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剑灵反噬,英雄末路

第2章剑灵反噬,英雄末路

刑家府院中央位置有一方形池塘,其中只有一池清水,还有几条半天才会游动一下的鱼儿。

    池塘周围则有着几棵老枫树,它们如城中的枫树一般,枝叶枯零,在秋风之中瑟瑟抖动,已经泛黑的枫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平添了几分寂寥。

    当年和如今都是为刑家第一强者的邢豪,现在就在这池塘边上,拎着酒壶,一脸惆怅,默默无声。

    他见识过刑家当年在这蓝枫城的强盛,也亲眼目睹刑家高手逐个陨落,可以说刑家当年威压罗、薛两家是由他带领,而刑家也同样是在他当家主期间一落千丈的,甚至他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是他亲手埋葬。

    若不是刑家还有一根独苗需要照拂,愧对列祖列宗的邢豪怕是早就以死谢罪了。

    家族的大起大落,让这位堪称蓝枫城第一强者的老人,虽显得看尽世间沧桑,也多了几分不能承受之重。

    哀莫大于心死,邢豪虽还活着,可心却早已经随他那五个孩子一起死去。

    别人或许在失去许多至亲后,还能振作起来,奋发图强,可性子执拗又觉得心中有愧的他,终日只能借酒浇愁。

    本来刑家的那根独苗,是他唯一的希望,可惜的是,那根独苗并没有半点长成参天大树的迹象。

    邢南便就是刑家的独苗,也是偌大一个刑家,除了邢豪之外的仅有的刑家人。

    当然,如今刑家也就只有三个人了,除了邢豪与邢南爷孙俩,也就只有一位从小便被收养的平时负责打扫庭院的下人。

    那下人也是年过半百,此刻他就默默站在邢豪的身后,一脸的关切。

    “祖父!”

    邢南快步跑到了池塘边上,连气儿都没喘上一口,就道:“祖父,孩儿想借寂影剑用用。”

    邢豪一脸神色复杂地看向了自己孙儿,轻声问道:“南儿,你要借寂影剑何用?”

    “呃……”

    邢南心思电转,回道:“孩儿想试试能不能修剑道。”

    若是在以前有刑家人说出这话,必定会被视为大逆不道,毕竟刑家乃是武道世家,信奉的是武道至强,绝不容家族子弟修习剑道。

    可如今刑家已经末落至斯,邢南又明显不可能在武道上有太大成就,邢豪自然不会因此而责备。他不仅没有责备自己孙儿,反而微笑着道:“这或许真是你的正路,既然你有此意,试试也无妨,让你陈伯带你去拿寂影剑吧。”

    陈伯就是站在邢豪身后的那位下人,以前他一直是打扫庭院的,自从刑家开始走向末落,他便成了刑家的管家,没有一人可以使唤的管家。

    这些年来,刑家以前的那些下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刑家,唯有陈伯一直对刑家不离不弃忠诚无比。

    陈伯带着邢南穿过刑家府院里的许多庭院,最终进了刑家祖祠庙堂,他对邢南道:“来,小少爷,给你爹娘以及刑家先辈们敬香叩头。”

    邢南依言而行,先上香,再叩头。

    当他起身时,陈伯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副木质剑匣。

    不用想也知道,这剑匣里便藏有刑家家传之宝寂影剑,邢南略显激动,一把将剑匣揽入了自己怀中,接着就一溜烟跑出了刑家祖祠庙堂。

    又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厢房里,邢南打开了剑匣,从中取出了一把三尺长剑。

    长剑造型古朴,剑身清光阵阵,剑刃锋利,在剑柄上刻有“寂影”二字。

    其实在邢南看起来,单从外观而论,这寂影剑还不如薛家二少爷的佩剑卖相好。

    但薛家二少爷的佩剑只是没有灵性的伪灵剑,而寂影剑却是真灵剑兵,二者之间的差距判若泥云。

    邢南认真观量了一番后,将寂影剑横在了自己双膝之上,然后开始静静调息。

    用了三天时间,邢南才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期间除了吃饭睡觉打坐之外,他还装模作样的在院子里舞动寂影剑,一副专心练剑的样子,不过只是做给陈伯和自己祖父看的。

    没有犹豫什么,已经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在关键时刻彷徨。

    他在吸收一口凉气后,双掌按在了寂影剑的剑身上,继而闭上双眸,噬剑诀的筑基功法随即默默运转起来。

    渐渐的,他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自掌心涌出,将整个寂影剑包裹起来。

    属于邢南的灵气不断在寂影剑的周身游走,让寂影剑那沉寂多年的剑灵缓缓显露。

    寂影剑开始微微颤动,剑身浮现出一股股如水波般的清纹。

    那如清水一般的波纹,渐渐加速流转于寂影剑全身,让得这厢房里剑光闪耀不休,一股股强大的剑意也肆虐开来。

    嗡!

    不知道过去多久,寂影剑蓦然爆发一阵铮鸣,一股子凌厉无比浩荡如山崩地裂般的剑意,顷刻间便将这厢房里除了邢南的一切绞碎,也将这厢房以及附近的房屋全部夷为平地。

    正在刑家府院中央那池塘边上饮酒的邢豪,忽然脸色一变,继而纵身跃起。

    而此刻,一片状如猎豹般的剑光虚影,则是正悬浮于邢南头顶,它在发出了一声震天咆哮后,猛然扑向邢南那不算强壮的身体。

    当那剑光虚影与邢南的身体接触之际,邢南全身的骨头一起发出了噼噼啪啪的脆响,剧痛之下,他已经无法沉心修炼下去,身子向前一扑,便是七窍流血地昏迷了过去。

    剑光虚影随即沉入到了邢南的身体之中,然后开始疯狂地破坏他的筋骨与内腹。

    邢豪飞落下来,见自己孙儿虽然已经不省人事,可身子还在不住地抽搐着,他心中不由得大呼不好,然后将自己的真气侵入到自己孙儿的身体里。

    毕竟是一位九品武师,当自己的真气与孙儿体内的剑灵接触之际,邢豪就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孙儿之所以会如此,必定是遭到了寂影剑的剑灵反噬,他在片刻犹豫后,开始疯狂地运转自己体内的真气,并以掌心发出强大的吸力,以此挑衅并牵引寂影剑的剑灵。

    寂影剑的剑灵受到挑衅后,开始向邢豪的手掌发起冲击,邢豪则是以自己雄浑的真气进行抵挡。

    如此这般,剑灵和真气彼此消磨,速度极快。

    也就十多个呼吸过去,邢豪的一身真气便已经消耗殆尽,可那剑灵却还有近三成威能。

    为了自己孙儿,早就抱有死志的邢豪,开始动用秘术释放自己血肉筋骨里的精华,以此来继续消磨剑灵之威。

    邢豪原本壮硕的身体,渐渐干瘪,半黑半白的头发很快完全雪白,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变深了许多。

    又二十息时间过去,邢豪终于是将寂影剑的剑灵消磨干净,而他自己却已经是油尽灯枯,也在收手后昏迷过去。

    陈伯跑了过来,见邢豪与邢南的状况,他悲呼一声,继而失声痛哭起来。

    痛哭之际,陈伯摸了摸邢南的心脉,发现邢南还活着,才抹了一把泪水,又摸了摸邢豪的心脉。

    邢豪和邢南的状况差不多,都一息尚存,可气息却十分微弱。

    陈伯没有乱动那爷孙俩的身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忙地跑开了。

    陈伯刚走,一股子黑雾便是从邢南的袖口飘了出来,继而缓缓凝化成为一位黑袍老者样子的虚影。

    黑袍老者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冷哼了一声,冲着邢豪的身体道:“两次坏我好事儿,真是死不足惜!”

    接着他又看向了邢南,阴笑着道:“你小子还真是命大,不过这次纵然不死,也要落得残废之身,虎狼环伺之下,没有你祖父的保护,看你还能撑多久!”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黑袍老者又化为了一股子黑雾钻进了邢南的袖口里。

    陈伯回来了,他手中捧着一个玉瓶,玉瓶里有着一层只能盖住瓶底的乳白色液体。

    到了邢豪身边,陈伯将瓶塞拔掉,用瓶口对准邢豪微微张开的嘴巴,几滴如乳汁般的液体落入了邢豪口中。

    然后,陈伯又将邢南的身子翻过来,并将其嘴巴撬开,玉瓶里剩余的乳白色液体尽数落入了邢南的唇齿间。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陈伯才看到邢豪的手指颤动了一下,他连忙过去将邢豪扶着坐起。

    邢豪缓缓睁开了眼睛,并侧首看向了旁边的邢南,虚弱地问道:“他没死吧?”

    陈伯已经是老泪纵横,他颤声回道:“小少爷……还活着。”

    “唉!活着就好,就算要死,这次也得我走在前面,我真不能再亲手埋葬自己的孙子了。”

    邢豪满脸悲戚,一世英雄的他,深深感受到了面对命运的无奈和绝望。

    英雄末路,正是如此!

    盘膝打坐了两个时辰,邢豪的气色才好转些许,不过他很清楚,自己大限将至,最多也就再撑上一个月时间。

    “老爷,小少爷他没有大碍吧?”

    等邢豪为邢南检查过后,陈伯万分关心地问道。

    “还有一些剑灵残留在他的身体里,已经与他身体相融,除非武灵级强者出手,否则很难将那些残存剑灵驱逐。最严重的是,他的筋骨被剑灵崩毁许多,腹脏也多处重伤,唯有淬体丹才能让他摆脱危险。可就算摆脱了危险,他也将是废人一个,再无法继续修炼,甚至身子要比寻常凡夫俗子还要孱弱。”邢豪苦笑着言道。

    直到此时,邢豪才算真正对自己这位孙儿的前途绝望了,在以前终归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淬体丹……在这蓝枫城里,也就只有罗家才可能有,可罗家和我们刑家关系一直不睦……”

    陈伯没有把话接着说下去。

    “事到如今,就算拼得我这张老脸不要,拼得倾家荡产,我也得去罗家求一枚淬体丹来!”

    邢豪将自己孙儿安顿好后,便是出了刑家府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