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又是一条好狗

第五章又是一条好狗

韩靖出来了!

    但是所有人才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均是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就算是那名叫做杨阳的女子也是朱唇轻启,微微吃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黑屋虽然叫做小黑屋,但是里面没有煤炭啊!他怎么弄得跟黑鬼一样?”

    “啧啧啧……他是不是在里面烧火烤东西吃了?而后一不小心把自己也烧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原来,韩靖不知不觉中在五天的时间内已经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一场不错的改造了。这样的改造,他通过九转魂力的荡涤,已然将这副身体内的很多陈疴顽疾化作杂质逼出了体外。

    甚至于一些原本淤阻着的血脉经络,在他还没有进行洗经伐髓的前提下就已经被他打通了,而且那些淤阻,也已经化作了黑色的杂质,全部跟陈疴顽疾所化的杂质一起附着在了他的身体上。

    所以……

    现在的韩靖黑啊,微微一笑的时候除了洁白的牙和眼睛之外,其他的简直就跟黑炭一般。

    此刻微笑着,他才看到四周的学苑弟子就已经明白了一切了:杨家的杨伟应该是灭了,所杨阳来了!

    杨阳,正是大将军杨林的孙女!唯一的孙女。

    因为杨林膝下只有一子,叫做杨玉武,而且杨玉武膝下生有四名儿子却也只得这么一个闺女,所以此女在大将军府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而正是这样的一名女子,当年韩家依旧风光时,杨家为了表示跟韩家的世代交好,竟是叫她跟韩靖有了一纸婚约!

    这一切,韩靖知晓。

    但他根本不在意什么婚约,更不在乎这些人到底在这里想要干什么。

    因为他知道,从今天开始,只要是想要算计韩家的人,想要对他韩靖不利的人,都会成为他脚下的石头,被他踏得粉碎!

    所以冷眼扫过了这数十人,韩靖已经向着通往学苑外的石路走了过去。

    “想走?”

    不料就在这时,一名杨家下人的弟子直接上前,挡在了韩靖的身前:“你得罪了我杨家,还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不成?”

    闻言,韩靖停下脚步,冷冷一笑的时候面上已经杀机满溢:“是狗,就别瞎叫唤!”

    “什么……你说谁是狗?”被韩靖如此形容,那名十六岁年纪的弟子自然不甘:“你信不信老子……”

    叫嚣着,一股丹凝三境的实力顿时从他的身上隐约暴起,化作了一种常人看不到的大网,刹那中将韩靖包裹了起来。

    感受到了这股力量,韩靖剑眉微微一皱,迎着那人伸来的利爪一步踏出:“狗奴才!”

    看到这一幕,四周顿时一片震惊。

    “韩靖居然想要和杨萧山硬碰硬?”

    “他在找死!”

    “丹凝一境的废物真的是想要死在这里吗?”

    就算是杨阳,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柳眉微皱:但愿杨萧山出手的时候知道分寸!

    毕竟,她知道韩靖虽然是废物,但怎么说也是并肩王府第三代中的唯一嗣子,若是就在这里真的被他们杨家的下人废了,那么杨家还真的不好跟韩家交代。

    所以想了想,她立即喊道:“萧山,打得他吐血就好!”

    打得吐血……

    才听到这句话,韩靖心里的怒意顿时滔天:在他得到的原来那个韩靖的记忆里,他记得那个废物就是一次次这样被杨家下人、族人以及其他世家的人轮番欺负的。

    甚至于好几次韩靖其实隐隐约约有了几分即将突破到丹凝二境的迹象了,却总会被这些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狠狠地胖揍一顿,使得他受伤之后实力无法再次精进!

    这一切……

    只因为韩靖即将十五岁了,而只要十五岁的他不能突破到丹凝二境的话,他就会被帝国下诏废掉其并肩王嗣子的地位,甚至于并肩王这一王侯爵位也会因此断送在韩靖的手里。

    这样一来,成为不了嗣子和第三代并肩王的韩靖,就无法按照婚约迎娶杨阳……

    “死!”

    想到了这一切,韩靖的双瞳微微一缩,即将接近杨萧山的刹那中脚尖一点,身躯立时向上跃起。

    “好恐怖的弹跳力!”

    “什么?他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几声几乎中,杨萧山忽然感受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紧接着就算仰起头来也看不到韩靖的身躯了:他居然避开了我的攻击?

    啪!

    接着,就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杨萧山的后脑勺猛地一阵剧痛,正是韩靖一脚已经踢到了他的脑瓜上。

    这一脚看似寻常,如同向前飞出的人不经意地向后挥了挥腿而已。

    但这一脚其实真的不寻常,因为这一脚是韩靖前世的武技——三十六式风神腿当中的一式。而且此刻韩靖怒而出手,五日闭关所得的力量随即毫无保留地轰入到了那枚可怜的脑袋当中。

    “噗……”

    杨萧山立刻感受到了脑海里一阵轰鸣,而后舌根出才刚刚生出了一丝微热的血腥味道,他的双眼随即向前彻底喷出……

    紧接着……

    吧啦……

    什么是惊世骇俗?

    什么是血腥惨烈?

    这就是!

    当韩靖轻盈落地的那一刻,杨萧山的脑袋居然如同被人踢烂了的西瓜一般,散出了漫天的红白之物,彻底爆裂!

    “啊……”

    “娘呀……”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从杨萧山突然出手算起,直到现在也仅仅是过去了不足两息的时间而已。

    两息之后,率先出手的丹凝三境武者爆头而亡了,而大家公认的丹凝一境废物竟是傲然地继续站立在了众人的身前。

    “他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是暗器吗?杨萧山居然……”

    “呕……呕……”

    片刻的死寂之后,一片的惊呼生和呕吐声响起。

    听着这些声音,韩靖缓缓转身,双眼如剑地望向了杨阳:“你和你的狗,从此之后不要再来惹我!至于婚约……你不配入我韩府!”

    什么?

    一句话,顿时叫四周的惊呼和呕吐声全部消停了。

    “难道他已经达到了丹凝三境的实力?”

    “他居然率先退婚了……韩家不要杨阳!你们听到了吗?”

    远处,越来越多的学苑弟子知道有热闹可看也赶来了,恰好听到了刚刚韩靖的话语,顿时各种议论声响起。

    听着这些声音,杨阳满脸震怒,但不等她上前,那名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十八岁男子已经一步跃到了韩靖跟前。

    “韩靖!我杨宇恒向你挑战!你我公平地一对一切磋一把,生死自负!”

    闻言,韩靖笑意更冷了,双眼如剑地望着杨宇恒,冷声赞了一句:“又是一条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