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林潇

第五章林潇

朴素的小屋之内,辰逆盘坐在床塌之上,闭目养神,似是打坐修炼。

    轻盈的柔和的逆元力围绕其周围,然而然而惊诧的是,那能量竟是丝毫不能进入少年体内,仿佛遭受到什么阻挠似的。

    嗡!

    而在少年体内,那颗平日里没有任何征兆的珠子却是缓缓的旋动,青芒涌动。

    柔和的青光自其体内缠绕涌出,环绕体内。

    一切,似乎都是这颗珠子阻碍这少年修炼。

    许久,辰逆那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深邃的目光自其黝黑的瞳孔中缓缓流出。

    呼!

    深呼了口气,混浊的气体自口中呼出,但是旋即辰逆那深邃的目光隐没,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疑问。

    磨砂这手掌,感受着体内流淌的磅礴的力量,其眼中那疑惑愈发浓重。

    在在吴家的几日,辰逆了解到了,在这片逆元大陆之上,无数修士皆是逆天修行,修的乃是逆元之力。

    修行的境界,大致分为炼体、修元、玄丹、应天、造气、逆阳、轮回、神人、通天等九大境界。

    而逆元之力也是这个大陆唯一的能量。

    就上次与吴飞的战斗,从彩儿那里得知吴飞乃是第三境玄丹境小圆满的强者,按照他们的看法已算是翘楚,不过自己依旧高他一筹,根据辰逆自己的估算,实力大致在玄丹境小圆满,或者应天境。

    然而现在让辰逆觉得疑惑的是,这个大陆的逆元之力自己竟然无法修炼!

    对于这个大陆的所有人来说,无法修炼逆元力也就意味着一生只能是普通人而已。

    然而辰逆如今不能修炼逆元力,也就说明以前存在的无数岁月也从没有修炼过逆元力,然而绕是如此,自己的实力的的确确的在玄丹境之上。

    嗡!

    随后只见辰逆屈指一张,摊开手掌,顿时手心一阵微弱的青芒涌出,接着那颗隐匿在体内许久的珠子便是出现在其手心之处。

    “为什么你阻止我吸收这逆元呢。”辰逆疑惑的喃喃道。

    之所以不能吸收这外界的逆元力,辰逆知道正是这东西一直在体内阻挠着,只是为什么要阻挠自己修炼…这个辰逆就无从得知了…

    “难道你让我吸收你的能量。”

    旋即辰逆眼中再度闪烁不解,自己能够达到现在的境界全是靠着吸收这颗珠子散发的能量,如若不能利用外界能量修炼,是否有真的需要利用这颗珠子呢。

    嗡!

    然而让辰逆有些惊滞的是,在其话语刚落,躺在其手中的珠子竟又是散发出了一阵青光,只是这似乎不是能量,而是它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而辰逆似乎也是倾听到了什么,眼中闪过几丝的迷茫。同时又感到了一些麻烦。

    这颗珠子一直是辰逆最为神秘的存在,包括辰逆自己,对于这珠子到底从何而来,又为何一直跟随自己他都不知,但是他却知道,这珠子似乎有着特殊的使命…而且需要自己…也必须自己…去完成…

    因此在辰逆潜意识里,对于这珠子的概念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外人知晓…然而若是自己利用这珠子修炼的话,势必会让别人察觉道自己的能量根本就不是逆元力…这才是辰逆最为头疼的事情…

    哗!

    然而就在这时,其手中那颗突然青芒迸发,其拥有的独特的能量喷薄而出,只是在辰逆疑惑为何此时珠子如此之时,那葱郁的青芒竟然抖变,幻化一阵透亮的能量灌入进辰逆体内。

    “这是…逆元力…”

    看着这能量,分明如同这个世界的逆元力一样,只是当进入体内时却依旧是那珠子的气息。

    “这珠子读懂了自己的心思,难道…它有灵智……”

    略做沉思,辰逆有些惊滞,如此看来分明是这珠子读懂了自己内心的忧虑才会令其散发的能量如同逆元力一般。

    不过旋即辰逆嘴角便是轻轻咧了咧,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让人察觉到自己的异常。

    ……

    吴家主院之内…

    在一片竹林前吴震负手而立,而在其旁边吴彩儿,父女二人说说笑笑,甚是幸福。

    “彩儿,听说辰逆与吴飞发生过不愉快。”吴震询问道。

    “是的爹,不过可不怪辰逆,你也知道吴飞这个人。”彩儿点了点头,当即便又是向辰逆辩护道。

    “我知道,不过听说那吴飞吃了亏。”吴震笑了笑。

    “恩,不过辰逆却是像爹说的,真的好强,搞不好是应天境强者。”彩儿顿时笑了笑,似乎再为辰逆又如此能力而高兴。

    “果真是不简单啊,应天境的话,像他这年龄,即便是我们乌阳城也没有啊。”闻言,吴震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按照彩儿告诉自己的话的话,那么辰逆在其心中的地位顿时又是上升了不少,或许真的是辰家之人。

    “不过爹,那家伙真是的,一点也不低调,肯定会引来不少的麻烦。”

    不过随即吴彩儿便是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呵呵,怎么,你还怕什么麻烦伤了他。”

    彩儿的那点小女人般的心思吴震又怎么会看不透呢,因此随即便是玩笑道。

    彩儿耳根微红,不过旋即便是怒着脸色看着吴震,这番模样令的吴震一阵干笑,旋即便是正了正脸色继续说道。

    “对于吴飞这种人,倒是不能太过示弱,有时候太过示弱的话,反而会招来更多的麻烦,我倒是觉得辰逆这小子不错。”吴震咧了咧嘴,赞赏道。

    “也对,平日里吴飞这家伙,依靠他爹在族内没少做威做福,教训他一下也不错。”彩儿点了点头,道。

    “不过若是辰逆再和他发生什么矛盾,你可别插手,毕竟现在族中局势紧迫,我与族中那几个老家伙关系很僵,不小心被反咬一口就不值了。”

    随即吴震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是对吴彩儿警戒道。

    “这个我知道。”彩儿白了吴震一眼,因为林家与王家的打压,所有矛头皆是指向父亲,族中那几位长老可皆是想要吴震下台啊,分寸吗,彩儿当然能够把握的住。

    “彩儿,那个辰逆来咱们吴家有几日了,你现在和他关系怎么样了。”

    突然辰逆想到了什么,看着吴彩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爹…”

    闻言,吴彩儿瞬时脸色有些微红,嗔喋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彩儿啊,你爹我会看不出,你对他的确是有意思。”吴震笑了笑。

    低着头,吴彩儿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这时却是狠狠咬牙,跺脚,这几天自己没少去找辰逆,本来是要培养培养感情,可是他就是个木头,自己对他的感情那么明显了,还是木头一般…

    “时间不多了。”但是随即语气又变的充满愁绪,有些无奈的叹道。

    “还有一年,林间就会上门提亲。”随后便是轻喃了一声。

    作爹的他又怎么会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幸福呢,只是身为一族之长,他身不由己啊。

    林家最近几年似乎找到了强悍的靠山,在乌阳城实力飙升,直压吴家,就在前一年,林家少爷林潇则是看上了彩儿…于是便用灭掉吴家为威胁,让彩儿许配与林家,吴林两家也算是和亲,吴震当然不愿意,可是族中有着几位老家伙,他们共同的话语权…比自己的重…

    “爹…我愿意…”

    闻言吴彩儿心头狠狠一颤,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有些牵强,但是身为吴家后人,她能怎么做,又可以怎么做。

    “彩儿,你对得起吴家了…只是爹没用,不能保护你…”吴震有些心痛的说道。

    “爹,你很好,你很疼彩儿的,要怪,就怪林家。”吴彩儿当即挥了挥手,她知道父亲背负着整个家族,她也从来没有责怪过他,只能说自己命苦吧。

    唉…

    “族长!”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慌张的叫喊声陡然响起,打破了这气氛。

    吴震二人皆是一惊,扭过头来,随后便是对着那叫自己的族人道:“怎么这么慌张,出什么事了。”

    “族长…”

    那人深呼了口气,不知是紧张,还是有些喘不过气。

    “那林家的林潇来了,他就在大厅等着!”终于,那人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吴震心底狠狠一颤,道:“还有一年的时间,现在他来干嘛。”

    而吴彩儿脸色也是一滞,就是这个人,要娶自己的就是这个人…

    “不知道啊族长,这次怎么也打发不走,他非说要见您和彩儿。”那人说道。

    吴震脸色变得有些凝重,沉默了许久,有些身不由己的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彩儿,我们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