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曹比的房间

0003曹比的房间

走了,苏嫣还是走了。

    在绝峰住院的第三天,医生拆开绝峰头上的纱布时,发现他后脑壳上的伤口已经融合了,还奇怪自语:“怎么可能?几厘米的伤口三天就好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啊!”

    怕这医生发现有什么问题,绝峰笑嘻嘻的含糊:“医生啊!这说明科技在发展,药发挥的作用快,你看我三天就好了,你说这药得多贵啊!”

    听绝峰这么一说,那医生还真的点了点头,自然他知道绝峰用的药都不是一般的药,药费肯定比一般的药贵几倍,当然医院的猫腻他也懂得,靠这些黄金药拿提成,不然一个小小的主治医生怎么能开的起几十万的豪车呢?

    华夏国明显规定,药价统一有物价局卫生局控制,但还是有些医院顶风作案,抬高药价,就比如说一盒止咳糖浆,简直比黄金都要贵!

    “小伙子,身体才是本钱,不要计较那些药贵不贵啊!还得放开眼界瞻远以后的路,既然你没事了,那今天我就给你开出院证明!”那医生双手放在腰后,满脸狰狞着虚假的笑意,依仗着他是绝峰的主治医生,居然教导起来了。

    绝峰诺诺点头,看着医生一副狐假虎威的面孔,禁不住的有些反胃。要不是为了能早点出院,避免他浪费苏嫣的钱,他乐不得在医院多住几天呢?

    “好了,小伙子,以后常来啊!”那医生见着绝峰认真听着训导,心中一乐就把出院证明给开了,递到了绝峰的面前。

    见着出院证明被糊弄到了,绝峰伸手就接了过来,大声怒喝:“马勒戈壁!还教训起老子来了,戴眼镜的,你还不知道老子是谁吧!有没有听过花花大少啊?”

    绝峰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快的让人无法想象,要是让他去好莱坞拍个特写电影,绝对能拿金奖。

    那医生被突来的怒骂声给吓傻了,一双眼睛在眼镜的框带下,显的格外的渺小,刚才脸上的假笑换而来之的无比囧样。

    “个劳资,连我都不知道,还在这里装逼...曹!”绝峰越骂越高兴,像这样的医生披着羊皮做着狼的事,藏在医院,简直是毒瘤。

    那医生吓怕了,这...简直是疯子吗?花花大少...绝家大少爷!

    曹!不会是碰到了那纨绔少爷了吧!

    “糟了!这下可完了...”那医生的心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大石头压住,嘴巴不停的颤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

    十分钟之后!

    从医院里面出来,闻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绝峰感觉身体有些懒惰。

    摸了摸口袋,掏出了几张红票子,绝峰在马路旁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先回去把身上沾血的衣服换掉。

    “大明湖畔!”一上车绝峰朝着副驾驶上扔了两张红票子,随即就闭上了眼睛。

    司机一看副驾驶的两张红票,欣喜若狂的差一点松掉右脚踩踏的刹车,还好他是开了十多年的老司机,反应神速立马正视了起来。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年轻人闭上了眼睛,看情形不易打扰,只要达到了目的地就行。

    出租车很快的就驶上了马路,呼啸声在绝峰的耳边响起。

    “这样的一个世界,多么的奇怪啊!”

    是!这个世界在绝峰的心里感觉就是怪怪的,在仙界的时候,那都是凌空飞行,隔空取物,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世界,他居然只能坐出租车回家。

    出租车的速度很快,绝峰还在思考着什么,车已经接近了大明湖畔。

    大明湖畔是柳山市东山区高档别墅楼盘,围着青山绿水而建,山当然是东山,湖则是大明湖。而这里的别墅最便宜的也在一千万以上,住的都是柳山市的大富豪和一些外来投资的大老板。

    当然,出租车是不容易进出的,刚到大门口就被保安拦了下来,绝峰缓缓的摇下了玻璃窗,看着检查的保安。

    “原来是绝少爷,真的不好意思,这是工作需要,你请...!”一个保安看清摇下玻璃的那张脸,立马笑着迎了上去。

    “车马上就出来,走吧!”绝峰对着保安淡淡一笑,然后对着司机招呼了一声。

    出租车进去了,一进大明湖畔司机看着别墅都傻眼了,差一点都撞到了树上,要不是绝峰眼疾手快敲了司机一下,弄不好刚刚从医院出来又得进医院。

    司机一路道歉,终于在绝峰的指引下,停在了88号别墅门口。

    绝峰推开车门,下车之后刚走两步回头朝着司机说道:“师傅,今天谢谢你了,你还是赶紧把车开出去吧!待会那些家伙可能又要赶你走了。”

    司机知道绝峰是好意的提醒,笑了笑立马把车掉了个头,朝着大门驶去。

    “妈呀!今天好险啊!还好没有出事,要是出事这一辈子都完了...”司机心中还余留着刚才差一点撞车的恐惧,要不是绝峰,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开出租车了。

    一进家门,绝峰看着大厅里豪华的装潢,脸上露出了一副无奈。

    “绝峰啊绝峰!这么奢侈的享受,你小子不珍惜,哎!可悲啊...!”

    当然,他是说给已经归西的“绝峰”听的。

    绝峰找到了“他”以前居住的房间,推开房门环视一眼,不过正是这一眼便无法离去,不过他面色有些难看,扯动的嘴也掩饰不住他心中的尴尬,这房间也太大了...

    只见这房间特意将墙壁刷成大红色,撒上了许多玫瑰花的香水,仿佛一个成熟的女郎在召唤着他。而墙壁上,赫然贴满了大大小小华夏国美女的写真,便是灯罩下,也不落痕迹的贴上一张透明的XX性感照片,尤其是这一张,那浑身的玲段,左手放在胸前,白色的蕾丝裤褪到了膝盖,右手拂在小腹下...

    “曹!牲口啊!”绝峰破口大骂,这不是侮辱他的双眼吗?立马冲进房间,三两下就把墙上的写真照撕了下来,搓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杂乱的房间很快被绝峰摆的整整齐齐,不过他累的一身的臭汗,主要还是这副身子骨太虚弱了。

    绝峰感觉有些无奈,上天让他灵魂复苏,却给了一副被酒色掏空的臭皮囊,何以谈以后报仇之路?

    “唉...!”

    绝峰长叹了一口气,回归到现实的世界中,既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也只好一个脚步一个脚印的修炼。

    闻着一声的臭汗,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待绝峰从浴室里面出来,发现外面天色已黑,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时间过了如此之快,转眼之间夜幕降临。

    “咕噜...!”

    肚子饿的咕咕叫,看来又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想起离大明湖畔最繁华的商业街也就是东山步行街,那里的小吃特别多,尤其是在夜幕降临时,穿着各种各样新款衣服的女孩,也别说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两个漂亮的大美女,只是这样的机会很少。

    绝峰穿好鞋子,关好房间的门锁好大门,朝着东山步行街走去。

    从大明湖畔走到东山步行街将近十多来分钟的路程,其实绝峰心中已经想好,要锻炼这副身子骨,早点为后面打下基础。

    黑夜之中一个身影慢慢的跑了起来,刚开始跑的还是畅快淋漓,可是几分钟之后,速度是越来越慢了,居然像蜗牛一样在蠕动。

    停歇了几分钟,又开始跑了起来...经过反反复复的几次停歇,绝峰终于掌握了这副臭皮囊一些巧妙,渐渐的跑起来呼吸也均匀了。

    然而,越跑速度越来越快,像一支利箭在黑夜中穿梭。

    在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东山步行街,绝峰满头大汗找了一家小面馆,点了一份牛肉面。

    透过玻璃看着外面街上衣衫短着的女孩,暗叹这个世界女人真是奇妙!

    吃完面,绝峰没有搭车回去,而是顺着原路返回,一边走一边感应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变化。

    灵气并非一地不变,就像水一样,哪里低就流向哪里,所以有些地方灵气如波涛汹涌般浓蕴,时间一长形成灵脉,开辟洞天变成灵地。而有些地方灵气稀薄,似小河流水,不利于修炼。

    “这里不行!”绝峰边走边摇着头。

    一路走来绝峰无数次的摇头,看来他都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地方,直到大明湖畔,沿着环湖公路走了几公里,他终于站定了。

    犀利的双眼看着湖边一颗比较老的柳树,但他的心却欣喜起来。

    盘坐在柳树下,直面开阔无垠的湖面上,炎炎夏夜,凉风阵阵,直扑脸面,却也通体舒畅。

    “修仙必先修道,看来这是个漫长的岁月了!”绝峰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着他在仙界修行的入门功法,过了没多久,他就彻底的入定......

    在五百年前的凡间时代,或许不是这个世界,道者修炼境界从凡人开始分为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炼虚、合道、大乘这八大境界,除了炼气是一层到九层以外,每个境界又可以细分为前、中、后三个小境界。

    当年绝峰凡间修为大乘圆满之时,引九雷天劫,经过七天七夜的洗礼,脱胎换骨成就仙身,踏破虚空进入仙界。

    而在仙界主动引爆元神的那一刻,确切的说他的修为是仙尊后期巅峰,离仙帝之差一步之遥!

    然而,为了除掉仙界的大魔头,趁他强行渡劫之时,整个仙界寥寥无几的存在出动了,在围攻他的人里,与他旗鼓相当的也就是那几个老的掉牙的老家伙,但就是这几个老家伙,他绝峰败了...

    其实那时他已经即将突破的边缘,只要给他数天时间...不!或者片刻,他足以突破到登峰造极的仙帝之境,他就可以亲手手刃仇人!但遗憾的是,他终究没有迎来突破的机会,敌人围攻而来,独身一人难敌四手,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自爆元神,他相信那次自爆之后,围剿他的几个老不死应该死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