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好品质就是法宝

第1章 好品质就是法宝

夏末,阴雨绵绵。

    整个世界都湿漉漉的,充满了潮湿和腐烂的气味,阴暗的乌云将梅雨镇笼罩,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阴雨靡靡的天穹下,破旧的草庙中,正有个体魄雄健的少年,将硕大无匹的巨石一次次举起,巨石磨盘重过百斤,他的双臂已因透支而瑟瑟发抖,但一双如苍鹰般锐利的星眸中,却满是坚持与执着。

    “第96次,第97次,第98次。”

    砰砰砰!

    少年一次次将磨盘巨石举过头顶,然后又一次次将其重重放下,过百斤的巨石落地,发出沉重的闷响。

    少年名叫于冲,是一名孤儿。

    与绝大多数孤儿一样,于冲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终于长大成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正是这些困难艰苦的磨砺,使他更明白奋斗的重要,更明白坚持的重要。

    “我要成为强者!真正的强者!”

    “我要突破,突破极限,突破极限!”

    蓬!

    举过头顶的巨石磨盘被重重放下,少年胸口不停起伏,眼中的炽热更加浓烈,透露着少年特有的不屈和顽强。

    “300斤,1级武者修炼到巅峰时,就是单手300斤。”

    “我已经在这个级别停留了太久,我要突破,突破自身的*极限。”

    凝望着沉重的巨石磨盘,于冲的眼中闪出一抹不甘,紧握的拳头骨节已经发白,发出噼啪的声响。

    于冲已在1级武者巅峰水平,停留了很久很久,没有丝毫进展。

    于冲紧紧咬着嘴唇,眼中的无奈和不甘更浓,叹道:“没有草药帮助,想成为2级武士,难!”

    修炼讲求的是突破*极限,不断冲击自身的瓶颈,获得更强的实力。然而这样的修炼势必会受伤,伤势积累下来不但会损害身体,更会减缓突破的速度。

    草药作为所有修士为之疯狂的东西,其价格自然不菲,于冲身为孤儿,无亲无故,自然负担不起。

    “没有草药,我绝对无法突破到2级武士。”

    “难道就这样认了么,我怎么甘心!”

    少年的星眸中闪烁着坚韧的光泽,他绝不甘心被就此认输。

    “难道这次又要去麻烦嫣然么,哎,我真不想。”于冲缓缓仰起头,目光穿过破旧的庙门,凝望着山下的小镇,目露深情,温存地道:“嫣然,现在你一定很忙吧。”

    嫣然是镇上仅有的一名医师,少女待人亲善,医术高明,人缘极佳,是小镇公认的白衣天使。

    于冲清楚地记得,那年自己还不到六岁,已经饿的没有力气走路,趴在路边的阴沟里等死。

    是嫣然发现了自己,并且将家中仅剩的面饼偷出来,全部给了自己。

    正是少女手中这张发霉的黄饼,将于冲拉出了死神的怀抱。

    然而少女回家后,却被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顿,关了三天禁闭。

    后来,嫣然便成了于冲唯一的朋友,以后的十几年中,他们彼此关心照顾,再也无法分开,如今两人都已成年,心中已认可了对方,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也正是因为嫣然医师的身份,可以经常提供草药给少年,于冲的伤才得以及时医治,没有落下任何隐患。

    嫣然既不是富家千金,更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只要是认识她的人,都会被她的善良温柔所吸引,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她产生好感。

    于冲眼中的温存更浓烈,但嘴角的笑容却被倔强取代,少年眼中的坚定更加凝重了。

    “我不能再去麻烦嫣然,我已经给她太多麻烦,这一次,我要自己解决。”

    双臂上的酸疼已减轻大半,十指关节上的苍白色也已退却,于冲再次来到巨石磨盘旁边,旋即猛然沉喝一声,再次进入修炼状态。

    “第100次,给我起!”

    双手如鹰爪般牢牢扣住磨盘,双臂上的肌肉猛然隆起,随着一声炸雷般的沉喝,重如泰山的巨石磨盘被于冲缓慢举起。

    随着磨盘的高度不断上升,少年的双腿抖动越加剧烈,300斤已经到了他的生理极限,每一个微小的提升,都极其吃力。

    终于,磨盘被于冲高高举过头顶,提起300斤重物,这正是1级武者巅峰的标志。

    要想突破武者巅峰,除了草药之外,更需要灵石,只有在肌肉吸收了灵石中的能量后,修者的实力才会突飞猛进。

    然而灵石的价格更加昂贵,绝非草药可以相比,单单是最低级的一品灵石,也要卖到8000金币左右。

    8000金币,对于冲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

    蓬!

    巨石在少年的头顶坚持了五秒钟后,再次重重落地,于冲整个人同时摔在地上,重重地喘息起来。

    “第100次!双臂的极限训练到此为止,接下要是双腿极限训练,负重150斤长跑。”

    没有灵石草药,训练更要刻苦,决不能有丝毫放松,只有不断挑战自身*极限,实力才会增加。

    呼!于冲吐出口浊气,旋即背起150斤负重。

    “没有草药,没有灵石,我一样能行!”

    “2级武士,我一定要达到2级武士!”

    于冲清楚地知道,与小镇上的少年相比自己的短处在哪里,没有草药,没有灵石,更没有人指点。

    “目标,奋斗,信心!”

    “这三样品质,就是我的法宝!我绝不会比人差!任何人!”

    于冲眼中的炽热更浓,他绝对不甘心平庸,他渴望实力、渴望尊重、渴望荣誉!

    没有奋斗,没有付出,就绝没有收获,更没有成功!这道理他再明白不过。

    然而,就在于冲已经准备开始负重长跑时,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庙门前。老人显然是急匆匆赶来,此刻正气喘吁吁地向少年处跑过来。

    于冲的瞳孔倏地缩紧,暗道:“嫣然的父亲,他来这里干嘛?”

    老者名叫莫军,正是嫣然的父亲,此刻正神色慌张地来到于冲面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弯腰咳嗽道:“镇长大人,镇长大人,要抓嫣然,送给蛊阴派,做祀女!”

    莫军一只手扶在柱子上,拼命地喘息着,急道:“你快去看看!”

    于冲听见“蛊阴派”三个字后已是大惊失色,当听见“祀女”二字后更是如被雷击,脸色已然变为紫黑,就快要滴出血来。

    蛊阴派势力范围威慑百里,向来是无恶不作,其最令人发指的恶行便是,挑选未婚处女用于祭祀,明面说是献祭给魔神,实则是将少女剖腹剜心,用来炼制丹药。

    于冲剑眉猛然一聚,星眸中露出狠色,道:“张相国那个狗腿子、竟然助纣为虐,他还算是人么!”

    蛊阴派实力虽盛,但若没有知情人协助,根本无法从小镇少女中挑选出满意的处女。

    张相国身为镇长,平日里欺压良民、横行霸道也就不谈,如今竟与邪魔同流合污,坑害镇民,这种卑劣的走狗行径,实为人所不齿。

    莫军擦了擦额头的汗,道:“于冲,你快去看看吧,镇长大人带了一帮人,再不去的话,嫣然她就..。。”

    并非大陆所有人都有修炼的可能,与1级武者实力的于冲相比,莫军便属于无法修炼的平常人,遇到强权欺压,除了忍气吞声之外,也只能来找于冲求援。

    救人如救火,于冲再不迟疑,放下150斤负重,猛然窜进破庙中,再出现的时候,手中已多了一柄一人高的青龙大刀,正是庙中神像关武圣手中的神兵。

    “你领路,走!”

    二人再不多说,急忙向庙门前冲去,于冲更是提刀疾行,步履生风,杀气冲冲。别人家的事他本不愿意管,但是嫣然的事,就是他的事,他必须管,即便是与镇长正面交火,于冲也在所不惜。

    然而他二人还没等走出庙门,已然被人拦住。

    “啧啧,想救人,先过了少爷这关在说吧!”

    “嘿嘿,凭你一个1级武者,也想英雄救美,真是找死!”

    于冲提刀的手猛然一震,疾奔的身形突然顿止,标枪般钉在庙门前。

    莫军的腿已在不停地打颤,眼中满是惊恐神色。

    于冲握刀的手更紧,盯着拦在庙门前的二人,冷冷地道:“张成俊,丁肇辰!”

    脸色呈现病态惨白、嘴唇颇厚的少年,名叫张成俊,是镇长张相国的儿子,在大量丹药的滋补下,早已经一名2级武士,脸色之所以苍白无血,是过度纵欲在女人上的结果。

    张成俊身旁的髯须大汉,名叫丁肇辰,是小镇的保安队长,实力为2级武士巅峰,在梅雨镇中属于顶尖高手般的存在。

    这二人平日里横行无忌,干尽了奸淫掳掠的恶事,是有名的恶霸,小镇中无人敢惹。

    丁肇辰将三角眼投注在于冲的身上,当目光扫视到那柄锈迹斑斑的大刀时,不禁露出讥笑,道:“啧啧,小子,想学关武圣斩青龙么,你也配?”

    丁肇辰再将目光凝注在莫军的身上,嘴角勾起一抹邪意,冷哼一声,讥笑道:“老家伙,你现在才想到搬救兵,当初干什么去了?”

    他坏笑一声,继续道:“你这老东西,早拿钱孝敬咱们,咱们也不会动你家闺女,哎,只能怪你自己太不识相。”

    莫军早已经骇得脸色发白,两腿更是发软,连牙齿都不停打颤,发出咯咯声响,此刻正瘫软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原来,镇上贵族为避免闺女招祸,早用重金孝敬了镇长大人,莫家因为家境平困,根本拿不出钱,自然被镇长选中,成为受害者。

    于冲怒眉猛然一聚,一步踏前,冷冷地喝道:“你们这群人渣,还有没有王法!”

    张成俊乜斜一眼,鼻腔冷哼一声,狞笑道:“王法?爷爷我就是王,爷爷我就是法,我现在就能废了你!”

    咻!张成俊双脚猛然一蹬,整个人已如利箭袭来,爆射的身形尚在半路,一双铁拳却已蓄势待发,拳风呼啸,犹如炮弹,极为恐怖!

    于冲的瞳孔猛然紧缩,全身松弛的肌肉倏地绷紧,整个人的气势猛然飙升,大有来者不拒、拼命一搏的狠辣味道。

    (注:丁肇辰,三字中的第二字,发音为zhao,读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