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世态炎凉

第3章 世态炎凉

在弓藏大师的安排之下,苏臣搬进了崭新的器师住所之中。他新奇地看着房间里完备的设施,豪华的装饰,整个人都怀疑是在梦中。

    他半躺在那舒服的太师椅上,想想过往,看看今朝,乐得都合不拢嘴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当苏臣缓缓地打开门后,发现外边站着两个身材高大的小厮,他们的手中还提着礼盒。这二人都是玄兵行之中的高级小厮,名字分别叫作高敏唐箫,他们都曾经仗着身高体壮欺负过苏臣。

    “你们有事儿吗?”苏臣瞟了二人一眼,淡淡地问道。

    “得知您荣升器师,我们二人特地前来向您道喜。”

    “是啊,我们先前有些得罪您的地方,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二人向着苏臣讨好地笑着,面上尽是谄媚之色。

    “噢,难得你们有心,本器师深感荣幸。”

    “只是本器师记得你们曾经好像说过,不出三个月便要将我赶出玄兵行之外。没想到一转眼儿,我成了高高在上的三级元器师,你们却还是低贱的小厮。现在你们想要赶我走已然不太可能,但我想要赶你们,或许只要一句话便足矣……”苏臣听了他们的话,眯着眼睛冷笑道。

    “苏器师,那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就放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您天生便是当官儿的料儿,我们却这辈子注定都是侍侯人的低贱小厮,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二人一听这话,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纷纷趴在地上向苏臣跪地求饶。

    他们二人在玄兵行之中混了五六年,才混了个高级小厮做。此时他们的工钱不但要远高于普通的小厮,甚至还可以搞到一些外快,如果他们失去了这份差事,将会流离失所,生活艰难。

    “想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但你们要为我收集行中的各方面信息,还要帮我做事。要不然,我随时都可以将你们赶出玄兵行去。”苏臣指着他们,扬眉吐气地叫道。

    “是,是,我们一切全听您的,只要您不赶我们便是。”二人在苏臣的威胁之下,不但答应帮他收集信息,还万分讨好地向其送上了红包,这令苏臣充分体会到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两名小厮离开后不久,房门再一次响了起来,苏臣才刚刚打开房门,便有一股香粉的味道扑鼻而来。这次来的不是什么小厮,而是一位面色妖艳,丰乳臀肥的行中侍女。

    这名侍女名为红梅,乃是器行内一名广受追捧的资深侍女,她曾向多位器师贡献过自己的身体,从而获得他们宠爱,收到诸多赏赐。

    在器师们的眼里,她可是夜晚消除寂寞,倾泄邪火的最好工具。在那些小厮的眼里,她却是一个千人骑,万人跨,还以此为荣,并时常借器师力量欺负其它侍女和小厮的恶毒婆娘。

    原先,她便曾因一时不快而扇过苏臣两巴掌。为此,苏臣与其它小厮在欣赏她与那些器师的活春宫之时,都暗自发誓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轮番上阵,将这个恶毒的臭婆娘给弄死。

    只是没想到,苏臣才刚刚升任器师,这个恶毒婆娘便已然找上了门来。他此来的目的很简单,便是想借用自己的身体为媒介,与苏臣一泯从前的恩仇,从而建立起一种亲密的关系。

    那红梅展示出来的风骚之意,并没有令苏臣感觉到男性的冲动,反而激起了他内心的厌恶。他面色平静地伸出大手,狠狠地捏住她那对硕大的胸器,大力地捏动着,直令她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苏器师……没想到您居然喜欢如此……重口味,奴家便随您所愿。”那红梅并没有因为苏臣的粗鲁而放弃自己的计划,反而将身上的衣物完全褪下,向苏臣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极为前卫的姿势。

    看着她那雪白的香臀,听着她发出的靡靡之声,苏臣冷笑一声,抬脚猛力踹出,直将那一丝不挂的红梅踹出了门外。

    接着喧闹声响了起来,怒骂声响了起来,其中还夹杂着那些侍卫小厮们拍手称快的声音,这令苏臣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我苏臣虽然没有碰过女人,可是却也不会在你这无耻的残花败柳身上浪费子弹……”

    多年来的压抑,许多次的磨难,都汇聚到这一脚上,化作一股怨气轰然发泄了出去,这令苏臣感觉神清气爽,灵台空明。

    …………

    …………

    夜色降临后,苏臣抱着一坛酒来到了平日里习惯独坐的屋顶。

    往日里,他来这里都是因为受到了其它小厮的欺负或是郑纯的毒打,才会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白兔,来这里默默地舔拭自己的伤口。

    只是此番来临,他的身份却已然完全不同,他的心情与先前相比,也由落落寡欢变成了由衷的喜悦。他打开那坛酒默默地独饮,感觉着热辣辣的液体顺喉而下,在他的身体里化作一团滚烫的烈火,面上不由露出了痴痴的笑:“义父,我终于有出头之日了,如果您在这里的话,想来一定会为我高兴吧。”

    “待我赚够了钱,便会赎回祖屋,在那里静静地等待您的回来。我知道您没事儿的,您只是出去散散心……”说到这里,苏臣已然是泪流满面。

    悲喜交加之下,人的情绪总是容易失控。平日里不擅饮酒的苏臣,今天却破例独自喝下了一坛酒,他喝得醉眼朦胧,浑身绵软,便如同一滩烂泥。

    在依稀之间,苏臣感觉漫天的星辰似乎在冲着自己眨眼睛,它们与身体里的诛神星核遥相呼应,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联系,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无限的飘逸。

    月影幽幽,斗转星移,夜色逐渐地消散了开去,当炙烈的阳光再次降临神州大地时,预示着又是明媚的一天到来了!

    苏臣在暖暖的阳光下悠悠醒来了,当他意识到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时,连忙神色慌张地爬起身形向外冲去。往常他都是天不亮便要起床,生火炉,备器料,还要服侍那些器师们的起居,生活极为繁重。

    一旦睡过了时间,不但要扣工钱,还要遭受器师们的责罚。苏臣一边跑,还一边苦着脸嘟囔着:“惨了,惨了,这下又要挨郑器师的鞭子了。”

    “见过苏器师!”

    当他习惯性地冲入院落想要去生火炉,并且随时做好被毒打的准备时,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思绪,直令他呆立在了那里。

    “苏器师……对呀,我已然成为了预备器师,再也不用生火,备料,服侍人了。”听了这话,苏臣这才反应过来。他松了一口气,面上的张惶之色缓缓褪去,露出了一丝的由衷欢喜。

    “哼,没出息的东西,行主已然批准你做预备器师,你却还是一副奴才相,真是烂泥不上墙。”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臣扭头看去,只见一位身形矮胖,身着器师服的中年人正满面不屑地看着他。此人是玄兵行之中的一名七级元器师,他的炼器之术精妙,乃是行中的顶梁柱。只是他平日里为人过于狂傲,为众人所不喜。

    “见过张器师!”在玄兵行之中受尽屈辱的苏臣,已然对这些尖酸刻薄的话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他装作没有听到这些话,只是向其躬身行礼。

    “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来帮本器师整理衣服?”那名张器师白了苏臣一眼,没有好气地叫道。

    苏臣听了这话稍稍的犹豫了一瞬间,便温驯而乖巧地走了上来。虽然他成为了预备元器师,可是在这位张器师的面前却依然不敢稍有不敬。否则这位当红的器师随便找个理由,便可以将自己从玄兵行给踢出去。

    他来到张器师的身前,细心地为其整理衣服,还软语向其问好。对于苏臣的恭敬态度,那位张器师似乎感觉到了几分满意,他微眯着双目缓缓地开口:“你虽然成为了预备器师,可是却还不具备单独炼器的能力,所以为人行事都要小心谨慎一些,否则惹了乱子可别怪本器师对你无情。”

    “是,小人明白。”苏臣连声应是。

    “行主让你随我学习一段时间,你最好机灵一些,勤奋一些,要不然本器可不敢保证你能成功地晋升成为真正的元器师。”张器师昂首傲然道。

    “小人愚钝,还请张器师多多提携。”苏臣听了这话连忙点头应是,与此同时他还将先前两名小厮送给自己的红包悄悄地塞到了张器师的袖中。

    “嗯,你小子还算识相,随我到炼器房开始今天的工作吧。”张器师眯了眯眼睛,带着苏臣来到了器室。

    在那里,两名小厮早已生好火炉,备好材料,垂手而立,恭敬地等待着器师的到来。张器师进入器室后,往那张太师椅上一坐,开始指挥苏臣调整火力,融化铁块,去除杂质,焠炼剑坯。

    但凡器师对于自己的炼器之术都视若珍宝,一向是不会轻易外传的。苏臣在焠炼剑坯时,每次有错误出现都会遭到张器师的训斥,可是对方却又偏偏不告诉他错在哪里,只是令他自行琢磨,任他自己领悟。

    直到苏臣疲惫不堪,无力挥锤时,那精神饱满,力量充足的张器师才站起身形,以极为流畅的姿态将今天分派订单所要求的元器炼制出来,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直令苏臣看了暗自羡慕。

    一连十数天都是这样,张器师不但没有任何指点苏臣的举动,反倒像是在借机享受折磨他的快感。对于此,苏臣只是暗自苦笑,他明白器师也不是这么好当的,想获得成功便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好在天叔时不时的会出言指点苏臣,将一些炼器的常识和古老的阵法传授给他,这给他的平静生活带来了一些趣味和希望。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苏臣都会坐在屋顶静静地仰望星空。只有在此时,他才能享受到片刻的心灵宁静,才有时间去思念自己亲爱的义父……

    在这美好的虚幻时光里,苏臣在不知不觉之间喜欢上了那璀璨的星空。每当他在思念中入眠后,那些星光便会与他身体里的星核产生莫名的感应,直令他的肌体温热,通体顺畅,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

    不知不觉间已过去了两个月,苏臣感觉心头那种奇妙的感应越来越强,自己的肌体也似乎得到了力量的灌注,变得更加强壮,更加威猛。

    有时候,他甚至会感觉到天空的星辰灼烈无比,似乎想要钻入他的身体之中,那种奇异的感觉直令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期待。正因为这种期待,他每晚来屋顶过夜便成为了一个极为自然的习惯。

    这一天傍晚,当苏臣吃过晚餐再次拖着疲惫的身形来到熟悉的屋顶时,却意外地看到了一道洁白的身影。那个身影玲珑有致,飘飘欲仙,便好似九天下凡的仙子一般,她身上闪烁的魔力直将苏臣的目光吸引了住,再也无法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