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怪丹少年

第1章 怪丹少年

夜色深沉,满天的繁星如同恒河沙粒,点点的光芒一闪一闪的照亮这片大地,月光下的天地柔美而平静。

    星光下,一名仅有十五岁地少年静静的站在树荫里,朗月洒下淡淡光辉,照在少年的脸上,只见那少年脸若刀削,容颜俊秀,但是在他俊秀的容颜上却多出了几分不属于少年应有的老成。

    这少年名叫楚天逸,乃是楚家山庄第三代子弟,排行第十一。原本以他这个年纪早应该受到家族最基础的训练,但是楚天逸与其他家族子弟不同,他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废材,普通人的丹田是完整的,但是楚天逸的丹田却被一道光幕分割为两半,这样的怪异丹田,连一丝一毫的灵气也无法吸收容纳进去。

    骤然,天空中乌云滚滚,浓密的阴云瞬息间就将满天的星斗掩盖。

    “轰隆隆……”

    浓密的云层中忽然滚动出道道闪电,如同俊龙在飞舞,无数闪电与巨大的雷声不断滚落在楚家山庄上空。风云滚动,围绕在少年楚天逸身边的高大树木剧烈的摇光起来,并且发出“吱呀”的声响,似乎随时会断裂一般,

    天空中雷声轰鸣,一道道巨大的蛇形闪电如同璀璨的焰火不断降落下来,轰鸣的雷鸣声震得大地也剧烈摇晃起来。

    对于天空中的电闪雷鸣,楚天逸并没有露出惊恐的神色,相反却露出了几丝兴奋的神色。他兴冲冲的往回奔去,在他身后大约百米的地方便有一处房屋,房屋是由坚硬的竹木制造而成,房屋并不大,纵横也仅仅有十数米,这房屋便是楚天逸的住处。楚天逸走进竹屋,映入眼帘的是竹屋的厅堂,厅堂中仅仅摆放着几张陈旧的木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除了厅堂之外,竹屋中还有两个侧门,分别是两间卧室,楚天逸先将头探入一间卧室,这间卧室并没有华丽的装饰,但是却布置的紧紧有条,每一件东西都摆放的恰到好处,而且这间卧室之中还充斥着淡淡的芳香。

    “看样子姐姐还没有回来。”

    楚天逸先是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随之脸色又转喜,楚天逸的姐姐名叫楚梦清,楚天逸自小便被家族测试出他是万年也难得一见的修炼废材,但是他的姐姐却天赋出众,自小便在楚家第三代子弟崭露头角,被誉为楚家百年来第一天才少女,可谓正好与楚天逸的情况相反,楚天逸自从被测定为修炼废材之后,便一直遭受着家族冷落,甚是连住处也是楚家之中最差的地方,也就是眼前这个竹屋,这里属于楚家西北院,也是楚家最差的院落,平日里也不会有人前来,而且这里靠近楚家后山。

    楚天逸自小便于姐姐楚梦清相依为命,至于他的父母,楚天逸脑海中却并没有任何的记忆,每次他向姐姐楚梦清问起时,姐姐楚梦清却是一脸的悲伤,然后告诉楚天逸说:“等你长大了姐姐会告诉你的。”

    虽然楚天逸与楚梦清的天赋相差巨大,但是楚梦清却对楚天逸爱护有加,姐弟两人的感情极好。因此原本可以在家族中谋得更好住处的楚梦清毅然选择了与楚天逸住在一起,之前的那件卧室便是楚梦清的。

    轻轻合上房门,楚天逸有推开了另一间卧室,这间卧室相比楚梦清的卧室却要凌乱的多,在卧室左面靠墙的地方摆放着一张陈旧的竹木床,被褥皆是随便的摆放,同时还摆放着几件带着补丁的衣衫,这一间便是楚天逸的卧室了。

    楚天逸走进卧室轻车熟路的从竹木床底下摸出数十根色泽成黑灰相见的凡铁,每一根凡铁的长度皆有半米左右,小手指粗细,而且在每根凡铁的一头均有一个粗大的竹木,那根竹木紧紧的套在铁凡铁之上。

    楚天逸拖着数十根凡铁快步向屋外行去,数十根凡铁的重量足有五十斤,但是楚天逸却并没有露出十分吃力的样子。自从楚天被确认为万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废材之后,楚天逸却并没有放弃自己,每日里对自己严格要求,他虽不能修炼家族的各种功法,却也被练得一身好筋骨,拖着足有五十斤的凡铁竟然也并不吃力。

    不多会楚天逸便拖着凡铁来到了原先的地方,立于一株五人方能够环抱的大树下,树荫森森遮去的天日,楚天逸抬头却根本看不见半点天光。

    “轰隆隆……”

    天空中不断落下惊雷,闪电窜动,像是有银蛇在舞动,无数阴沉的云层不断滚来,将整个天空都遮盖。

    楚天逸看着满天阴云密布,电芒闪烁,俊秀的小脸因为激动而闪现出酡红色,他将手中的数十根凡铁放在地上,而后一根根的接起来,凡铁一头套着粗大竹木却正好将两根铁精串联起来,楚天台手法颇为熟练,仅仅半分钟,楚天逸便将数十根凡铁串联起来,数十根连在一起形成一根凡铁棒,那棒子足有一丈长。

    将数十根凡铁连接好之后,楚天逸轻轻吐出一口去,他将连接在一起的凡铁棒靠在树干之上,而后狠狠的握了握拳头,拳松他便沿着树干向上攀爬,楚天逸的身手矫健,右脚在树干上轻轻一点便窜上一米。这株大树五人方能合抱,不仅如此大树树干部分也极高,大约有七米。

    “喀拉拉……”

    一道闪电窜出,在电光闪烁之间,可以看清楚在楚天逸每一次落脚的地方都有一个圆形的凡铁圆片,这些都是楚天逸平日里打进树干之中的,为的也就是今日能够顺利的攀岩上大树。

    七米的树干,楚天逸用了不到二十秒钟的时间便攀岩上去,在树干分支的树杈中,楚天逸停下来,即使他身手矫健,但是攀爬上这样的大树,也有些吃力,毕竟他没有修为。

    微微平息之后,楚天逸便将数十根连接在一起的凡铁棒向上提起并且放在树杈之间,而后他再次沿着树杈向更高处攀爬,每一次遇到树杈,楚天逸都会停下来微微停息,并且将凡铁棒再次提起,放在树杈之间,这样几次之后,楚天逸便攀爬到了大树的顶部,这株大树名为竹柳树,竹柳树树枝极为坚硬,楚天逸现在所站立的树杈仅有手腕粗细,却可以承受住一个人的重量。

    楚天逸再次将丈长的凡铁棒拿起来,手握着凡铁棒的底部,而凡铁棒的另一头直指向天空,楚天逸所在的树干已经是所有树枝的顶部的,此时再将凡铁棒举起,凡铁棒的大部分已经超过了株柳树顶部。

    楚天逸右手环抱着竹柳树枝,同时两只手握着丈长凡铁棒,一张笑脸却愈加兴奋。

    “喀拉拉……”

    “轰隆隆……”

    天空中巨大的雷鸣声不断降落在楚天逸的头顶,那种天地之威,直震得大树也轻轻颤抖起来。看着满天风云卷动的样子,楚天逸呼吸陡然加快了几分。楚天逸很小的时候,姐姐楚梦清说起天荒帝国天赋杰出之人,曾提及一名叫林笛之人,林笛原本是一名资质平庸修炼者,四岁修行,十五岁之时也不过修炼到了中级战者,资质极为普通。但是在十五岁那年一次林笛意外的被雷电击中却侥幸未死,之后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十五岁那年便接连突破战师战王,之后在一年间竟然突破了战皇境界,林笛的修炼天赋在整个天荒帝国也是很少见的,被称为万年一见的天才也不为过。

    楚天逸眼睛微微发红,他早就听闻雷电之力,可以激发人体的潜能,即使是一个天赋平庸之人,也可以在瞬息之间将自身潜在的天赋激发出来。却不知道雷电之力,可否击穿自己丹田之中的那层光幕?但是这种事情也非常危险,一不小心便会葬送了性命。然而相比庸庸碌碌一辈被家族之人嘲弄,楚天逸倒是愿意选择这种轰轰烈烈的死去。

    “轰隆隆……”

    又是几道粗大的蛇形闪电在半空中一闪而过,天地间一明一暗,让楚天逸的视觉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紧紧地握着丈长的凡铁棒,手心已经沁出汗液,天空中窜动的闪电似乎随时会降落在楚天逸手中的凡铁棒上。

    伴随着电闪雷鸣,硕大的雨点磅礴而下,顷刻之间楚天逸便被从上自下淋了一个透彻,大雨瓢泼,楚天逸连眼睛都难以睁开,他原本想抬起头来,但是却瞬间被雨水迷失了眼睛。

    “喀拉拉……”

    就在楚天逸闭上眼睛的刹那,天空中乌云滚动,一道巨大的蛇形闪电,直向楚天逸手中的凡铁棒冲来,那道闪电尚未触及到凡铁棒,却已经让凡铁棒上蹿起了丝丝火光。

    “砰!”

    那道闪电光华闪闪,转瞬间便击中了凡铁棒,凡铁棒之上顿时窜起大片的电光,那片电光甚至骇人,电光每窜过一处,那里的凡铁顿时就会化为乌有,仅留下几缕烟云,而凡铁之间的粗大竹木也在瞬间被点燃,顷刻间便化为青烟。

    闪电速度极快瞬息之间就蔓延到了楚天逸身上,楚天逸方才闭上眼睛,转眼间只觉得全身一麻,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啪啪啪……”

    楚天逸的身体直直的从大树上坠落下来,楚天逸原先所攀爬的高度有数丈之高,从如此高度摔下去不死也要摔成残废。但是竹柳树却是枝繁叶茂,楚天逸从竹柳树上摔下来撞断无数树枝,最终才“啪”的一声,从七米的树干上落下,昏迷不醒,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