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瞧稀罕儿

第1章 瞧稀罕儿

我叫陈尚和,这名字反过来念就是和尚陈,据说是我爸当初花五毛钱让一老瞎子给起的,也不知是不是被这破名字给诅咒了,哥们这都26了还没开过荤呢!

    当然,咱也不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就拿我现在打工的超市来说,有位大姐就经常对我暗送秋波,可我犹豫了好久,还是不愿意把第一次葬送在半老徐娘身上。

    这天傍晚,眼看快到吃饭的点儿了,我正靠在中央空调底下乘凉呢,就听装卸工老刘喊了一嗓子:“和尚!和尚!快出来看稀罕了嘿,新来的女大学生疯了,正在咱们超市门口撒尿呢!”

    还有这等好事儿?!

    我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撒丫子就往外跑,到了超市正门口,就见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这也难怪,新来的女大学生名叫韩莉莉,是趁着暑假来勤工俭学的,一掐一股水的年纪再加上‘盘好条顺’,早就被附近的骚人们惦记上了。

    只是这小妞平日里腼腆的很,说两句荤话就红着脸往外躲,所以一直也没人能得手。

    今儿她难得主动发‘福利’,这等好事儿谁愿意错过?

    仗着哥们身体好,我没多大功夫就挤到了圈里,伸长了脖子,瞪圆了眼珠,打算欣赏一出现场版的人~体~艺~术。

    可这一眼看过去,我却顿时败了兴致。

    韩莉莉是当街撒尿没错,可人家身上不是一丝不挂,而是穿的一丝不苟!

    就见她蹲在地上,脑袋瘟鸡一样垂在胸口,看不清楚是什么表情,身上那条休闲裤虽然湿答答的往下滴水儿,可依旧好端端的系在小腰上,啥玩意儿也瞅不见。

    尼玛,原来只是尿裤子而已。

    我失望之余,便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呵斥道:“哎~我说老刘、吴姐,你们几个别光看热闹了,赶紧把她搀起来送医院啊!”

    “谁敢?这韩莉莉八成是中邪了,见谁咬谁!”长得特圆润的吴姐冲我一瞪眼,没好气的道:“你上去试试,看她不一口咬掉你的命根子!”

    我去~

    这还带咬人的?

    我听的一愣神,不这嘴上却不肯吃亏,反唇相讥道:“吴姐,就算姐夫伺候的不地道,你也不能成天把我的命根子挂嘴边上吧?”

    “嘿~!你个死和尚,真是越来越贱了!”

    吴姐一撸袖子亮出两只‘猪肘’,就打算冲过来教训我。

    老刘连忙把她拦住,冲我撇嘴道:“行了,都别贫了,你小子不是和尚吗?赶紧使出你们秃驴的手段,替韩莉莉超度一下,人家一黄花大闺女,再这么丢人现眼下去,以后还活不活了?”

    “超你妹啊!超度是给死人念经,你懂不懂?再说老子只是绰号叫‘和尚’,又不是真的出家人。”

    说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的凑到了韩莉莉身前,想试试看能不能帮她一把,毕竟咱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要是能通过英雄救美勾搭个大学生当媳妇儿,岂不是赚到了?

    这一凑近,我突然就觉得脊背一阵发凉,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蝉。

    要知道这可是三伏天,躺空调底下都嫌燥的慌,就更别说是在外面了。

    看来这小妞还真是中邪了!

    这鬼上身的事儿从小也听过不少,可亲眼看到却还是头一次。

    说实话,要是旁边没别人,我指不定就缩回去了,可周围起码有几百老少爷们盯着看,咱老陈总不能丢人跌份吧?

    于是我咬了咬牙,伸手在韩莉莉肩头拍了一记,又飞快的缩了回来,一边准备随时撒丫子闪人,一边壮着胆子喊道:“莉莉?韩莉莉?你醒一醒……”

    吼~

    我话还没说完呢,就听韩莉莉嗷唠一嗓子,跟澳大利亚袋鼠似的直接蹿了起来,一口咬向我的脖子,这速度快的,根本不容人反应!

    眼见我是退无可退、躲无可躲,就要被她一口咬住喉咙,却突然间又发生了一桩怪事儿!

    就听嘭~的一声,韩莉莉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身形一僵,就那么飘在我眼皮底下,两排白牙咔嚓咔嚓使劲咬着,就是够不着我的脖子!

    事后回想起来,这一幕当真是诡异之极,青天白日的,一小妞四边不靠就这么飘在空中冲我直磨牙,这妥妥的是在跟牛顿过不去啊!

    不过我当时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因为韩莉莉的样子实在太瘆人了!

    只见她原本粉嘟嘟的小脸变成了青紫色,细嫩的皮肉也皱成一团,还不停的蠕动着,从脸皮底下翻腾出丝丝的黑红,活像是个爬满了蛆虫的蔫茄子!

    这张脸,看上一眼就能让人从头凉到括约肌,多看几眼,怕是阳痿都有可能。

    而现在这张脸不但就贴在我眼皮底下,还冲我直磨牙,您说我能不害怕吗?

    当时我这脑子一空,也不知怎么想的,抬手就在韩莉莉胸口推了一把。

    噗通~

    谁承想,韩莉莉竟然应声而倒,歪在地上好半响都没能爬起来!

    我去~

    莫非哥们憋了二十几年,还真领悟出什么佛门神功不成?

    我正看着自己的爪子发呆呢,老刘就贼眉鼠眼凑了上来,嘿笑道:“怎么样,手感不错吧?”

    “什么手感?”

    “跟我装蛋是吧?”老刘用胳膊肘捅了捅我的腰眼,淫笑道:“当然是韩莉莉的胸脯了,我估计着起码有35C,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从韩莉莉暴起伤人,到我把她推了个跟头,其实一共也就两三秒钟而已,老刘他们因为角度的原因看不清楚,还以为我占了多大便宜呢。

    我一瞪眼,没好气的骂道:“扯什么淡,就她哪副鬼模样,老子能有啥感觉,刚才差点没把老子吓死……”

    我这儿还没说完呢,就听韩莉莉嘤咛一声,缓缓的抬起了头,茫然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你们都围在这里干嘛?”

    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口……

    这小脸变的,可比川剧高端多了!

    莫非我这一记‘穿胸龙抓手’又把她打回‘原形’了?

    虽然看上去韩莉莉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可我对刚才那一幕还心有余悸,所以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搭她的茬。

    老刘可没这顾忌,一个箭步上前就扶起了韩莉莉,殷勤的讨好道:“莉莉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哥哥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真是无耻啊~

    刚才是哪个孙子让我过来瞧稀罕的?现在倒装起好人来了!

    不过这无耻更有强中手,还没等韩莉莉回话呢,我们超市的经理王三儿就从旮旯里蹿了出来,一把推开老刘,呵斥道:“去去去,都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去干活儿!莉莉,走,王哥我亲自开车送你去医院!”

    而韩莉莉此时也发现了自己裤子上的异样,臊的一张小脸跟西红柿差不多,夹着两条长腿怯生生的道:“这……王经理,我去换身衣服就行了,不用麻烦您了。”

    “小韩啊,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王三儿瘦的跟腊肠狗一样,愣是舔胸叠肚摆出一副气势俨然的模样,道:“咱们超市向来讲究以人为本,员工的身体出了状况,我这当经理的能不关心吗?走走走,我在中心医院有熟人,去了都不用排号,直接就能检查!”

    说着,就拉走了韩莉莉。

    你妹个以人为本!

    这孙子要不是想趁机占便宜,我陈尚和从此跟他姓王!

    可谁让王三儿是老板的小舅子呢?皇亲国戚惹不起啊!

    我们也只能骂骂咧咧的回了超市,不过这会儿马上就要到饭点了,王三儿这死监工又去了医院,众人也就没散伙,围着大厅卖干果的摊子唠起了闲嗑。

    “哎~你们说小韩这是咋回事儿啊?”

    “还能咋滴!在地下室里碰到脏东西了呗!我刚才看她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她眼神毛毛的,果然,没过几分钟就出事儿了。”

    据说我们超市这片儿原本是块老坟地,自从超市盖好之后,地下室里就怪事儿不断,所以平日里超市里的女人们都是凑上三两个才敢下去拿东西,也就是韩莉莉刚来不久,还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我这正想着地下室里闹鬼的事儿呢,桌子下面就突然贴过来个滑溜溜热乎乎的东西,我一激灵,连忙低头看去,竟然是一条套着黑丝袜的女人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