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第二章转移

    太阳蒙上了一层阴霾,但是温度依然不减。学校将所有学生都集中在了大操场,为了安全起见,一个班一个班的划分开了区域,从宿舍内拿出来的铺盖等物都已经铺好了,学生们都井然有序的在自己班的区域内休息。

     楚云寒听着广播中播报的消息一颗心越发的难以落地。这次地震波及的范围之广实属罕见,他心里担忧夏雪和妹妹楚思涵的状况。夏雪的工作所在地离汶川比较近,连自己这里都感觉到了这么强烈的震感更何况她那里!还有妹妹楚思涵,她就在青川县旁边不远的碧口水电站工作!楚云寒越想越是难安,嘴里一直不停的念叨着一定要平安,一定要平安!

     时间就在楚云寒的担忧和不安中悄悄的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楚云寒不停的给夏雪和妹妹打电话却一直都打不通,他感觉自己心脏的跳动频率没有规律了,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疯掉的!

     五月十五日早上九点,学校宣布所有学生大转移。家就在四川的,有外省亲戚的话先投奔亲戚,没有亲戚的都送去CD临时安置所;家在外省的,立即出发大转移。学校通过和省级部门的协商调派长途大巴40多辆直接将学生送往邻近的陕西省。

     坐上大巴的楚云寒眼光阴郁的可怕,他不知道这次的离开会等到什么时候再回来,就像这茫茫的人生路不知道未来一样的可怕和迷茫。夏雪是否依然尚在?是否在某片废墟下正轻轻的呼喊着他的名字呢?妹妹到底怎么样了,一直都联系不上她,她是否还安全呢?如果她们有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楚云寒不敢往下想,越想越怕,这几日夜里梦见的都是两个人在废墟下呼救、呐喊,可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那种绝望的恐惧一直深深的烙印在他心头。

     下午6时许,大巴车缓缓驶进了汉中汽车站。小陕西、孙猴子一帮室友和同学都在身边陪伴着,他们都知道楚云寒的忧虑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出了车站,勾着头的楚云寒慢慢的行走在大街上,小陕西他们还在商量去哪吃东西,吃什么?楚云寒听着听着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于是加快了脚步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 摸出一支烟点上,看着烟雾中纷扰的人群他一阵恍惚,他似乎觉得在街对面的两个女孩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妹妹和夏雪,于是他横冲马路向对面奔去,左右而来的各种车辆的喇叭声、急刹车声和司机的谩骂声他都充耳不闻,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两个女孩。可是,真的是他要找的人吗?楚云寒看着面前惊讶的看着他的两人失望了,一股浓浓的疲倦涌遍全身,他感觉天在旋地在转,一切都开始有点不真实了起来,他跌跌撞撞的摸到一根电线杆想要坐下来却被人使劲的扶住,他知道是小陕西他们,他回头苦笑了一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感觉双腿酸软无力。他放弃了挣扎,突然用力的甩开了小陕西他们扶着的手,一屁股坐到地上,也不管周围人群那差异的表情,放声大哭了起来,越哭越难过,越哭越委屈,他只感觉压抑在胸口的苦闷要是不大声的哭出来会憋死他!

     小陕西他们也开始抹眼泪,他们总算可以悄悄的放心下了。他们其实很希望楚云寒能够好好的哭一场,可是倔强的他却一直都憋着。周围有人在向他们打听怎么回事,他们略一解释大家都明白了,开始有路人也抹起了眼泪,渐渐的,周围低低的啜泣声多了起来。这时的小陕西他们反倒诧异了起来,询问下才知道这次地震的受灾情况的严重性,同时也越发的为楚云寒担忧了起来。

     就在楚云寒哭的声嘶力竭的时候,人群中一个惊喜中带着激动的有点不确定的颤巍巍的女声轻声叫道:“哥......?”

     哭乏了的楚云寒听见这道声音仿佛吃到了灵药般猛然睁开眼睛,虽然被泪水模糊了但也依稀看得清那熟悉的身影,他颤抖着双唇却说不出话来,只是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女孩,没错,就是妹妹,就是思涵!这时候的楚思涵也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她的哥哥楚云寒。于是,她扑进他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在劫后余生的情况下突然看见自己的亲人的那种欣喜和所有的委屈都找到了宣泄口,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 亲情是可贵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刻,那种不经意的相遇就像是一颗爱的种子,让那些被工作和事业压着的人们将忘却了或者说是深藏起来的对亲人的深深思念悄悄的引发开来。于是,有人会哭,有人会笑,有人会说不出话来,有人会不停的敲打对方的身体......这一幕幕就组成了一幅温暖感人的画面。

     地震当天,楚思涵跟往常一样午休。她们项目租住的是民居,一幢三层的小楼,楼顶是“马鞍架”的,楼下是办公室,楼上是宿舍。住的是高低床,不过只有两个人住倒也不拥挤。地震的时候,剧烈的晃动将同寝室的同事从床铺上晃了下来,两个年纪都不大的小丫头赶紧的挤在了一张床上。楚思涵是个有急智的丫头,她将同事拉到自己的床上以后用被子蒙住了两个人的身子,刚做完这一切,房顶掉了下来!

     她们被埋在了里头!

     地震结束后,项目上的其他同事想尽办法将她们从废墟下挖了出来,当时所有的同事都以为她们两完了,只是不管如何总要找到人来确认的。结果等挖出来后发现,两个人身上除了狼狈一些外竟然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 听着楚思涵的讲述楚云寒的心一揪一揪的,幸好妹妹现在好好的在身边可是他还是不能放心,从头到尾的看妹妹有没有受伤,发现没有后终于安定了下来。接着他问:“那你们是怎么到汉中的?”

     楚思涵说:“我们被救出来后,领导就决定所有人都转移,然后我们乘坐单位的车辗转来到了汉中,我刚才和同事打算去车站直接买回老家的大巴车的,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你,呵呵......”

     楚云寒和同学室友也是一番感慨,只是现在的楚云寒又邹起了眉头,是的,妹妹回来了,可是还有一个人在哪里呢?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 铁路部门专门调派的一辆列车从汉中出发奔往西安,所有的学生都将在西安分手,可是,楚云寒的心头的阴影浓浓的无法消散。他觉得自己要是就这么回家了他会后悔一辈子的!夏雪的电话打不通,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了,他禁不住自己去想。或许她还好好的,或许她也给自己打过电话可是自己的电话在地震的时候已经摔坏了,或许她也在为自己着急却一时又联系不上自己......那种焦急楚云寒深有体会。

     列车在夜色中轰隆隆的奔着西安方向行去,车上疲倦的学生们都已经呼噜连天了,那些没水没电的日子里,没有洗过澡、没有洗过脸、没有换过衣服的他们此刻只能用狼狈来形容了。楚云寒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也和他们一样的狼狈,可是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望着车窗外的一片黑暗,他心里涌上的是一种无力。

     五月十六日早上6点,楚云寒他们到了西安火车站。楚云寒茫然的看着手里学校老师发下来的火车票,心里在挣扎。

     是回家,还是去那噩梦发生的地方去寻找夏雪?

     楚云寒不断的做着思想斗争,他为什么会这么苦恼?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惊吓过度后那个人如果还念着要再回那个地方的话,要么他是神经病,要么那地方有他割舍不下的东西。

     就在楚云寒苦恼的时候,一个一行十人的小队伍穿着清一色的白色衣服,带着红帽子,帽子上写着“志愿者”,背着大大的包袱在广场上集合。小陕西上去一打听才知道是要去四川抗震救灾的。楚云寒听了后豁然开朗,人家大老远的跑去抗震救灾不为别的,就是想在祖国危难的时候奉献自己的一点力量,而我,我爱的人还在灾区生死不明我怎么就可以这么一走了之呢?

     楚云寒是自私的,他从来不隐瞒这一点。可是,他也是有血性的,只要是激发了他的血性,他这个人是会有很大的潜力的。他是一个矛盾的人,他既有一种热心的性格又有一种冷漠的性格。他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终于还是告别了妹妹和同学踏上了回川的路。

     他不知道,这一路上会有多少的故事在等着他,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是那么的平静,虽然也有为夏雪的担忧,但在心底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