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往事如风

第2章 往事如风

蓝桉是一个让人一眼猜不出年龄的女孩。吹弹可破的肌肤、纯洁剔透的清瞳,这样的外表让第一次见到她的人总会误以为她才十七八岁,然而她处事是那么得体,与她交流的人会忍不住疑心这是个四十岁的成熟女人,只因保养太好而让人捉摸不透。

    她庆幸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大时代,没有逢上物资的匮乏,还未经历过炮火硝烟的战乱,又处于工业与互联时代的交替之际,未来正是属于他们这代造梦人的。

    她暂且未到而立之年,尚能够独立生存;乐于享受孤独,也善于交际;懂得了世故,亦不搬弄是非;浅尝过奢靡,却依然独爱清欢。

    蓝桉经历了数年的努力和打磨,已然成为Y市小有名气的插画师。她常常独自徜徉在满屋绿色植物的画室,静静聆听笔尖的沙沙作响。在追梦这条路上,她一定会跋涉得更远。世界于她,是一次旅行;她于世界,是个谜……

    在蓝桉模糊的记忆中,儿时的阳光是古旧的,泼洒在斑斑驳驳的水泥墙上。那是90年代初的盛夏,电车叮叮当当的穿过新铺的柏油马路,大街小巷此起彼伏地放着邓丽君的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

    这首歌蓝桉总是能一字不落的哼出来,她只要在邻居小伙伴们面前用甜甜的嗓音起个头,院子里就会响起一片港台流行歌曲大合唱。并不是这群小孩有多时尚,只是因为这一带地方的街角上前阵子新开了一间舞厅,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那里就会照例开始歌舞升平。

    大人世界里的复杂,小孩是不会懂的。看着那扇霓虹斑斓的大门前人来人往,蓝桉偶尔会缠着大人要一起跟进去玩,实际上并不是真的为了进去,而是因为大人为了把她打发走,就得给她买冰棍吃,这种方法总是百试不爽。

    这天几个邻居各自带着小孩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纳凉谈天,蓝桉看到对面楼的男生潇洒地边玩边大口大口的挖雪糕吃,暗地里咽了下口水,她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到大人身边,抓住妈妈的衣袖摇晃道:“待会儿我也要跟你们去舞厅聚会!”大人们都笑了,蓝桉的母亲心想也不过是带她进去喝杯饮料,反正那么多朋友都在,别让桉桉跑丢就好,于是就同意了。蓝桉得到许可后有些失望,只好跟在大人后面嘟着嘴。

    不知不觉他们走进一家昏暗的大厅,几束抢眼的灯光在四周旋转着,蓝桉随着人群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灯红酒绿、流光溢彩。忽然一辆银色的轿车停在路旁,车门悠悠地开了,走下来一位装扮时髦的摩登女郎,踩着十厘米长的恨天高迈着模特步进入舞厅大门。她身着一袭闪闪发光的礼服裙,圆圆的帽子上插着几根羽毛,黑色的面纱垂下来盖住妆容精致的瓜子脸,蓝桉听见隔壁桌有人小声议论:“是她来了,蝴蝶迷。”几个腆着啤酒肚的男人顿时爱慕地注视着她。

    蝴蝶迷什么舞曲都会跳,步伐娴熟、舞姿翩翩,好几个戴着蛤蟆镜的男士争着走上来与她邀舞。那些亮得会反光的蛤蟆镜上还贴着一张张显眼的英文标签,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走私货。

    舞曲换了一首又一首,蓝桉的妈妈抬手看了看电子表,抓起蓝桉的小手说:“我们该回去了,”蓝桉放下没喝完的饮料,温顺的迈着细碎而急促的步子跟在妈妈后面,舞厅的地板光洁得会让人打滑,她小心翼翼地踮着后跟,唯恐弄脏了新买的灯芯绒喇叭裤。在场几个男士的BB机不停的响,而他们就像没听到似的继续沉浸在醉人的舞姿中。

    回到家梳洗罢,蓝桉用蛤蜊油擦了点香香,听着三用机里的音乐频道没完没了地唱,一切就像一个幻梦,蓝桉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

    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家附近的那片林场,这是一片茂密的彩虹桉树林,几只白鸽时不时在林子上空盘旋,同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一只肥胖的鸽子降落下来停在她的肩上,蓝桉刚想伸手去抓就醒了。多么奇异的一个梦。

    窗外天已大亮了,蓝桉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她不由地想起来,妈妈每每说起给她名字的来历,都会带着逗弄小孩的口吻,不厌其烦的重复道:“怀桉桉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梦里有一只很漂亮的白鸽,嘴里衔了蓝桉树枝编成的花环飞到我的怀里,恰巧先生姓蓝,就决定给孩儿起这名了……”那时蓝桉听了将信将疑,哪有这么巧的事啊?好多大人都喜欢编谎话逗小孩玩,好像我们小孩都比较笨似的。而现在她回想起来,这竟是巧合?

    蓝桉从小的就性格特别安静,大人们总说三岁看老,她也没有辜负期望,自从上小学开始就一直是邻居口中的别人家小孩,最使那些家长津津乐道的是,她的语文、数学、英语3门从没有低于95分,然而她自己从来满不在乎。

    捧回了几个奥数奖后,她春风得意的举目四望,发现自己只剩下一个棋逢对手——余晟茗。晟茗是班里的学习委员,瘦高个,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白白净净一书生。小学四年级之前,蓝桉从没有和晟茗说过话,两颗耀眼的星星在各自的圈子里闪烁着,没有交集,互不干扰,而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四年级上学期的小组实验,突然间就被打破了。

    四年级刚开学,逢上市里倡导素质教育,自然课老师决定到附近的公园里上实验课。活动才刚布置下去,几个要好的同学就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怎么分组,教室里顿时炸了锅似的热闹起来,像是要去春游那样人声鼎沸。自然老师是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妇女,魁梧的身体从讲台边缘哗地撑起来,沾满粉笔灰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上:“安——静——”声嘶力竭的声音立时把那些听话的同学吓懵了,原本散落在桌面上的粉尘如烟雾般从老师的五指山底下徐徐升起,十分应景地渲染着眼前这座刚刚喷发过的活火山,教室里霎时万籁俱寂。

    “这次实验按号数分组!”“活火山”说完就抱着一叠教案一扭一摆地走了,留下一簇簇原本满心期待的同学们扼腕叹息。

    蓝桉自始自终都一言不发。令她庆幸的是,琴怡的号数正挨着她,她们这形影不离的姐妹俩是一定同组的。也许每个年轻的女孩在学生时代都有几个号称死党的姐姐妹妹,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走在一起,大部分的姐妹情谊都会因着时间增长而渐渐冲淡,即便有一两个遗留下来的真朋友,那也是极其稀罕的因缘巧合。她们等长大以后才会清醒的发现,姐妹了解的只是你那时候的习惯,而非真实的你。如果恰恰姐妹之间有了什么争执,那越深的了解只会造成越多伤害。而女生之间的战争,大多时候是因为男人。

    蓝桉正处于无忧无虑的年龄,一切都进展得过于顺利,即便年幼的她智力超群,自然也尚未理解这些。实验课那天她起了个大早,艳阳昏昏欲睡地躺在天上,知了扯着干渴的嗓子齐齐叫唤:“热啊——热啊——”蓝桉不疾不徐地扒拉完早饭,迟疑地看了一眼架子上的雨伞,就兴冲冲地出门了。

    到了公园门口,蓝桉打开手腕上的电子表一看,足足早了半小时呢,琴怡还没有来,蓝桉只好先无所事事地在公园里闲逛起来。无意间向不远的那棵大树旁撇了一眼,有一个穿蓝色汗衫的身影还挺眼熟,再定睛一看,呵,这不是同班的余晟茗吗?从没有和他说过话,该不该过去打个招呼呢?算了,还是装作没看到吧。

    蓝桉径直往前走,她就要走过他边上的那棵树了,晟茗突然招了招手,蓝桉一脸诧异,指着自己问道:“是叫我吗?”

    晟茗给逗笑了,“不叫你叫谁?平时在班里生龙活虎,想不到你还挺腼腆的……”

    “哦……是吗?”蓝桉很少开口跟男生说话,虽说是班上叱咤风云的学霸,随着年纪向青春期逼近,脸还是不由地红了。

    “这次实验我和你一个组喔。”蓝桉眼角的余光瞥见晟茗眼中的笑意,从阳光下亮闪闪的金丝镜框后面隐隐透出来。微风轻轻拂过长发,蓝桉低下头,任由发丝盖住眼角,忘了回答。等蓝桉再一次抬起头,发现晟茗已经走到公园门口了,十几张熟悉的面孔晃动着,很快排起一条蜿蜒曲折的长队。“蓝桉——集合啦——”琴怡在队伍中呼唤。蓝桉边应答着边拖着小碎步飞奔到队伍间。

    差不多人来齐就开始分组活动了。蓝桉负责收集形态各异的树叶,琴怡拿着塑料袋把叶子一股脑儿装起来。太阳渐渐收了锋芒,躲到云层后边去了。“桉,我要去厕所,你去不?”蓝桉一边端详着手中的树叶,一边摇摇头。琴怡把装着树叶的袋子放在草坪上就自顾走了。

    一时无话,这片草坪上只剩下晟茗在纸上记录的沙沙声。忽然,一滴雨水冷不防敲击着树梢,“啪嗒——”“哎哟!”蓝桉拂去脑门上的水珠,“下雨了么?”晟茗合上本子从树后面探过头来,蓝桉呆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豆大的雨滴就从空中倾盆而下。晟茗迅速地撑开伞,很绅士地挡在蓝桉的头上。“自由活动结束,大家先回家吧!”远处传来几个同学的呼喊声。

    “你没带伞吗?我送你回去吧。”蓝桉无奈地用纸巾擦着还在滴水的湿发,只好拖着被泥水打湿的布鞋,恭敬不如从命地和晟茗一起出了公园。这一幕碰巧被刚从厕所出来的琴怡看到,嫉恨的目光在一双咖啡色的瞳孔中隐隐燃烧。

    第二天上课,蓝桉就敏感地觉察到同学们的态度变得有些古怪,好像总有人在背后对她和晟茗指指点点,似笑非笑地掩着嘴巴交头接耳。更让她惊讶的是,琴怡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没说几句话就转过头去。蓝桉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昨天下雨,情急之下把琴怡忘在了公园,她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天真的蓝桉拉着琴怡的手臂想和她道歉,琴怡露出厌恶的脸色,刚想甩开胳膊,目光突然变缓和了。

    原来是晟茗走过来了,蓝桉讪讪地退后一步,她知道教室里多少双眼睛看向他们,她不想无故招惹是非。蓝桉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晟茗,只不过是太少和异性接触的缘故,会让她放不开。然而班上的同学显然是误会了,可是这种事情别人都是在背后议论,该怎么解释呢?倒是琴怡的反应特别反常,蓝桉与她一向如胶似漆、情同姐妹,以前虽然也绊过嘴,都是一回头就和好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难道是?蓝桉这才恍然醒悟过来,琴怡似乎对晟茗有那么点意思。这也太早了吧?才小学四年级而已,她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大约如同遇到了可心的玩具,得不到就偏想要。蓝桉叹息地摇了摇头,别说是她对晟茗没意思,就算是真喜欢她也不会去接近的,毕竟她和晟茗都是老师眼中的乖小孩,那样子不顾一切代价实在太大,再说也不过只是聊了几句话而已,何必去在意呢?

    蓝桉小心翼翼地退到一边,好让他们有更多的说话空间。令蓝桉感到失落的是,她就这样轻易地失去了一个知心朋友。

    日子悄无声息地往前走,蓝桉和琴怡都各自换了新的闺蜜。时间久了,偶尔在道上碰见也会相互点点头,曾经那些浓浓的友情似乎还在,实际上却已渐行渐远。

    一晃就快要毕业了,蓝桉和晟茗的成绩依旧是不相上下,只是自从那次实验课之后,就再也没有交集。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是蓝桉在刻意回避他。蓝桉的闺蜜六月也心照不宣,从不在她面前谈论关于晟茗的所有话题,毕业前的一个星期,六月忽然迟疑的告诉蓝桉,有一位朋友想当面和她告别。蓝桉一时间猜不出六月说的是谁,嬉闹地叫她别卖关子了。

    没曾想是晟茗从门后闪了出来,语气异常平静的说,毕业之后他没有跟学校的同学一起划片升入初中,他父母已经在上海帮他找了一所私立校,顿了顿,又问蓝桉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蓝桉神情木然的笑了笑:“我倒是没有什么话……琴怡知道你要去上海吗?”

    晟茗失望地背向蓝桉:“琴怡会知道的。”蓝桉点了下头,“那一路顺风。”

    令全班同学意外的是,晟茗没有来参加毕业聚餐。杯盘狼藉之后,蓝桉和六月手挽手走在盛夏的街道上,蓝桉思忖着该说些什么,好使告别不那么伤感,她们毕业后是一定会见面的,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在一个班上朝夕相处了。

    还是六月先打破沉默:“你真的不知道琴怡被晟茗当面拒绝的事?”蓝桉愕然,“是什么时候?”“好几次了,琴怡给他写情书,他觉得烦了就当着面撕,他说他一直喜欢的是你!”“这……怎么会?”蓝桉痛苦地停下脚步,她替琴怡不值,早知道事实是这个样子,她就应该先和晟茗把话说清楚,她是真的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地步……

    风噼里啪啦地掀起一大片树枝,劈头盖脸地向蓝桉抽来,她的心剧烈地缩成一团,脸上的神经抽搐着。夕阳昏昏沉沉地坠下去了,六年的时光在黯然落幕。

    整个暑假蓝桉都拼命把自己埋在书堆里,企图从课外书中忘掉内心的愧疚。她觉得自己在慢慢长大,心中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一片未知的初中时代在悄悄向她逼近。

    也许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有两个自己,一个在滚滚红尘中悲喜,一个在世俗烟火外彻悟,你永远都无法确定下一秒是哪一面。人生最危险的地方在于未知,最奇妙的地方也在于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