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弱肉强食的世界

第2章 弱肉强食的世界

张成俊2级武士的实力完全爆发,脚掌在地面猛然一踏,已利箭般冲杀过来,一拳轰出,雨点受拳风激荡,向四处激。射。开去,气势极为骇人。

    于冲虽自知绝非对手,但在气势上依旧毫不示弱,仗长刀伫立细雨之中,努力保持冷静。

    武者,就要有武者尊严和信念,即便是遇见了天下第一高手,即便是即将死在敌人的拳下,尊严不可以丢,信念不可灭!

    这就是于冲心中的武者之道!

    当张成俊距离于冲只有两步之遥时,伫立的少年终于动了。

    静,则如山岳巍峨!

    动,则如山崩海啸!

    于冲的瞳孔猛然缩紧,倏地深吸一口气,手臂肌肉骤然隆起,锈迹斑斑的青龙大刀高举过头顶,刀尖在细雨中划过一道弧度,细雨顺势泼洒,刀光闪烁,流水如龙。

    丁肇辰的身子突地一震,失声讶道:“好猛的一刀!”

    面对一名2级武士,于冲绝不会愚蠢到用拳硬拼,而是明智地选择用刀,青龙大刀重达48斤,于冲将300斤力气全部挥出,即便张成俊是2级武士,也绝不敢硬抗其锋。

    面对于冲开山裂地的一刀,张成俊脸色倏地黯淡下去,在不敢往前多进分毫,身子急忙撤出,向后方急退。

    蓬!

    淡青色刀影一闪而逝,重重劈在了地面上,300斤的巨力全部轰出,将沙土地面直接轰出一个锅口大小的坑。

    唰!

    于冲一刀劈空,旋即挥刀上前,双臂呼呼舞动,青龙大刀如一条出洞青蟒,以无匹狠辣的气势,直攻敌人咽喉。

    于冲绝不会给敌人任何喘息机会,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张成俊之所以能够到达2级武士,有一半都是丹药的功劳,与于冲每天每夜近乎于摧残的锻炼相比,他的实力空洞虚浮。

    如果说张成俊是一栋满目疮痍的大厦的话,那于冲就是一座坚石建造的石屋,二人的高度虽然无法相比,但论起结实耐用,于冲绝对不比张成俊弱分毫,反而更强。

    张成俊平日里欺负那些平头百姓还可以,一旦遇见于冲这实力扎实的硬角色,毫无还手之力,当真是险象环生,若不是他躲的快,早已被大刀砍伤。

    见到于冲挥刀猛冲猛劈,丁肇辰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绿,但却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因为他要等于冲体内耗尽时登台收场,尽情地耀武扬威。另一方面,他也想借于冲的手,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眼高于顶的二世主。

    面对于冲凶悍无匹的大刀,张成俊只有不断后退的份,绝没有还手的机会,他连于冲的身都近不了。

    蓬!

    青龙大刀再次砍下,庙门前的空地上又多了一个大坑,张成俊的额头已有冷汗淌下,他从来没经历这样凶悍的厮杀。

    “妈的,这家伙是疯子,绝对的疯子!”

    咻!张成俊再次发力闪避,险险地躲过了疯狂的一刀,然而于冲紧接着踏前一步,生锈的青龙大刀再次高举过头顶,向着张成俊的胸口猛然劈下。

    张成俊已然被围堵在墙角死地,在想躲避已是无路可退,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终于对一旁的丁肇辰求救,喝道:“你还不出手么!还在等什么!”

    丁肇辰邪笑一声,暗忖:“要不是因为你爹是镇长,老子早弄死你,还会让你呼来喝去么?”

    他一步射出,身形一掠便来到莫军面前,旋即五指猛然张开,一把掐住后者的咽喉,将他小鸡一般拎起来。

    丁肇辰一招将莫军制服,转而对于冲喝道:“小子,你在不停手的话,我捏死他。”

    丁肇辰身为2级武士巅峰级别,实力已然达到1200斤,这等恐怖力量,捏死莫军如同捏死蚂蚁。

    于冲正将张成俊逼在角落猛打,眼看就要将这混蛋制服,但此刻也只好罢手,心中十分惋惜。

    噗!

    青龙大刀被重重插入地下,于冲剑眉聚拢,面带怒色,道:“你想这么样?快放了他!”

    张成俊终于得以逃脱,急忙溜到丁肇辰的身侧,对后者狠声道:“别跟他废话,直接弄死他!”

    丁肇辰乜斜了他一眼,神色中略带讥讽,淡淡地道:“镇长只让我来阻止他,可没说要我杀人,杀人可就不是这个价了,你得再加钱给我。”

    他旋即嘿嘿一笑,满是轻蔑地道:“你想弄死他,只要你有这个实力,我绝不拦着你,就怕你没本事。”

    他的脸色猛然阴沉下去,用极其讥讽和命令的语气,道:“没本事,你就得听我的!”

    张成俊狠狠咬了咬牙,在心中暗骂:“混蛋!这个仇小爷记下了,早晚有一天,我要将你一块弄死!”

    被人要挟的滋味显然不好过,于冲已完全陷入被动局面,他的脸色铁青,死死盯着丁肇辰,喝道:“姓丁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丁肇辰掐着莫军的手微微松缓,慢慢将他放下来,莫军的一张脸早已成了枣红色,现在终于得以呼吸,真是舒畅无比。

    丁肇辰满面得意,淡淡地道:“我也不想怎么样,就是想让你乖乖待着,不要给镇长大人添麻烦,等那边的事情一完,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此言一出,于冲立时便判断出,镇长张相国此刻必定正在对嫣然下手,如果自己在不去救人,嫣然必定凶多吉少。

    于冲的牙已经咬得咯咯作响,眼中的怒火即将喷射出来,他知道,此刻嫣然一定正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一想到少女的无助,一想到张相国的卑鄙,一想到蛊阴派的阴森恐怖,于冲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救嫣然于水火之中。

    “混蛋!”

    “我跟你拼了!”

    于冲再也顾不上许多,提刀便冲杀过来,青龙大刀再次猛然举过头顶,300斤*实力完全爆发,带着力劈华山的威势,一刀向丁肇辰的头颅砍去。

    丁肇辰的瞳孔倏地缩紧,嘴角勾起一抹嘲笑,淡淡地道:“你把我也当成废物么?”

    丁肇辰一步踏出,右手倏地一掌拍出,掌缘竟然生出黑色的旋风,周遭空气像是受到极大震荡,发出一声声骇然的呼啸声。

    一旁的张成俊身子猛然一震,惊叹道:“是,铁山掌法!”

    厚重的肉掌穿过稠密的雨线,直接拍击在了青龙大刀上。

    咔!锈迹斑斑的大刀直接被轰碎,铁片四处激。射,脱手而飞!

    然而这一掌并没有就此结束,肉掌上的力量虽因轰碎大刀有所减弱,但来势依旧凶悍,最后终于稳稳地拍击在于冲的胸膛。

    蓬!

    于冲只觉得如被锤击,急速向后方飞去,直到背脊重重撞在院墙上,飞退的劲力才终于消散。

    噗!

    于冲喉头一甜,胸中淤血猛然喷出,吐出这一口鲜血后,整个人都仿佛被抽干,全身剧痛,尤其是胸口处,连呼吸都有些疼痛。

    于冲几次努力从地上爬起来,最后却以跌倒收场,每跌倒一次,气息便萎靡一分。

    张成俊眼中的凶光逐渐大盛,他猛然捡起一片刀锋碎片,疾步向于冲杀去,喝道:“小子,现在我就弄死你,看看到底谁更强!”

    咻!丁肇辰猛然拦在张成俊的身前,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道:“你不能杀他。”

    张成俊狠狠咬着牙,愤恨地道:“小爷的事,不用你管,给我滚!”

    丁肇辰眉毛猛然抽蓄,脸色转而凝重,一字一句地道:“我在说一次,最后一次,你,不能杀他。”

    两个人站在细雨中,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仿佛自己眼中要射出刀子来,将对方击杀。

    张成俊冷冰冰地盯着他,良久良久后,终于选择妥协,丁肇辰毕竟是2级武士,实力绝非一番。

    张成俊猛然转身离去,留下话道:“好,你不让我杀他是吧,你给我等着,你一定会后悔!”

    丁肇辰冷哼一声,连头也不回,更没有看一眼愤恨离去的张成俊,反而对瘫倒在脚下的于冲狞笑起来,道:“现在,你还想去救人吗,你这样还能救得了谁,还是救救你自己吧。”

    于冲伤的极重,丁肇辰那一拳至少有1000斤力量,要不是拳劲被大刀抵挡了一半,此刻自己恐怕已经成了废人。

    于冲仍旧在挣扎着站起来,但每次都摔倒,每次摔倒都会吐血,可他自己却完全不在乎。他必须去救嫣然,他绝对不能然嫣然落入魔掌,就算是死,他也要试试。

    蓬!于冲再次摔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抽搐,眼前更是一片天旋地转,忽明忽暗。

    “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就帮帮你。”丁肇辰缓缓抬起右脚,旋即猛然踢出。

    蓬!瘫软在地的少年头颅被狠狠踢中,头脑传来一阵晕厥,眼前突然一黑,终于昏死过去。

    丁肇辰在地上吐了口口水,冷哼一声,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杀你,老爷都怕脏了自己的手!”旋即将目光转向畏缩在墙角的莫军。

    莫军的脸色已完全苍白,毫无血色可言,刚刚的大战,显然将他骇的不轻。

    丁肇辰嘴角微微上扬,狞笑一声,道:“老东西,你过来,给老爷我锤锤腿。”

    莫军不敢违背他的话,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点头哈腰地走过来,恭恭敬敬地为他揉肩捶腿,全然不顾于冲的死活。

    丁肇辰得意万分,仰天大笑,道:“你们这些狗东西,天生就是做奴才的命,你们活该是奴才,这辈子是奴才,下辈子还是奴才!”

    莫军急忙点头赔笑,道:“大人说的对,大人说的对,能伺候大人,是奴才的福气,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