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古经

第4章 古经

“凝练灵气于肉体之中……”楚天逸看着碎瓷片上那层朦朦胧胧的光辉,眼睛不禁一亮。

    “这不是意味着我可以修炼了?”楚天逸惊喜的大叫。

    “古经……听上去似乎很古老啊!”

    楚天逸感叹的道,不过越是古老的经文,越是让人垂涎,上古流传下来的经文到如今已经很难见到了,而且能从上古传下来也显示了经文的价值,试问谁会没事将一些低级的经文写在这里流传下去?

    “也不知道家族之人,见到一个在他们口中如同废人的小子,忽然之间也拥有修为是什么表情?”楚天逸邪恶的想着。

    不过随之又冷静下来:“现在还不能让家族之人知道这件事情,若是长老问起这件事情,我该如何解释?”

    “至少在我没有足够实力之前,还是不要让家族之人知道为好。”

    楚天逸微微思索之后,又将目光转向那个碎瓷片,此时碎瓷片上不断流淌着大量经文,远古的经文与现今区别并不是很大,所以楚天逸观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困难。

    “原来就是这么回事。”楚天逸一边观看一边点头,对碎瓷片里面的所说的那种凝练灵气入肉体的修炼之法极为认同,毕竟这是他将来主要内修的经文,所以楚天逸看起来极为认真。

    修炼经文分为内修经文和外修经文,内修经文突出的是吸收外界灵气达到晋级的效果,外修经文突出的则是战斗力。一般修炼者虽然内修经文有所区别,但是外修经文却没有什么区别,这也就是说,楚天逸虽然修炼的这种内修经文极为怪异,但是楚家的外修经文他皆是可以修炼的。

    将内修经文一一记在脑中,楚天逸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幸亏楚天逸从小便是记忆力惊人,否则也绝对记不住大篇的经文,而且经文之中并没有什么难懂的地方,经文之中对于这个怪异的修炼方法讲述的也非常清楚。

    楚天逸看了看天色,而后深吸一口气,才将那块碎瓷片小心的收起来。

    “咕咕……”

    肚子又清晰的抗议起来,楚天逸微微一笑,多年的心结打开,楚天逸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先弄点吃的,然后便开始修炼。”

    楚天逸心里想着,便走出屋子,随便的找了些前日剩下的食物,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感觉到肚子再没有了饥饿的感觉,楚天逸便迫不及待的跑到屋子里盘走下来。

    “按照‘古经’上所述说的,修炼最难的应该就是最开始的,想要引灵气入肉体容易,可是却难以储存下来。“楚天逸心里暗暗的说道。

    他慢慢的闭上眼睛,按照‘古经’上面所述说的开始吸引灵气,顿时竹屋之中一缕肉眼难以分清的灵气向楚天逸皮肤之中渗透而去,察觉到一股清凉的感觉入体,楚天逸心头顿时一喜。

    “看样子‘古经’上所述说的修炼方法很适合我。”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开心,那一缕灵气又瞬间沿着皮肤窜了出去,对于这种情况,楚天逸也早已猜到,想要一开始就将引入灵气并且储存起来,哪有那般容易的。所以楚天逸也并不急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修炼才是正道……

    “呼!”

    楚天逸吐出一口浊气,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的睁开,他的双眼绽放出一丝的神采。

    “这第一步果然非常艰难,我修炼了五百多次都没有能够将那一丝灵气保存在肉体之中。”楚天逸摇着头站起来。

    外面天光大亮,明晃晃的阳光照射在楚天逸的脸上,一夜没有休息,楚天逸却没有丝毫疲倦之色。

    “这便是修炼者的感觉吗?”楚天逸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感觉到力道比昨天似乎大了许多,楚天逸脸上的笑容不禁更深了。

    “现在先到耀楚楼看一看,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第二块碎瓷片。”

    楚天逸充满了期待,但是他还是失望了,他在耀楚楼寻找了大半天也没有感觉那种呼唤的声音,回来的路上,楚天逸微微自嘲,自己是不是太过贪心了?那样的宝物,得到一块已经属于运气极佳了,至于第二块……楚天逸暗自摇头。

    “按照‘古经’上所述说的,我今天应该练体了,只有将身体练得足够的强大,才能够储存那丝灵气。”

    楚天逸心中想到:“可是什么地方比较适合修炼呢?我的修炼最好不要让家族中人知道。“

    虽然楚天逸住处很少有家族之人前来,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人来啊,比如说姐姐楚梦清随时会回来,到时自己如何和她解释,说自己突然可以修炼了?楚天逸摇头,尽管他并没有想将这件事慢着姐姐,可是现在他却并不想告诉姐姐楚梦清。

    忽然楚天逸脸色一亮道:“后山禁地!”

    在楚家之人眼中,后山存在着恐怖的传说,可是经历过那天晚上事情之后,楚天逸反而觉得后山比楚家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安全。

    “第一天就从最基础的跑步开始吧。”

    楚天逸下定决心,便向后山跑去。

    后山禁地,无数高大的树木伫立,满地的青草随风而动,并且在那威风之中还散发着淡淡的草香。此时夕阳下正有一名大约十五六岁地少年在不停的奔跑,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衫。

    “坚持住,只要在坚持一会,就可使我的身体突破极限了,那时候就没有现在这么累了。”

    楚天逸咬牙坚持着,他的双腿之上像是绑着一块大石,每次抬腿都非常艰难,他已经连续跑了三天了,这三天来,他白天除了去打扫一下耀楚楼之外就一直在后山禁地奔跑,而且从不停止,三天来他已经连续几次的突破了极限了。到了晚上他就会回去小竹屋修炼内经,三天下来,他已经能够让那丝灵气在肉体中停留十几分钟了,但是想要完全储存下来,似乎很难!

    “呼!”

    “终于突破了。”

    楚天逸脸上布满了汗水,但是在汗水之中却夹杂着几分欣慰的笑容。楚天逸又奔跑了一会,才慢慢的停下来,擦拭了脸上的汗水,楚天逸轻轻的道:“相信今晚那丝灵气会停留在我体内更长时间吧?”

    想到那种灵气渗入皮肤的清凉感觉,楚天逸的脸上滑过几丝难以察觉的舒爽之色。

    回到竹屋中,楚天逸随便吃了点食物,便匆匆的跑到小竹屋中盘坐下来,而后按照几日来的习惯开始吸收灵气入体,没过多久一股楚天逸非常熟悉的清凉之感便透过皮肤渗入体内,感觉到那丝灵气已经渗入体内,楚天逸不敢怠慢,心神凝一,沿着“古经”所述说的线路运行着那丝灵气,顿时那丝灵气在楚天逸的超控下,在楚天逸的体内穿梭,流过每一块肌肉,每当灵气流过肌肉之后,那块肌肉都如同获得生机一般剧烈的跳动起来,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让楚天逸流连忘返。但是好景不长,一个小时过后,那丝灵气有沿着皮肤窜出了体外。

    “呼!”

    楚天逸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灵气在体内停留的时间比昨天要长了数倍。”楚天逸脸上带着几分欣慰之色,显然是这几天连续突破极限的结果。

    “再试试吧,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随之楚天逸再次沉入了修炼之中……

    清晨的阳光洒落大地,今天已经是楚天逸修炼“古经”的第十天,就在昨天晚上,楚天逸再次突破极限,那丝灵气在他体内运行了一个晚上,直到今天早晨,那丝灵气才慢慢的消失,这让楚天逸惊喜不已,所以今日去耀楚楼的路上,脸上的笑容还难以掩饰。

    “嘿,你们楚家就是这样修炼的啊?也不怎么样嘛!”

    在经过练武场的时候,一道声音吸引了楚天逸的注意,楚天逸对于家族那些修炼之人的声音非常熟悉,但是这一道声音似乎并不是楚家之人的。

    楚天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正站在练武场上对着楚家一众修炼子弟指指点点,一脸的不屑,对于这华服少年楚天逸倒是有点印象,华服少年名叫孙宁,是天藏县城五大世家之一孙家嫡亲少爷,排行第八。这孙宁也是姐姐楚梦清的追求者之一,楚梦清号称是楚家第一才女,不仅天赋出众,容貌更是倾国倾城,这孙宁初见楚梦清便惊为天人,但是楚梦清却根本就不睬孙宁,这让孙宁很是不爽。

    今天孙宁明着是来楚家交流,实则是想来追求楚梦清,但是却听说楚梦清外出还没有归来,这让孙宁更加不爽。孙宁的实力也不弱,在孙家也是排行前十的存在。楚家在天藏县城比孙家要强些,但是也仅仅是强一些而已,以孙宁的实力排在楚家十一二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现在楚家实力排在前二十的后辈子弟皆是被派遣外出,至今还没有归来,在练武场上的这些楚家后辈,没有一个人是孙宁的对手,这也是孙宁敢在练武场上指指点点的原因。

    楚家后辈敢怒不敢言,谁也不想找虐,天藏县城五大世家经常会派遣一些后辈子弟到其他世家交流,对于这种交流五大世家的长辈根本就懒得去管。

    当孙宁正在指指点点楚家后辈之时,忽然看到楚天逸,顿时眼睛一亮,顿时阴阳怪气的道:“嘿,这不是楚家闻名遐迩的废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