这一副人不像人鬼的模样,难不成也是有这一种想法?”

    “有没有想法,估计你人心中清楚,不过本座倒是好奇,此人的身份。”

    那名被火殇称呼为恶曈的鬼面这般说着,便是人性化的面带几分询问之情望向了那火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