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佛光护体,手拎道尊!

第3章 佛光护体,手拎道尊!

嘟~嘟~嘟……

    今天这是怎么了,连警察接电话都这么慢?

    等了足有半分钟,我正犹豫要不要换成119呢,电话却突然接通了,我大喜,忙道:“警察同志,我要报警啊!南城区建设西路‘枫林晚精品酒店’的老板赵振伟要绑架我,你们赶紧派人来,我就被关在在三楼368号房!”

    “嘶……”

    我话音刚落,就听那边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声音还有些沙哑,活像是跑风漏气的风箱一样。

    这是什么反应?

    我疑惑道:“警察同志,你听见我说什么了没?”

    “嘶……呜……呜呜……”

    又是一声沙哑而沉重的呼吸声,紧接着是一阵仿佛从遥远地方传来的抽噎声,那声音极小,偏偏又异常的清晰,就像是直接印入我脑海当中一样,凄婉至极!

    我心下一颤,脱口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依旧如故,不过这次我终于听清楚了,那沙哑的声音不是呼吸声,而是反复在重复一个字!

    “死……呜呜呜……死……死……”

    我了个去~

    我瞬间就从头凉到了脚,看过‘午夜凶铃’的人都知道,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鬼电话啊!

    啪嗒~

    手一哆嗦,省吃俭用买的三星S5就落到了地上。

    我忙弯腰把手机捡了起来,却发现手感有些不对,似乎后盖上湿漉漉黏糊糊的……

    我定睛一看,这那是我的三星S5啊,分明是一只占满了鲜血的苹果5S啊!

    我擦~

    这死鬼还是个果粉!

    我正准备把带血的5S丢掉,就听头顶滋滋一阵乱响,灯管忽明忽暗几次之后,整个房间彻底陷入了黑暗当中!

    呼……呼……

    滴答、滴答……

    在这伸手不见的五指的黑暗当中,除了我的呼吸声之外,还有一些古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液体正不断的、连续的,从屋顶上滴落。

    “靠!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

    心里的恐惧到了一定程度,反倒是激发了我的火气,不就是沾血的手机吗?以前群殴的时候老子又不是没用过‘板砖诺基亚’!

    我把心一横,摸索着找到了开机键,狠狠的按了下去!

    手机的屏幕顿时亮了起来,虽然远不如灯管,但至少能让我看清楚周遭的情况了。

    我用血手机向头上照去,顿时头皮就是一阵发麻。

    只见屋顶上那根灭掉的灯管已经整个变成了黑红色,不时有浓稠的血液从里面涌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不!

    那根本已经不是什么灯管,就见它微微蠕动着,分明是一根淌着脓血的肠子!

    灯架上栓着跟流脓血的肠子,这场面真是别提多诡异了!

    我当时就一个想法,三十六计走为上!

    先冲出这间鬼屋再说!

    于是我立刻回头摸向了房门,准备用蛮力把门撞开。

    可我摸到门口,却不由又是一愣,只见平平整整的一堵墙挡在眼前,那还有什么房门?

    这是不给人留活路啊!

    我心里暗骂一声,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一阵惊悚的呜咽声又传入了耳中。

    “呜……还给我……呜呜……快还给我……”

    这说的不会是手机吧?

    我低头看了看这唯一的照明物,随即大喊道:“美死你!有种就自己过来拿,让老子也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随着我这一声大喊,那惊悚的呜咽声顿时消弭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什么东西在地板上缓缓拖动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像是直接奔着我来的!

    我去~

    不会真的这么听话吧?!

    我忙用血手机四下照了照,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身后某个恐怖的身影!

    这是一个七窍流血死相狰狞的女鬼,身体的四肢都被利刃砍去,伤口处早已经化脓,红褐色的烂肉里流淌着黄酱一样的脓水,一只只肥硕饱满的蛆虫在上面欢快的蠕动着,不时还会有几只掉落在地板上,被女鬼的身体碾成粉碎!

    而这个女鬼之所以还能动,完全是依靠她哪满头乌黑的长发,只见那些头发如同细小的毒蛇一样,在地上蜿蜒爬行着,一点点儿的拖着女鬼向前挪动。

    而女鬼每向前挪动一步,就会抬起头,用白眼珠死死瞪着我!

    在黑暗中看到这惊悚的一幕,我的心脏差点都骤停了,忙向后退了几步,想要闪开那女鬼。

    可是就在我后撤的同时,女鬼的身影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沙……沙沙……

    随即,我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细碎的摩擦声,我把手机往回一照,果不其然,这女鬼已经转移到了我身后,而且比之前更近了一些,然我彻底看清了她的样子。

    原来这只女鬼非但没有四肢,就连眼珠也被人扣走了,刚才所谓白眼,其实是两团纠缠在一起的肥蛆!

    估计要是普通人非吓昏过去不可,可我却不知怎么的,竟然又是一阵火气上涌,冲着那女鬼吼道:“尼玛,既然会瞬移,你刚才还装模作样爬个鸟啊?!”

    女鬼没有回答,只是用哪两团蛆眼死死的盯着我。

    我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地从供桌上抓起了铜钱剑,也不管这装备跟咱假和尚的身份配不配套,一剑就砍向了女鬼的脖子!

    咔嚓~

    手起剑落,应声而断!

    不过……

    断掉的却不是女鬼的脑袋,而是我手里的铜钱剑!

    这都什么坑爹玩意儿啊?

    不会在是淘宝买的吧?!

    这一剑当真是让我心凉不已,可更让人惊恐的还在后面,也不知是不是被铜钱剑激怒了,那女鬼挪动的速度瞬间快了十倍不止,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眨眼功夫就扑到了近前,一口咬向我的脚脖子!

    又咬?!

    我拼命向后躲着,却哪里来得及?

    就听咔嚓一声,那女鬼的獠牙就咬在了……距离我脚脖子几厘米远的虚空中!

    这次在黑暗当中我可是看明白了,原来就在那女鬼扑过来的瞬间,一道淡淡的金光从我身体里冒了出来,虽然几乎肉眼难见,却如铜墙铁壁一般挡住了女鬼的獠牙。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佛光护体?!

    看来我这二十几年的假和尚真没白当啊!

    我心中大喜,胆气就又壮了起来,飞起一脚就踹向了女鬼,嘴里喝道:“今儿老子就超度了你!看我的佛山无影脚!”

    谁承想,那女鬼就像是黏在我的护体神光上一样,随着我的脚飘上半空,又随着我的脚落了回来,依旧在我脚脖子上撕咬着。

    我不死心的又试了几次,却还是一样的效果。

    莫非我这护体金光能守不能攻?

    可傍晚的时候,我明明一把就将韩莉莉给推醒了啊?!

    莫非是必须袭胸才有效果?

    我迟疑的看了看那女鬼,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太TM恶心了,实在是下不去手。

    算了,要不就这么熬着吧,全当是脚上趴了只癞蛤蟆。

    可就在我打定主意要拖时间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只见我的护体金光一阵晃动,竟然减少了三分之一的厚度,而女鬼的獠牙离我脚脖子也近了不少!

    我擦~

    难道哥们这护体金光还有血槽不成?!

    我心里顿时就慌神了,这才多一会儿大功夫,护体金光就少了三分之一,要是再被女鬼咬上片刻,还不直接啃在肉上?!

    心急之下,我也顾不得许多了,一猫腰就往女鬼胸前抓去。

    必杀技~穿胸龙抓手!

    可谁能想到,这一抓可倒好,女鬼直接就粘我手了!

    尼玛,这到底是女鬼还是双面胶啊?!

    眼看女鬼黏在我右手上,一边用蛆虫眼珠怨毒盯着我,一边拼命的撕咬护体金光,我是真急眼了,也顾不得管不管用,直接从桌子上抓了一把黄表纸,冲着女鬼的脑门就贴了过去!

    啪~!

    这次倒是准确命中了,可被贴了黄表纸,女鬼却是丝毫不减凶焰,依旧咔嚓咔嚓的咬着。

    也许是分量不够?

    啪啪啪~

    我一口气又贴了好几张,把个女鬼贴的跟扎金花十连败一样,可还是屁用没有!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护体金光又碎了一层,眼看就只剩下一丝丝笼罩在皮肉之上。

    莫非老子今天真的要归天了?

    “滚!快给我滚开!”

    我一边大声怒吼着,一边胡乱在供桌上划拉,什么小铃铛、蜡烛台,抓住就往女鬼头上招呼,可这些东西却连拖延时间的效果都达不到。

    咔嚓~

    女鬼獠牙终于突破了护体金光,在我手指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随即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女鬼腐烂的嘴巴里传出,我的血就跟不要钱一样,顺着那伤口喷涌而出!!

    “滚啊,快滚啊!你这次怎么就不听话了?!”

    感觉到全身血液都在飞速流失,我疯了一样拼命甩着手,想要摆脱女鬼的纠缠,同时又从供桌上摸起一件东西,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轰~!

    就听一声巨响,女鬼就像是被抡中的棒球一样,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随即,房间里灯光大量,灯管还是普通的灯管,房门也好端端的嵌在墙上,而那只血手机,分明就是我省吃俭用买的S5!

    这……这是……

    我愣神好一会儿,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拎着的赫然正是三清道尊的牌位!

    其实,这一桌子法器符篆都是临时买的大路货,能不能起作用全看使用者的能力,在我这假和尚手里自然是一点儿屁用没有。

    就只有这一尊牌位,是从道观里带出来的‘硬通货’,受香火祭拜多年,已经有了一丝灵性,可以用来镇邪驱鬼。

    当然,这也就是我,换成是个道士……哪怕是个真正的和尚,他也不敢随便拿三清牌位当兵器砸人。

    “尼玛,三清道尊果然威武!”

    当时我也顾不上想那么多,拎着‘三清道尊’就撞向了房门。

    嘭~

    房门比想象中好撞开多了,我这一头撞过去,就直接冲到了门外!

    不过还没等我高兴呢,就突然看到了一张空空如也的供桌,地上还有许多杂乱的法器……

    怎么可能?!

    我竟然又回到了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