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离开

第5章 离开

丁阳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母亲温柔的话语好像就在他的耳边回荡。他的心都要碎了。

    他本来心性温良,可是这一天之内,连遭大变。杀死两个衙差后,他内心的杀气已经达到了顶峰。现在又想起母亲的惨死,丁阳幼小的心灵再也无法保持本心。

    丁阳的双目慢慢变成了血红颜色,他身体内的杀气随着母亲回忆这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失去了压制。由肃杀、萧杀、绝杀,最后彻底改变成为煞气。

    好像感应到了他体内的煞气,胸口处一条通体血红散发着强横气息的三寸小龙凭空浮现,随着血色小龙的出现,一股滔天的暴虐杀意自胸中奔涌而出。

    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涌入了丁阳的右臂。丁阳眼中的世界都变成了一片血红,他看着张大中的方向,飞奔而上,啊——的一声大叫,一刀朝着张大中的脖子砍去。

    张大中看到丁阳的刀砍来,并不躲闪,只是把真气运到胸颈之上。他已经做好准备硬受丁阳一刀,同时一刀结果了丁阳。

    看着丁阳的刀已经砍在自己的脖子上,张大中也一刀砍向丁阳。他照准丁阳的头颈,想象着丁阳的刀砍中自己发生一声当的响声,而自己的刀同时把丁阳劈为两段。

    可是张大中并没有等来那想象中的声音,却忽然觉得自己飞到了半空。他很纳闷,自己只是个【练皮境】巅峰的武者,离着能腾空飞行的【洗髓境】还早着呢,怎么自己也飞起来了呢?

    张大中在空中忽然看到地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海蓝色都头官服,手中拿着一把长刀。但是在本该是脑袋的地方却是空空如也。

    哎!那不是自己的刀吗?衣服也是自己的,原来那个人就是我啊!等等!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头?

    ——我的头呢?

    这是张大中一生中的最后一个疑问。

    丁阳胸前的出现的小龙气息一收,又钻回到丁阳的身体里去了。

    在丁长勇恍恍惚惚的目光注视下,丁阳状若疯魔的冲上来,一刀把张大中的脑袋砍到半空,自己却也挨了张大中一刀。

    张大中毕竟是个马上就要进入【练骨境】的武者,虽然临死刀失去了准头,还是伤到了丁阳。

    丁阳肩上一道三寸多长的刀口,鲜血浸透了前胸的衣服。可是他毫不理会,好像受伤的不是自己一样。眼中红光闪烁不已,脸上表情僵硬扭曲,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丁长勇看着丁阳这样,心中咯噔一下,他想起了一个武者跟他说过类似的情况,好像叫做“入魔”如果不及时从入魔状态中苏醒,很有可能再也无法恢复了。

    丁长勇不敢大声,怕惊吓到丁阳,轻声的叫道:

    “阿阳——阿阳——”

    丁阳仍然没有反应。

    丁长勇继续尝试着:

    “阿阳——你还记得丁立吗?就是……就是你叫他“立哥”的……“

    丁阳的眼中的红光跳跃了一下,好像对这个名字有点反应,但很快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丁长勇大口的喘息了几口气,眼睛往丁阳家的方向歪了歪,忽然大吼一声:

    “丁阳!你娘叫你呢——”

    “娘——”

    丁阳忽然大叫一声,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痛苦的跪倒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丁长勇无力的倒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丁阳大哭,这时候的丁阳,才真正的像是一个正常的孩子。

    丁阳哭了良久,再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恢复了乌黑的颜色。

    他抬头看到倒在地上的丁长勇,赶紧跑过来抱住丁长勇的腰和肩膀,就要把丁长勇扶起来。

    谁知道这一抱之下,竟然没有抱动,丁阳又用力试了一次,还是没有抱动。

    丁阳无奈之下,只好把丁长勇慢慢放下。这时丁阳才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下剧痛难当,全身的力气竟然像全部消失了一般。

    丁阳还以为只是这次脱了力,等过些时候就能慢慢恢复,却没有料到,在以后的很长时间,他的天生大力都没能恢复。

    丁长勇气息已经很弱,刚才叫醒丁阳那一声大吼耗尽了他最后一点力气。丁阳把耳朵贴到他的嘴边,就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微弱声音:

    “阿阳……我……我不……行了,你是……是我们……村里最……最后一……一个人了……不……不……不要……报仇……好好活……活下去……

    丁阳看着丁长勇逐渐变凉的身体,默默的低着头。

    他知道丁长勇临死前的意思,他已经是丁家村唯一一个幸存者,丁长勇希望他能好好的活着,不希望他去报仇。在丁长勇看来,要去找府衙甚至总督报仇,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

    丁阳也知道这一点,而且他还知道这些凶手就是追杀阎铁一的人,而按照阎铁一的说法,幕后最大的就是南渊总督。

    丁阳不知道南渊总督到底有多厉害,但是他知道张大中这样的人,在南渊总督的眼中,可能连只蚂蚁都算不上。

    可就是这只蚂蚁,就差点要了他的命,报仇的道路有多艰难,根本就无法想象。

    不过自己的家乡,乡亲,伙伴还有最亲的母亲,这些足以让他付出自己的一生、一切,如果不能报仇,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要报仇就要有足够的力量,只有有了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报仇,丁阳忽然想起阎铁一身上的【血龙玦】,阎铁一不是说那是武者修炼的神物吗,有了它就能很快修炼到很高的境界了。

    丁阳撒腿就往山林中跑去,直接跑到那个山洞。

    山洞中的景象和丁阳走的时候一样,丁阳翻开阎铁一的衣服,一个不知什么兽皮做成的皮囊露了出来。丁阳眼前一亮,颤抖着双手把皮囊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

    几枚大楚刀币,几张画着鬼画符一样的纸(后来知道那是金票),两个白玉小瓶,一块黑黝黝的铜牌、一幅绢帛……

    丁阳把皮囊口朝下抖了又抖,又在阎铁一的尸体上,衣服里仔细的翻找,在整个山洞中每一寸角落都寻到了——没有。

    丁阳满腹疑惑的离开了山洞,带走了那个皮囊和里面的东西。

    回到村子里,丁阳把散布在街上的村民的尸体往一起聚拢。他现在失去了巨力,这项工作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丁阳没有退缩,他咬紧牙关,找来一辆木轮平板车,用自己幼小的身躯拉拽、拖曳、背扛,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移动到大车上,拉到村子中央。

    一趟,两趟,三趟……丁阳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双手的指甲都开裂了,血肉模糊,钻心的疼痛,丁阳毫不理会,只顾埋着头机械的拉拽着,移动着。从下午到黄昏,从黄昏到入夜,从入夜再到深夜。一直到天色微亮。

    两百多具尸体堆在村子中央空地上,像一座小山,丁长勇的尸体放在最上面。连同张大中和胖瘦二衙差的尸体也都堆在一起。

    丁阳把家中所有的干柴都堆到尸体的周围,又在附近几家村民家找了几罐灯油。

    大火熊熊燃起,丁阳向着火堆磕了三个头。

    回到自己家里,丁阳把母亲的尸身搬到车上。一直把车拉到村外树林一座坟茔前,坟前竖着一块无字的青石,那是父亲的坟茔。

    丁阳用血肉模糊的手拿着铁锹挖开了父亲的坟墓,用一卷席子裹着母亲的身体,紧挨着父亲的棺木放下。又重新把坟填好。

    在双亲坟前重重磕了三个头,离开坟墓的时候,丁阳的眼中重新焕发出一种生机,原来那种死寂麻木的眼神已经消失了。

    丁阳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在没有了亲人和家园,以后的路只能靠自己往前走了。以后自己就是自己的天和地,一个八岁的孩子就要完全撑起自己的世界。

    一旦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丁阳又恢复了他沉稳缜密的性格。自己要尽快离开这里,虽然府差和黑甲卫都已经走了,但是自己杀了三个衙差,肯定会有人回来寻找的,再留在这里,就会有很大的危险。

    丁阳飞快的回到村里,把身上带血的衣服全都换下来,又带上两件换洗的衣服,十几个黑面窝窝,连同阎铁一身上发现的皮囊,张大中三人身上找到的一些银钱,打了一个包裹。

    怕和前来寻找张大中的府差相遇,他没有敢走通往镇县的大路,而是顺着一条隐秘难行的小路,离开了丁家村。

    丁阳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沿着小路离开时,他的头顶上空掠过了好几道强大的气息。好几拨先天之境的强者到达了大渊山,在山中搜寻数日,却是都没能找到惊动他们的那股气息。为此好几拨先天强者还发生了冲突,对战几场,弄得山中数日不能平静。

    就在丁阳离开两个时辰后,村外来了十几个衙差装扮,持刀拿棍的汉子,在村中一阵乱找,只发现了那个巨大的已经熄灭的火堆,却没有发现张大中等人的踪影。衙差们一无所获,干脆又在村子里放了一把火,把整个丁家村付之一炬。从此大楚国再也没有了一个丁家村的存在。

    PS:丁阳离开了丁家村,广阔的世界就要在他面前拉开,高潮就要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