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噬剑诀

第1章噬剑诀

等级设定

    剑修九品:剑士、剑师、剑灵、剑宗、剑王、剑皇、剑尊、剑帝、剑神。

    武道九品:武士、武师、武灵、武宗、武王、武皇、武尊、武帝、武神。

    每一阶都是有九品。

    噬剑诀:以吞噬各种各品的剑灵来获得提升,不过吞噬的时候也要看自己能不能消化得了。

    噬剑诀……剑胎、剑体、剑灵、剑意、剑心、剑魂、剑势、剑域、剑动乾坤。

    法宝、丹药、功法品级:

    灵级:下品灵级,中品灵级,上品灵级,极品灵级。

    玄级:通玄级、聚玄级、玄变级。

    神级:准神级、下品神级、中品神级、上品神级、极品神级。

    剑武大陆,飘云国西南边陲的蓝枫城。

    曾经是蓝枫城三大家族的刑家,渐渐败落,当年的满门俊杰陨落殆尽,昔日的荣光也成过眼云烟。

    就如同蓝枫城里的那些枫树,从前灿烂光鲜,无论春夏秋冬都将这城池装扮得如一片蔚蓝色海洋,可今朝不仅枝叶凋零,而且稀稀拉拉的它们宛如吃了败仗的残兵败将正踏着夕阳余晖,身形虽拖得老长,总是有些凄凉与落寞。

    至于枫树的蓝色枫叶,先是变紫,接着渐黑,让蓝枫城的居民们可以预测到,当年让蓝枫城闻名于飘云国的这些枫树,怕是要与城中的刑家一样,繁华落尽,走向覆灭。

    秋风瑟瑟,卷起地上泛黑的枫叶,使之腾飞,再将之无情碾碎。

    刑家府院深处的一间厢房里,一位额头淤青大片看着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正盘膝打坐,一股股若隐若现的雾气,从四面汇集而来,缓缓沉入他的身体。

    他应是正在修炼,不过表情却显得有些苦痛,坐直的身躯也是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纳天地灵气入体,是剑武大陆上最为常见的筑基修炼法门,可诡异的是,这少年将灵气纳入身体后,身上却有一道道黑色光晕闪现不休,并将少年费尽气力聚集而来的灵气震散了大半。

    噗!

    少年终于是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如纸。

    即便如此,他转而又坐直身躯,一脸坚毅地重新进入修炼状态,甚至都没有去擦拭嘴角的血迹。

    “小子,如你这般修炼,穷尽此生,怕是连一品武师都到不了,一辈子要在这武士水平,被人欺凌,受人嘲讽。莫说是走上武道的极致巅峰,恐怕想要将这小小家族振兴起来都是毫无可能。”

    一缕黑雾从少年袖口涌出,缓缓在少年身前凝化为一位黑袍老者的虚影,老者一脸意味复杂的笑容,一副前辈高人的神态。

    少年唤作邢南,乃是这蓝枫城末落家族刑家少爷,也是刑家硕果仅存的嫡系子弟。

    邢南没有理会虚影老者的言语,依然故我的修炼着,不过轻轻抽搐了下的唇角可以证明他的心境有过波动。

    “虽然你小子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过我能看出来,长久以来,十六年光阴过去,心知无法回到过去的你已经对这个小家族有了些感情,特别是对你今世的祖父更是视为自己真正长辈。你从四岁开始修炼,刻苦之极,勤修不辍,可见你已经入戏,奈何先天魔体的你,不入魔道,偏修家传武道,灵气入体就被排斥,付出别人十倍的努力,也无法达到别人一半的收获,何苦来哉?”

    虚影老者的言语清晰地传入少年的耳里,邢南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虚影老者。

    “这些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反反复复,天天如此,你憋了那么多年,就没憋出几句新鲜点的话?”

    可能是心情欠佳,邢南已然是停下了修炼,没好气地瞪着眼前的虚影老者,愤恨地道:“若不是你这老东西,我能无缘无故跑到这个世界来受人欺负?”

    “小子,这事儿可不能怪老子,只能怪你自己好奇心太重,若非你对九环轮回镯滴血,你如今自然还是以前的你。”

    虚影老者摇了摇头,接着道:“不过你小子的运气不错,老子本想拘了你的灵魂代替我承受九环轮回镯的镇封,偏偏护住了你的灵魂,让你小子被九环轮回镯打入轮回转世投胎时竟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你小子更走运的是,别人生来只有一股灵魂精气,你却是两股融合,天生灵魂强于别人。”

    “天生灵魂强大有个鸟用,还不是一样废材!”邢南不领情地回道。

    “哈哈,那是因为你不修魔道,如果你修魔道,以你的资质和根骨,这十多年寒暑,如今至少也是魔灵境界!”虚影老者大笑着道。

    “想让我和那些嗜杀如命丧失理智的如疯狗一般的魔头一样?门儿都没有!”邢南坚定地回道。

    “呵呵,那只是修魔道的前期,等修炼到魔王境界就好了。”虚影老者不以为意地笑道。

    “反正纵是再轮回一次,老子也不修魔道!”邢南语气很冲地道。

    “那你就继续过这种成天被人欺凌受人嘲笑的日子吧,今天出去只是被人打肿了脸,明天出去估计就要被人打断腿了。今天揍你的那家伙,人家可是已经说过,以后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虚影老者幸灾乐祸地道。

    邢南只觉气血上涌,又一口鲜血脱口而出。

    前世在那颗蔚蓝星球上,他父母早亡,是在幼儿园长大,这种可以说很差的出身,让他养成了独立且坚毅的性格,可同样也让他比那些家世稍好或较好的同龄人更有自尊心。

    今生又是无父无母,偏偏自己较强的自尊心被一次次践踏,他才会用刻苦到近乎变态的修炼来试图让自己进步,让自己摆脱如今的窘境。

    可惜天不遂人愿!

    今天他只不过好心救了一位险些惨死于马车铁轱辘下的柔弱女孩,却被马车的主人带着护卫狠狠揍了一顿,额头上的大块淤青就是因此而来。

    那马车是蓝枫城罗家的,马车的主人则是罗家三少爷罗恒。

    罗恒和邢南年岁相仿,同样是只修炼了十余载,可如今却已经是九品武士,只差一步便可成为武师,被誉为蓝枫城五百年难遇的武道天才,就连在飘云国鼎鼎有名的玄武门都对他发出了邀请,欲将他纳入门中。

    正如虚影老者刚才所言,邢南付出了十倍于罗恒的努力,如今的实力却远远不到罗恒的一半,他只不过是三品武士而已,在罗恒手下根本走不过一招。

    若非邢南的祖父邢豪还有着作为一名九品武师的威慑力,只怕今日罗恒及其护卫会直接让“多管闲事”的邢南横尸街头,有罗家和玄武门在背后撑腰,罗恒在这蓝枫城几乎可以横行无忌。

    想到罗恒今日在自己面前的嚣张跋扈,邢南就恨得牙直痒痒。

    “难道除了修魔道,你就没有别的更好的路子吗?枉你也自称以前多么厉害,不会就这点见识吧?”

    邢南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自己没有强大起来之前,想什么都是水中观月。

    “还能有什么办法?灵气进入你这先天魔体之中,大半要被排斥出去,这还亏了你如今境界太低,所以没有太大问题,你应该很清楚,你体内蕴含的灵气越多,对你而言就越危险。你不修魔道,还能修什么?就算剑道修士,不也得吸收灵气来起步,以后不也得靠灵气来培养剑灵……”

    言语到此,虚影老者忽然顿住,沉吟片刻后,他忽然笑道:“我忽然想到一个法门,也许你可以尝试一下。”

    “哦?不会又是想害我性命吧?”

    邢南先是眼睛蓦然一亮,不过继而便起了几分警惕之心。

    记得自己开始修炼不久,便上过这虚影老者一次当,些许就丢了小命,邢南便是从那次以后就再不相信这老者,更是不愿意与之多说半句话,只是今日实在太郁闷太憋气,才多浪费些口水。

    至于这虚影老者为何要害自己性命,邢南却是不得而知,也无从推断。

    “你的性命不用我去害,以你的状况,能再活上十年都是侥幸。”

    虚影老者先是不屑地回了一句,然后接着道:“法门我现在就传授给你,修不修炼你自己衡量。”

    言毕,虚影老者便是冲着邢南挥了一下手臂,随后又化为一股子黑雾钻进了邢南的袖口。

    邢南感觉自己记忆里多了一些东西,他闭上眼眸,开始查阅那些多出来的记忆内容。

    虚影老者传授的法门唤作“噬剑诀”,并没有说明是什么种类和品级,只有修炼的心法口诀以及一些修炼时需要注意的地方。

    修炼噬剑诀,需要有强韧的身躯,从这点上看,它应该是一部武道功法。

    但噬剑诀的强大之处在于能够吞噬各品级剑兵之剑灵,而且修士自身也要练剑,看着又像是剑道剑诀。

    “管它是何种法门,只要适合我就行!”

    噬剑诀确实适合不愿入魔道的邢南,因为修炼噬剑诀不需要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只要不断吞噬剑灵即可。

    最当紧的是,修炼噬剑诀可以迅速提升实力,这也是邢南比较需要比较看重的。

    根据虚影老者传授的功法介绍,修炼噬剑诀之初需要先吞噬一股剑灵来筑基,在自己体内形成剑胎,日后再吞噬的剑灵融于剑胎并壮大剑胎。

    剑灵,顾名思义,乃是剑兵之灵,普通剑兵里却没有剑灵存在的,只有开化过的真灵级剑兵里才有。

    真灵级兵刃在蓝枫城很少见,就算是如今依然很强盛的罗家和薛家,各自能有一两件就不错了。

    不过,邢南知道,刑家就有一把真灵级的长剑,唤作“寂影”。

    由于刑家乃是武道世家,不修剑道,所以寂影剑很少被动用,但却是刑家唯一一件真灵级的宝物。

    想要寂影剑,自然要找祖父邢豪,看到希望的邢南显得没有多余的耐心,他纵身跃起,冲出了这间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