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女人的头,男人的球

第3章女人的头,男人的球

吃完早餐,已是八点,何雨潇时间观念极强,催促二人去公司。

    “以后你来开车!”何雨潇冷冷地把钥匙扔给宇文龙,转身与钱多多坐进了后排,瞬间笑逐颜开,对着多多嘘寒问暖,像极了母女俩。

    宇文龙撇撇嘴,发动车子,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后视镜,关注着何雨潇一举一动,目光主要集中在两点一线。

    可能是何雨潇有了防备,今天的着装非常严谨,根本不给他可乘之机。

    一套黑色职业小西装,里面一件白色衬衣紧紧勒着两耸白云高山,纽扣险些爆开,车身晃动间,云山微颤。

    “多多,上午姐姐有个会议,你在姐姐办公室玩,不许到处跑,知道吗?”何雨潇微笑道。

    钱多多乖巧点头,“好。”

    “多多真乖。”何雨潇轻抚着钱多多脑袋儿,笑笑道:“多多,过几天姐姐送你学校好不好?学校有很多小朋友,大家在一起很好玩哦……”

    “姐姐,你能不能不要摸我的头?”钱多多突然说道,嘟囔着小嘴儿,面色有些不快。

    何雨潇疑惑道:“为什么啊,姐姐弄疼你了吗?”

    “不是。”钱多多认真道:“因为爸爸说过,‘女人的头,男人的球,摸不得,碰不得’。”

    “嗤!”

    宇文龙大汗,一脚踩下油门,紧急刹车,车上三人猛地一晃,尤其何雨潇,俩肉球向前一抛,两片白嫩呼之欲出!

    “宇文龙,你干什么?!”何雨潇气急败坏,倒竖的柳眉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向宇文龙后背!

    这个无耻混蛋,下流登徒子,怎么这样教孩子?太可恶了!

    “咳咳咳……”

    宇文龙干咳不敢吭声,后视镜内,露出钱多多人畜无害小脸,宇文龙暗暗骂道:“猎豹你狗日的死了都不安分,给老子找了多大的一麻烦啊,哎……”

    “姐姐,你生气了吗?”钱多多拉了拉何雨潇,泛着蓝眼睛,小声道:“要不你摸我脑袋吧,多多不生气。”

    何雨潇愣了愣,心疼道:“不,姐姐不会生多多的气的,多多乖。”搂过钱多多,望向前面的宇文龙,气得瑟瑟发抖,咬的牙根儿咔咔直响,“混蛋,败类!”

    高远大厦虽然仅有二十层,可这二十层完全属于高远集团,也是高远集团的总部,其员工数量足有上千人。每个人都以能够进入其中工作而感到荣幸,哪怕是里面的仓库搬运工,工资都比普通公司的白领工资高。

    宇文龙来到仓库,去仓库保管员登记,领了一套工作服,开始四处转悠起来。

    因为是海运集团,仓库里的搬运工人数比较多,足有两百余人。现在这些人大多尽是撩起膀子,也没什么看头,宇文龙顿感索然无味,见仓库角落躺了不少工人,他跟着效仿,点了一根烟,找了块地儿躺下。

    “喂,小子,新来的啊,去,给大爷买包中华去……”刚躺下,一名彪悍男子走了过来。

    宇文龙眼神微眯,盯着来人,肥头大耳,五大三粗,胸前鼓起两坨肉,跟娘们儿的胸似的,一串黑毛沿着胸毛一直延伸到肚皮。

    “臭小子,看什么看?没见过疙瘩肉?”说着,叶老三猛地鼓起两坨肌肉,凶神恶煞瞪着宇文龙。

    新人,注定是要被欺负的。

    “三哥,怎么了?”这时又过来两人,与叶老三并肩站立,撩起袖子,露出健壮的胳膊。望向宇文龙的目光,充满了挑衅、藐视。

    叶老三冷哼道:“这小子不怎么听话。哥几个,你们说怎么办?”

    “臭小子,去,给三哥买包烟,以后三哥罩着你,否则!”后来男子冷声道,眉头一挑,威胁之意异常浓郁。

    宇文龙笑道:“否则怎么样啊?揍我?来啊。”说着,冲叶老三勾勾指头,他现在正无聊着呢,有几个人要帮他打发时间他当然乐意。

    “嗯?”叶老三眉头一皱,如此被漠视,怒火升腾:“小子,挺狂啊。兄弟们给他一点儿苦头吃!”

    “好嘞!”身边两人摩拳擦掌,凶猛的扑了过去。

    ……

    何雨潇办公室。

    钱多多独自一人坐在沙发,捧着薯片吃的香甜,小嘴儿咬得咔嚓咔嚓响,胖乎乎的小脸一动一动好看地紧。

    “好可爱的孩子。”何雨潇抿嘴微笑,暗暗道:“小希,就让姐姐赎罪吧,如果你天上有灵,希望能保佑多多健康成长!”

    何雨潇实在不明白,如此乖巧的小孩,怎会有这般下流无耻的父亲?想起宇文龙,何雨潇没来由的一阵咬牙切齿。

    这时,电话响起来。何雨潇接起来,淡淡地道:“老王,什么事?”

    “何董,你快来仓库看看吧,叶老三又欺负新人,要打起来了,你快来把……”老王叔焦急道。仓库里出了事儿,那可是自己的责任啊。

    奈何,叶老三人高马大,拉帮结派,手下众多,他是真不想招惹。

    “嗯?欺负新人?哪个新人?”何雨潇一时没回过神来。

    “刚刚报道的那个,叫……叫宇文龙。”老王努力回想,终于想了起来。

    何雨潇闻言,先是一惊,但旋即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平静的道:“哦,原来是他啊。没事儿,让他们打去吧,医药费我出了。”

    老王张张嘴还要说什么,何雨潇已经挂掉了电话。

    “姐姐,爸爸跟人打架了吗?”钱多多突然道。

    何雨潇脸一红,惩治宇文龙在情理之中,可教坏小孩子就不对了。想了想,道:“没有,多多,想哪儿去了,姐姐只是让人好好教育教育你爸爸,你爸爸坏毛病太多了……”

    “是吗?”

    钱多多闪动着明亮的眸子,小脸非但没有半点儿担忧,反而露出一丝诡异无比的笑容,看得何雨潇心里一惊。

    ……

    “砰砰砰!”

    宇文龙出手快若闪电,后发制人一脚踹翻一名壮汉,右手奇快无比迎上怒拳,扣住男子手腕,轻轻一拉,关节脱臼!

    “啊!”

    男子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面色惨败如纸,撕裂般的疼痛,额头布满豆大的汗水珠子,“放,放,放开我,啊,疼疼疼啊。”

    “蓬!”

    宇文龙抬起一脚,男子倒飞而出,重重摔倒在地,吓傻了叶老三!

    “嗯?”

    叶老三嘴角直抽抽,太狠太快了,都没看见怎么下手,手下兄弟就折了。他知道碰到硬渣了,可让他服软根本不可能,“小子,敢打我叶老三的人,不想混了?”

    说着,叶老三掏出电话,连着打了几个。只一会儿,门口又来了七八个壮汉,宇文龙咂咂嘴,人多才越好玩嘛?

    叶老三,以前是道上小混混,高远海运集团成立后,他有个亲戚在里面工作,正好负责人力资源,就把他给弄了进来。

    接下来几年,他在货运部横行无忌,少有人敢惹,撵走了不少新人。不过工作上倒也没拖什么后腿,所以才能一直在公司里呆下去。

    “三哥,怎么了?”

    几名壮汉齐齐靠拢,诺大的仓库,顿感无比压抑。周围看客纷纷避让,老王头见势不妙,再次拨通了何雨潇电话。

    叶老三怒视着宇文龙,“这小子,打了六子跟小海,六子手都断了!”

    “日你妹的!”

    “兄弟们,上!废了这狗日的,给六子小海报仇!”

    这些人一听当即大怒,纷纷叫了起来。

    “哎,真不想出手打人啊,但实在是太无聊了。”

    宇文龙深深嘬了一口烟,壮汉扑上来瞬间,手指一弹,烟蒂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插最前面一人面部,同时一记高鞭腿横扫而过。闪转腾挪,铁拳拳对上一名马仔的拳头,骨头断裂声响起。

    宇文龙动作快若闪电、眨眼间,高鞭腿、铁拳配合的滴水不露,穿梭在人群中就如同一只猎豹,独斗饿狼。

    他作为一名地下世界王者,就连许多国家特种军队里的兵王在他面前都不够看,这几个小混混更算不得什么,现在的他只是在玩玩。

    “砰砰砰!”

    “哎哟,我的手……”

    “我的腿断了断了……”

    “嘶,我的老二,老二啊……”

    “嘶!”

    叶老三瞪直了眼珠子,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也太彪悍了吧,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两分钟后,宇文龙玩地没意思了,直接把所有人干翻,拍了拍手,又燃起了一支烟,冲叶老三招招手,“愣着干嘛,来啊。”

    “小子,别太狂了,有种给老子等着!”叶老三面色微变,丢下一句熟悉的台词,转身就跑。令周围许多人大跌眼镜。

    平常只有叶老三撵走别人的,哪有被人吓跑的时候啊?

    “想跑?”宇文龙脚下生风,如同一只猎豹奔腾,夹杂着呼呼破空之声,腾空而起,一记飞踹。

    “蓬!”

    叶老三重重趴在地上。

    “三哥,跑什么啊?我还没给你买烟呢。”宇文龙蹲下来,眯着眼道。

    叶老三惊恐无比,吓得直哆嗦,“别,别,兄弟,我…我给你买,等着,我给你买去…”心里却暗骂道:“等老子把表哥喊来,哼,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你给我买烟,那怎么好意思呢?”宇文龙不好意思道:“你看我初来乍到的,都没孝敬你老人家啊。”

    “不不不,该我孝敬你,孝敬你。大哥,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烟啊。”叶老三暗骂不止,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又准备开溜。今儿脸丢大了,不找回场子,以后在这里还混个屁啊?

    宇文龙想了想道:“既然三哥诚意这么足,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别买好了,五块钱的红河就成。”

    “嗯嗯嗯,好,等着,我马上给你买回来……”叶老三猛点头,恨不得马上离去。

    “喂,你还真买红河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只配抽这种五块钱的烟?”

    宇文龙从兜里摸出五块钱,朝着叶老三的嘴巴抽了下去,“那我就先抽你……”

    啪!

    清脆声响起,叶老三翻倒在地,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