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矛盾

第四章矛盾

吴家的后院之内,满院的碧绿草木甚是优雅,而在之中,一座小屋林立那里。

    小屋之内,几件简单的摆设而已,但却是不失清雅,而在那小窗之前一个少年负手而立,目光有些迷惘的望着那空旷的天空。

    明媚的阳光透过外面那

    没错这少年正是辰逆,跟随着吴家之人,这里就是辰逆在吴家的暂时居住地。

    嘎吱!

    而就在这时,紧闭的木门悄然的咧开缝隙,紧接着一阵香风便是袭来,一道苗条的身影随之出现。

    “辰逆。”

    吴彩儿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辰逆,绝美的容颜上不禁掀起一抹轻笑。

    “你们说的辰家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迷惘的神情随着辰逆轻轻的晃头便是挥去,扭过头,迎着走来的吴彩儿,辰逆淡淡的问了一声。

    少年虽说不曾与世接触,但是并不代表他真的是傻子,什么也不知道,从彩儿与吴震对自己名字的惊咦,并且都是提及辰家,辰逆便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就知道你会问我这。”

    闻言,吴彩儿停顿了片刻,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本来还想找你好好…聊聊…”只是说道最后已然是没有了声音,其脸庞上也是泛起一抹殷红,低着头,嗪着眸,这番情形倒是犹如害羞的小娘子一般。不过她这模样却显得更是美丽诱人,可是辰逆却是个木头…

    “好吧,我问你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世吗。”

    许久,彩儿才抬起头怔了怔,但却鬓角依旧有些赤红的脸色一本正经的问了问。

    “我的身世…我不知道…”

    辰逆蠕了蠕嘴,显得有些茫然,连名字都是那颗珠子给自己的,自己又何从得知自己到底是谁,不过关于那颗珠子的事情,辰逆没有向她诉说的意思,因为在他心中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意念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关于珠子的消息任何人都不能泄露。

    彩儿白了他一眼,不过倒没有什么意外,随后道:“你可知道我们逆元大陆的真正来由。”

    辰逆摇了摇头。

    “无数年前逆元大陆与天原本一体,只是有一天天地分开,地则就是现在的逆元大陆,伴随着天地崩碎产生的还有逆元之力,人们一声修炼便是修这逆元,逆天而行。”

    “而那苍天也成为无神之物,不过或许为了天地间的稳定,谁也不知多久,或许时间到了,世界之上便会有着执天令的诞生,掌握执天令的人成为执天者,传说执天者凌驾于苍天之上拥有无边神力。”

    “执天令?执天者?”

    这是辰逆有意识以来第一次困惑并且好奇的事情。

    “没错,因此每次伴随着执天令的诞生,便意味着一场旷世大战将要爆发,传说上一次争夺执天令时乃真是一场浩杰,除了那位顺利得到执天令的通天之境的强者外,与之争夺的数位通天强者皆是陨落,通天之境那几乎可以说是天地间最为强悍的存在,然而即便如此依旧不能避免那场浩劫,可见其残酷程度。”

    彩儿面色有些沉重的说道,这等事情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也只能是在传说之中,不过那番传说的恐怖也着实让她心悸啊。

    “这样啊,执天者,你是说上一次夺得执天令的就是辰姓氏族么。”

    然而辰逆似乎没有那么惊诧,只是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于这执天者之位的争夺…他感到极其厌恶…或者说是他体内那珠子…

    “聪明啊。”闻言,吴彩儿掀起了玩味却倾城的笑容。

    “没错,上一次执天令的获得者便是辰家…”

    “所以你们以为我是辰家之人…”辰逆蠕了蠕嘴,有些恍然的喃道。

    “恩。”彩儿这次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否认。

    “或许…是…难道我是辰家之人…”

    踌躇了片刻,少年眼中再度闪烁着迷惘,自言喃喃。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是辰家人也好,不是辰家是也罢,无忧无虑多好,其实我还是喜欢你那种傻里傻气的样子。”

    似乎是不愿辰逆在这种问题上纠缠过多,彩儿撅了撅嘴,有些不满的嘟囔了几句。

    “辰逆,走,我带你在族中转转,熟悉一下我们吴家。”

    随后彩儿又是轻轻扬眉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而后不待辰逆同意便是拉着辰逆走出了屋门。

    吴家!

    原本与林家,王家,在乌阳城合成三大氏族,只是最近几年,突然隐隐间林家实力好像强盛了许多,联合王家多年了处处打压吴家,以往诺大繁荣的家族,如今倒是有些衰败,奄奄一息…

    不过绕是如此,一个大家族的底蕴也是不可小瞧,即便有些没落,但依旧不是城中其他三流势力可以睥睨的。

    “最近几年家族有些衰败了。”

    带着辰逆,彩儿看着家族各处愈发稀少的弟子,族人,美丽的面孔上不禁多了几抹愁绪。

    “这就是…你的麻烦吗。”闻言,少年蠕了蠕嘴道。

    “……”彩儿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我帮你解决。”辰逆淡淡的说道。

    但就是这淡淡的语波不惊落进彩儿耳中却是令其心头不禁一暖,眼眶瞬间有些汪汪了起来,不过随即便是深呼了口气,压抑心中的激动,嬉笑道:“谢谢呀,跟你认识一年了,没想到你也挺讨人喜欢的。”

    然而辰逆却是没有说任何话对于她的评论。

    “不过不用了…你看你根本就没有一点逆元之力,拿什么帮我…而且…我的命运本就属于家族的…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家族……包括幸福…”不过随即彩儿便是笑着摇了摇头,只是这笑有些无奈…

    “彩儿。”

    而就在这时,一声带着欣喜的雄性之音骤然响起。

    “吴飞,有事吗。”

    闻言,彩儿顿时将那愁绪掩藏,扭过头看了看来人,没有任何表情流露,淡淡的应了一声,就如同普通朋友之间的招呼一般,甚至语气似乎有些厌恶…

    辰逆也是瞥过了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衣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男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似乎有些淫秽,而当看到旁边的辰逆时,眉心更是有着一丝阴翳浮现。

    此人正是吴家大长老的儿子吴飞,平日对吴彩儿有些意思,不过他的为人却是让彩儿对其甚是厌恶。不过碍于他爹的面子,彩儿也不敢对其太过无视。

    “没事就不能叫叫你。对了,彩儿这人是谁啊。”

    果真吴飞看向一旁的辰逆,询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彩儿不冷不热的答道。

    “兄台好福气啊,看样子你和我这表妹关系不错啊,不过还真有人敢触林家的霉头,我倒是佩服。”

    说着吴飞便是对辰逆笑道,只是这笑容却是有些虚伪,而那言语更是凌厉,充满不善。

    “吴飞,我和他关系好不好关你什么事,没事的话闪开。”对于这般彩儿甚是厌恶,终于忍不住冷声说道。

    “哼,表妹,你别没有分寸,要知道你可是答应嫁到林家的,要让林家知道你和其他男子这般亲密…恐怕会迁怒林家,而祸害我们吴家啊…”吴飞冷笑讽刺道。

    “你……”

    因为林家的一再打压,吴家被逼无奈,答应让她嫁进林家,算是和亲,来挽救吴家的衰败,只是吴彩儿对于林家公子却是没有一丝感觉,又谈何愿意嫁进林家,而答应嫁入,只不过是因为她知道她是吴家人…不过这也一直是她最为痛楚的伤…

    “所以,你这小子还是小心吧。”

    见状,吴飞再度朝着辰逆冷哼一声,有些威胁道。

    “三息之内,滚!”

    而在一旁一直不曾理会,无视吴飞的辰逆,终于在这一刻脸色骤然沉下,冰冷的声音悄然响起,落在吴飞耳中,心底竟是有着一抹寒意骤然闪出。

    冰冷目光如同实质一般盯着吴飞,一丝丝汹煞的戾气从其体内蒸腾而出,以往在破庙杀的那些侵犯自己的人类就足以证明辰逆根本不是善辈,而吴飞的一再无礼终于激起了辰逆心中的怒意。

    吴彩儿也是一惊,她没看过辰逆发怒,但是如今,辰逆所展现的震慑力竟是令她这个达到玄丹之境的人感到了心悸,然而辰逆体内却是丝毫感受不到逆元的存在…

    难道他真是神秘的辰家之人…

    不过旋即彩儿美丽的脸蛋上便是扬起一丝笑容,至少这个傻冒是为自己发怒的…

    “你好大的口气,敢这么对我说话!”

    感受着辰逆散发的冰冷气势,吴飞也是一惊,他没想到原本以为一个没有逆元力的普通人竟然会有着般气势,不过身为富贵之中的公子型的他又如何忍受这等威胁,况且他也是玄丹境小圆满,年轻一辈中算起翘楚。因此当即便是阴冷的道。

    “还剩一息!”

    然而对于吴飞的话语,辰逆却是丝毫不理会,冷漠的言语如同寒流般道出。

    嗡!

    与此同时,更加汹煞的冰寒杀意再度涌出体外,甚至在这赤阳下,周遭环境已然有些冰冷。

    “你是找死!”

    吴飞又是一惊,现在辰逆所展现的气势甚至让他感到了心悸,不过依旧大喝一声,恐怖的逆元之力喷薄而出。

    气氛骤然紧绷!

    “吴飞,别忘了族规,族内不准私斗!”

    然而就在这时,彩儿突然说道。

    “彩儿,看来你真的是打算帮这个外人了,族内不准私斗,可他不是吴家之人。”吴飞冷喝道。

    匡!

    然而辰逆却是不管那么多,一息过后,凌厉的目光骤然射出,一手便是探出,虽说没有丝毫的逆元之力,但是其手掌之上却是青光涌动,气势煞是汹涌。

    彭!

    吴飞大惊,倒是没想到眼前这家伙会如此迅速,当即慌忙出手,两掌相对,然而让吴彩儿错愕的是,在其眼中实力高强的玄丹小圆满的吴飞,在与辰逆对掌的一瞬间,脸色剧变,而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如同磅礴的海流般轰的涌进其体内,顿时便是攒射倒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咕噜!

    望着从地面上缓缓起身但却异常狼狈,甚至嘴角还有这一丝血迹的吴飞,吴彩儿顿时惊滞了,玄丹小圆满就这么一击不堪…

    那吴飞脸色也是一瞬间阴沉了下来,被一个没有任何逆元力的人搞得如此狼狈,他愤怒,不过不代表他没有头脑,无论如何,自己却是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

    难道说他是应天境?这是吴飞心中瞬间闪现的想法,不过乌阳城应天境且又如此年轻的人,没有几个啊!

    “你到底是谁!”

    沉着脸色,吴飞已是显得不再那么鲁莽,眼前这个少年令他感到了仿佛踢到了铁板,现在他已经萌生了退意…

    “辰…逆…”冰冷的目光俯视着吴飞,辰逆缓缓道出。

    “什么!”

    然而当听到辰逆二字之时,所出现的情况比辰逆预想的还要错愕,吴飞脸色瞬变,蠕了蠕嘴,半天不能说出话来,最终竟是慌忙逃走…

    吴彩儿也是有些错愕,不过他却清楚恐怕吴飞也是将辰逆当做辰家之人了,旋即歪着头嬉笑的看着辰逆…不过貌似自己捡到了一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