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未婚妻

第一章未婚妻

“什么见面领证?小姨你疯了吧?有没有搞?让我跟一个一次没见过面的女人结婚,你这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金洲高铁火车站,在出站口拥挤的人群中一名二十五六岁,理着干练的短发,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牛仔服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款老旧的华为手机打着电话。

    “小姨,你这是在威胁我,我刚进入国内就收到了一条让我绝望的短信,瑞士银行,五亿美金全都被冻结,而且金州那栋别墅也被变卖,你这是想让我流落街头啊……”

    “还让我去跟金州第一美女领证结婚,还得必须马上去,我不去就要扁我,你这是威胁……喂,喂,喂……”正当年轻男子说到关键时刻,那老旧的手机突然没了电,气得他差点把手机砸了。

    一旁走过的乘客纷纷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年轻男子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现在他唯一闹心的就是霸道的小姨居然把一个一次面都没见过的女人拉过来说要跟他领证结婚,而且还不能拒绝,这简直是荒唐至极。

    年轻男子轻叹了口气,十年没有回国,没想到刚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什么娃娃亲,什么金州第一美女,什么家庭殷实是上流人士,这些根本不关他的事,他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找到身故好友杨帆的妹妹‘杨洁儿’。

    看着屏幕漆黑的手机,林沐阳嘴角浮上一抹无奈的笑。

    “林沐阳啊,林沐阳,你说你在海外多年,参加过各种叛乱的战争,带着野狼佣兵团出生入死与死神擦身而过无数次,今天怎么就在一个小小女人身上怂了。”林沐阳心里念叨着,想起以前在海外的佣兵生活林木养心中是无限感慨。

    如果国际上其他佣兵团知道赫赫有名的飞狼首领,青狼,会因为女人而却步,估计都会惊讶地把下巴砸在地上。

    出了车站,林沐阳找了辆出租车直奔金州市区。

    刚才电话里小姨已经说了对方所在的地点,金州华商大厦七楼的‘离岛西餐厅’,这里是金州几大有名西餐厅之一,正值周末,餐厅中满是食客,轻缓的音乐,优雅的环境无一不透露着这里的高端气息。

    电梯门打开,一名理着干练的短发,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牛仔服的年轻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他一踏入餐厅立马引起众多食客的注意,不少人都露出惊讶的目光,这样高端的地方怎么会让民工进来。

    “快看,这餐厅怎么回事,怎么让农民工进来?”

    “是啊!难道这里的服务员不管事吗?”

    “真讨厌,看到这样的人都反胃,影响食欲。”

    “说不定是送货的。”

    餐厅里不少人小声议论着,在距离林沐阳十米外一个靠窗的桌子上,一名戴着黑框眼镜,五官精致,身穿白衬衫和束腰短裙的女子,微微皱了下眉头,那双大大眼睛里眼中闪过一抹冷漠之色。

    “陆总,那个男人好像是照片上的人。”坐在她身旁穿着OL服的年轻女子,把照片递到她面前小声说道。

    “先看看……没有必要我们不必主动跟他打招呼。”陆雪莹打心里就对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有一种厌烦感。

    她完全没想到父亲会突然打电话,告诉她务必在半小时内赶到‘半岛西餐厅’去见一个叫林沐阳的男人,而且还必须跟这个男人去民政局领证,简直太荒唐了。

    陆雪莹哪里会按照父亲意愿来,她此次来就是打算跟这个林沐阳说清楚,让他别痴心妄想。

    当这个男人踏入餐厅的一刹那,陆雪莹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穿的这么随意,让她对这个男人的反感又多了一分。

    林沐阳随意扫了一眼,视线不经意间发现了在窥视他的陆雪莹,虽然没有这个女人的照片,但是从对方那冷漠的眼神里他已经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那个金州第一美女陆雪莹,只是让他不爽的是,这样一个被小姨夸赞好的上天的女人,居然这样没有礼貌,这让她对少这女人有些失望。

    还是什么金州第一美女,什么哈佛经济学毕业,什么90女强人,看来这些都是扯淡的。要不是小姨拿去‘关塔那摩’那件事威胁他,他根本不会来见这个什么女人。

    站在餐厅的过道中间,听着周围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林沐阳心里觉得很不爽,这摆明就是忽悠,看着那女人冷冰冰的目光,林沐阳嘴角掠过一抹邪笑,心里暗道既然要把事情搞砸,那就闹得再大点。

    林沐阳鼓足了底气,忽然大喊道:“陆雪莹,你给我出来,你老公我来找你了。”

    “陆雪莹,快出来,你老公我来接你回家。”

    林沐阳突然这么一喊,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愣了,陆雪莹这个名字在金州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况且听到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男子这么直呼其名,不免让大家有些诧异。

    “我去,这家伙疯了吧,在这直呼金州第一美女的大名?”

    “这家伙绝对是精神病,金州第一美女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这人肯定是疯子,金州第一美女要看上这样的男人,我都把盘子给吃了。”

    “那可不,金州第一美女陆雪莹怎么会看上一个民工,这绝对不可能。”

    周围人议论纷纷,而坐在远处的陆雪莹一张脸冷的仿佛那万年不化的冰山,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一双柳眉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身旁的秘书见老板这副样子,心里暗道不妙这个不知死活的林沐阳可惹麻烦了,陆雪莹可是有着冷美人称号的女人,在她面前没人敢这么直呼她的大名。

    “陆总,要不要我去……”

    陆雪莹‘霍地’的一下站起身,面若寒霜,快步走了过去怒视着林沐阳,说:“闭上你的嘴!如果你再敢直呼我的名字,我就把你从这七楼扔下去。”

    陆雪莹的出现,让在场的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金州第一美女会在这里,而且还会主动走上来跟这个男人说话,这让在座大部分男人心都碎了,难道这男人真是陆雪莹的老公?

    林沐阳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眼睛一亮,还别说这女人长得真如小姨所说的美的不可方物,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毫无瑕疵,雪白的肌肤泛着淡淡光泽,挺巧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尤其是那双含怒的双眼,既大又有神,即便是生气也是那么美,仿佛那身居月宫的嫦娥仙子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怎么,难道我不能直呼马上要跟我领证女人的名字?或者说这种称呼太生疏,我要用另一种更加亲密的称呼来喊你。”林沐阳嘴角挂着邪笑,那痞痞的样子完全跟刚才判若两人。

    陆雪莹皱着鼻子,气的要爆炸:“你给我闭嘴!如果你敢乱喊,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林沐阳嘴角微扬,他这人有个怪毛病吃软不吃硬,从小就讨厌别人威胁他,更何况是一个女人。既然彼此都看不顺眼,那不妨让矛盾更加激化彼此一拍两散岂不是更好。

    陆雪莹见对方不说话,以为他被自己气势压住,正打算跟她说清楚之后转身离开,却没想到对方忽然走过来,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