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为灾祸

第2章 人为灾祸

抱着一只看似普通的箱子上了飞机,一如既往地坐在早已经预定好的位置上。柏卿月不经意之间环视着周遭,这个公务舱里的人,都很普通平常的样子,并无异样可言。

    空乘警来回巡视着,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这班飞机,看起来只是一架普通的民航用机,此刻却是在秘密执行一项任务。

    与空乘警相对一视,微微点头,二人似是交汇了安全的意思,柏卿月多少也松了口气。

    她手边的这个箱子里,装着的精密仪器,足以改变国家的通讯与军事力量。只是,这件东西的来历并不光彩——今天,她就是要带着这个东西回国去,为自己的国家组建更强大的堡垒。

    飞机平稳地起飞了,天气晴好。直到飞机飞到了那广阔的海洋之上时,意料之外的情况却突然发生了。

    机身开始猛烈震动,警报声不断,所有人都以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比较强大的气流冲击。可是,作为飞行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的空乘警察并不这么认为。这种震动的感觉,很不一般!

    他踉跄地走到柏卿月身旁,简短地告诉她情况异样。

    只是,在这高空之中,遇到险情,又有谁能够轻易逃脱呢?

    机长打算迫降,却发现早已经来不及——因为机翼处的零件已经开始脱位,连同飞机尾部一起冒出了黑烟!

    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许多人都已经出现了呕吐不适的症状。

    忽然,重心下坠,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飞机正在疾速下降!

    柏卿月知道,这一劫或许是在所难逃的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他国特工敢对一架民航机下手!

    这种明显是人为导致的故障,势必是他们阻止自己带回箱子的目的所在。

    飞机眼看着就要冲入海底,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地尖叫着,柏卿月却很冷静地闭着眼睛。

    在决定了自己身为国家安全局特工身份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立好了遗嘱。

    虽然,她举目无亲,但是,自己手上的财产,倒也是足以资助贫困地区建立一所小学。

    窒息感,让她的额头上生出了豆大的汗珠。

    可是,偏偏就是在一阵意识模糊之后,她发现自己轻松了许多。

    海水的腥味在鼻间蔓延,她想,飞机必定是沉入海底了吧!

    可是,当她睁开双眼后,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惊呆了!

    若不是双耳间歇性失聪,让她无法听见周遭的声响,她又怎敢想象自己此刻正在一片陌生的海滩上!

    手里的箱子还在,只是她扫视四周,却发现竟然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并没有其他的同机乘客存在。

    奇怪自己的所在同时,身上传来的疲倦感却是真实的。

    她勉强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试图离开海边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求救。

    走了大约三千米的路,她饥渴难耐,已经觉得眼前快冒出金星了。就在她近乎于无望,想要就地而坐时,耳旁却传来了人的声音!

    “喂!喂!”她高声呼喊,人则依靠着一棵大树,已经迈不动步子。

    赶来的人,似乎是渔民模样,只是穿着十分简陋,更是古朴。

    “咦?刚刚是你在叫吗?”说话的男人,口音很重,但是柏卿月的语言天赋很好,她听得出来,这是一种地方方言,虽然自己从未听到过,但是字里行间的发音都有着共同点。

    “嗯……是我!”她想模仿对方的调调,让自己的发音接近他们的语言。

    眼前这对渔民夫妻很是热情,女的扶着她一路走着,嘀嘀咕咕地说了不少话。

    对于柏卿月而言,这是她了解这个地方的信息来源——语言,还只不过是其中的第一项罢了。

    “小丫头啊,你也是个天外来客啊!话说,这些年,像你这样的人来的还真的有不少呢!”

    看到了她这特殊的打扮,那女人笑嘻嘻地说着,“等下在我们家吃个饭,我带你去官府,他们会帮你安排住宿,安排户籍的!”

    “什么?”柏卿月有些听不明白了,官府,户籍?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是遇到意外才到了这里的,为什么要去什么官府?到当地政府吗?户籍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打算留在这里,我是要马上回去的啊!”

    男人开口了,他边说话边摇头叹气,“小丫头,你想得太美了!到了这里的天外来客,迄今为止,我还没听说过有谁是能够回得去的!官府也是因为处理了几次这样的事情,所以有了经验,才特意给你们这些人留了专门的户籍!”

    到了他们的小木屋门前,男人转过身来,说道:“劝你忘记过去吧!留在这里,找一份自己能做的工作,养活自己才是真的!”

    “老头子,你说话客气点嘛!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女人埋怨着,接着又回过头去对柏卿月说道:“你放心,官府对你们这种人都是很好的,因为知道,你们会许多我们不会的东西!如果你有什么本事,是让官府里的人觉得非常有用的,你或许可以留在那里直接当差的!”

    吃了简单的餐食果腹,柏卿月依靠在门栏边,仔细分析着这对夫妻的话语。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判断,这个地方应该也曾经来过许多个和自己一样的遇难人。

    回不去,又是怎么回事呢?在看到那对夫妻的打扮,和这个古朴的小木屋时,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不是穿越了。可是,想来,这里的官府竟然会专门来安顿自己这样的人,也就说明,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世界应该是相通的!

    既然是相通的,那就应该可以找得到回去的路才是。

    然而,她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地界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趁着傍晚前夕,夫妻二人引着路,把柏卿月带到了他们口中的官府之中。

    看到眼前女子的奇装异服,那官吏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问道:“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叫什么名字?”

    “我是中国人,叫柏卿月。”

    “哦,中国人,知道知道,就是九州人嘛!你倒是可以跟我们说话嘛,不像来的新罗人和扶桑人,叽里咕噜的都不知道他们说什么!有几个会写字的,倒还可以问上几句……”

    柏卿月眨了眨眼,苦笑着回道说:“原来这里还会来其他国家的人——真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