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寻找杨洁儿

第三章寻找杨洁儿

按照杨帆给的地址,林沐阳找到了他的家,只不过铁门禁闭似乎好久没有人在这里居住过,询问了周围邻居后,林沐阳才知道杨家人已经离开这大半年了,而且近些年杨母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常年住院。

    为了能给母亲治病,杨洁儿辍学去了市区打工,好在有一个邻居知道杨洁儿的工作地点,在询问了地点之后林沐阳离开了这里。

    “黑玫瑰啤酒广场。”

    这是林沐阳从杨帆家邻居口中得到的唯一线索,他坐车来到市区后先在酒吧附近找了个小旅馆,洗澡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后才出了门。

    此时,天边已经挂上火烧云,整个城市在红云的映衬下披上了火红的纱衣。

    街边烧烤小贩推着流动车不停地吆喝着。转过两条街,黑玫瑰啤酒广场几个大字在繁华的滨江路闪烁着,这里是金州夜生活最繁华的几条街道之一,虽然天没有黑透但这里已经迎来了属于它的夜晚。

    穿着时尚的女郎与他的男伴从一辆辆豪车里走出来,男男女女相拥着走进各个娱乐场所,街边不少小贩吆喝着,目光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瞥着。

    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气息,林沐阳看了看已经近在眼前占据江边一大片空地的露天啤酒广场,简单整理下衣服走了进去。

    震耳欲聋的DJ音乐,尽情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都在宣泄着身体里的荷尔蒙。各种各样的人正端着酒杯饶有兴致的看着在正中跳舞的女人。

    随意摆放的桌椅,有十几对男女坐在上边相拥,热情的气息将这个露天空地引入了另一种氛围。

    “先来杯啤酒。”林沐阳选了个空座对跟过来的服务员说。

    服务员点了点头,不一会儿端着杯啤酒走了过来。

    “朋友,我想跟你打听个人。”林沐阳接过啤酒。

    打扮的像牛郎的服务生打量他一眼,见他穿着旧不拉几的白色短袖,手挽上还带着一款老掉牙的机械手表,打从心眼就不待见这样的穷鬼。

    “打听人,该去派出所,在这我什么都告诉不了你。”酒保鄙夷地看了林沐阳一眼转身正要走开,却被林沐阳叫住,他从兜里摸出几张红票子放在桌上扬了扬下巴,“现在呢?”

    酒保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这位大哥,你想打听什么样的人,你只管说。”

    看到服务员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弯,林沐阳不露声色的笑了笑。

    “我想打听下,在这啤酒广场是不是有这个女孩在这里打工。”林沐阳从兜里掏出一张杨洁儿的个人照片递了过去,照片上的她还很青涩,梳着两个小辫子笑起来很阳光。

    “咦,这……这不是那个,杨娜娜嘛。”服务员辨认出照片中的杨洁儿。

    林沐阳追问道:“她几点来上班?”

    “她啊,三天前就辞职了,不过……”年轻服务员老成的搓了搓手指,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林沐阳从兜里又掏出几张红票子放在他的手里,服务员拿起钱笑了笑揣进口袋里,说:“她啊,今天晚上来这结算工资。”说完这句话酒保没有在做停留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林沐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没想到自己运气还不差。

    一曲劲爆的DJ结束,广场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疯狂过后的男男女女回到各自位置开始说说笑笑闲聊起来,林沐阳扫了一眼,视线突然定格在入口一道高挑的身影上。

    女子显得有些急匆匆,快步走进来左右看了下,随后向旁边一张空桌子去。服务员看到女子走过来,对她招了招手,随后瞥了眼林沐阳。

    林沐阳注意到了服务员轻微的动作,从女子一进来他就已经认出了对方,没想到杨洁儿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一头长长的秀发,仿佛瀑布一般,只不过她行色匆匆,脸一直绷着似乎心事重重。

    林沐阳起身正打算向杨洁儿走去,却发现那个服务员转身离开之际嘴角掠过一抹狡黠,掏出手机向角落里走去。杨洁儿出落的亭亭玉立在这样的场合难免会被一些有所图的人暗中算计,林沐阳见服务员走开,他从椅子上起来快步的走了过去。

    似乎是因为心里有事,杨洁儿坐在椅子上,总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而且目光在四周左顾右盼。

    “杨洁儿。”林沐阳站在她的身后忽然喊道。

    杨洁儿身体微微一颤,急忙转过头看向身旁的男子,她吓得‘腾’一下站起来,目光中满是惊恐之色。

    “你是谁?你……你……我不认识……不认识你?”杨洁儿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虽然面前这个男子长得并不像坏人,可她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要不是为了拿到工资维持和母亲的日常开销,她根本不想再踏入这个让人满是恐惧的地方。

    “你别慌,我不是坏人,我是……”林沐阳刚想解释清楚,杨洁儿却转身就跑。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以为是情侣闹了别扭,林沐阳在后面喊着杨洁儿的名字,脚下却丝毫没有放慢,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你哥哥杨帆的朋友,我叫林沐阳。”林沐阳急忙将自己身份说出来。

    杨洁儿身体一颤,扭过头眼圈通红的看向林沐阳:“我哥……他现在在哪?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打电话回来?他还好吗?”

    “他……”林沐阳一言难尽。

    “他怎么了?你快说啊!他在哪?是不是回来了?”杨洁儿显得很激动。

    这么多年她跟母亲相依为命,受尽周围人的白眼,就是想等着哥哥回来有一天能一家团聚。可她却不知道哥哥杨帆已经永远埋在巴格达,埋在那个荒凉孤独的地方。

    “他……他回来了。”林沐阳再三思考,还是重重说出了这句话。

    “真的吗?”杨洁儿眼睛一亮,脸上的忧郁之色一扫而光,激动的抓住林沐阳的手臂,刚想要在问问哥哥的情况,却见林沐阳神情低落,眼神里掠过一丝悲伤之色。

    “呦呵,还真是够巧的,杨洁儿失踪了这么多天,可算让老子看到的你影子了。”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传来。

    杨洁儿转头看去,见男子染着一头奶奶灰的长发,马脸上带着邪邪的笑身后跟着六个凶神男子,那瘦弱的身躯微微颤了下,忙拉住林沐阳的手,说:“林大哥,我们快走。”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背后忽然传来刚才那个服务员的声音。

    他手中握着一根棒球棍,身后跟着三个穿着制服的男子,正一脸坏笑地看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