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刀螳

第5章 刀螳

异兽是一种极其危险的生物,传说在洪荒时期,异兽才是这片大陆的统治者,人类是在开发出斗气之后才慢慢崛起的。

    随便一种异兽,都能做到生撕虎豹,远比普通野兽强大得多。

    与人进行角斗,未必会送掉性命,与异兽角斗,输了就是死!异兽对人是绝不会留情的!

    换做旁人或许会害怕异兽,林玄却丝毫不怕,因为很早以前他就跟异兽厮杀过,死在他手上的异兽,少说也有三十头。

    “明天我肯定会再来的,只要对手合适,我绝不会畏战。”林玄丢下这句话,随后扬长而去。

    杨三爷目送林玄离去,微微眯起双眼,露出玩味之色。

    ……

    隔天一大早,戴着银色面具的林玄果然如约而至。昨天一连串的战斗,让他提升到了9级,对于他而言,黑暗斗场可是个升级的好地方。

    “今天我准备的更加充分,至少要升到十三级!”

    林玄双目炯炯,野心勃勃。

    杨三爷见到林玄之后,显得很是高兴,微笑道:“你果然来了,昨天你让不少人记住了你,他们今天一定会给你押注的。”

    “我也想给自己押注,就押一千玄币好了,赌我自己赢。”林玄自信道。

    “没问题,黑暗斗场允许斗士给自己押注,这方面我们的规矩很宽松。今天第一场我特意给你安排了一种13级的异兽,让你在中级场地跟它打,那里的观众更多,场地也更大。”

    “是什么异兽?”

    “是刀螳!”

    听到刀螳这个答案,林玄目光微微一凝,感受到了压力。

    刀螳形似螳螂,体积是螳螂的万倍不止,身材比人类还要大得多,双臂犹如刀锋,削铁如泥如同儿戏,速度更是飞快。

    就算十五级斗士,也未必是刀螳的对手。

    林玄以九级的实力挑战十三级的刀螳,风险实在不小,可他还是决定应战。不为别的,就为经验!

    击败一个刀螳,相当于击败十个普通的对手,吸引力实在太大!

    “刀螳就刀螳,我随时可以动手,你替我安排吧。”林玄发狠道。

    杨三爷要的就是这句话,他当即替林玄做了安排,定好了角斗时间。

    角斗很快就开始了。

    林玄这一次进入的是中级场地,场面果然要大得多。

    另一面的铁门开启,推进来一个笼车,里面关押着一只狰狞的刀螳,它有三米多高,绿色的甲壳体表犹如铠甲,铮明瓦亮,闪着绿光。它浑身上下最显目的就是四对刀一样的前足了,令人望而生畏。

    要不是笼车经过了特制,根本不可能关住刀螳这种异兽。

    “这边的是异兽刀螳,是从野外刚刚捕捉回来的,野性十足,进攻性很强。要是被它的刀锋斩中,不死也得重伤。”

    “这边的是新人斗士铁面,虽然他昨天才刚刚来到黑暗斗场,战绩却相当不俗,连续击败了很多敌人,而且是在短时间内连续战斗,中间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

    “这一场战斗,绝对是强强对决!没人能断言谁会获胜!”

    主持者激动介绍,挑起人们押注的冲动。

    中级场地押注的起点很高,入场费也不低,能来这里观看的都是有钱人,下注相当疯狂,甚至有人压下了几千乃至上万的玄币。

    看台的一个角落里,杨三爷跟几名随从站在此地,低头看着下面。

    “三爷,你看这一场谁的赢面大?”一名随从笑问道。

    “当然是刀螳了,这个新人斗士会被它砍死的。”杨三爷淡淡道。

    “三爷这么肯定?”

    “你知道捕捉这头刀螳的时候死了多少人吗?”

    “小的不清楚。”

    “死了两名十五级斗士!这头刀螳根本就不是十级以下的斗士能应付的,铁面连斗气外放都做不到,任他实力再强,也会被刀螳斩杀,没有任何悬念。昨天铁面表现不俗,今天押他赢的人很多,这场角斗黑暗斗场应该会赚不少。”

    这就是杨三爷的自信来源。

    旁边的几个随从纷纷倒吸冷气,斩杀两名十五级斗士,这头刀螳果然凶残!

    说话间,角斗已经拉开了序幕。

    一声铃响,关押刀螳的笼车解开了封印,开启了铁门。

    刷!

    刀螳从中窜出,化作一道绿光,背后的绿色翅膀急速扇动。

    角斗场周围有结界封印,刀螳就算会飞,也飞不出来,更不可能伤到观众。

    林玄如临大敌,全神贯注,根据刀螳的情况,分析出了最佳的战斗方案。

    打仗不能光靠蛮力,还要动脑子。

    林玄右手一甩,动用了火苗之魂的能力,在掌心处凝聚出一团火苗,使其萦绕不灭。

    刀螳绕着林玄转了两圈,突然展开攻势,一头冲向了林玄的后背,速度快得惊人。电光火石之间,林玄豁然转身,目光锁定刀螳的面门,将手中的火苗屈指弹了过去。

    别看刀螳身材高大,脑袋却很小巧,这团火苗打在它的头上,立即伤到了双眼与触须,痛得它使劲扑腾,阵脚大乱。

    林玄抓住机会,冒险冲到刀螳身边,伸出双手扣住刀螳其中一个前足,接着释放斗气,猛然发力。

    九级战技,折骨手!

    咔嚓一声,林玄将刀螳的一根前足生生掰下,一把握住了没有锋刃的末端,将其当做了刀来使用。

    这柄“刀”可比普通的刀还要锋利!

    林玄手起刀落,将刀螳的脑袋一刀削了下来,然后将“刀”随意丢在了地上。

    刀螳就这么死了,尸体翻倒在地,伤口流出了腥臭的液体。

    整场战斗兔起鹘落,眨眼间就结束了,看似十分轻松,实际上没这么简单。林玄完全是险中取胜,刚才一连串的环节,只要一个环节出现失误,如今倒在血泊之中的很可能就是他了。

    周围的看台发出了一阵阵的呼声,有人为了林玄呐喊,有人为了赢钱雀跃,还有人在喝倒彩。

    看台角落处。

    杨三爷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刀螳的尸体,呐呐道:“这小子竟然赢了,他还不到十级,连斗气外放都做不到,怎么可能杀死刀螳!之前死在刀螳手上的两个十五级斗士难不成全是废物,连一个十级不到的毛头小子都不如?”

    之前杨三爷信誓旦旦的说这一场一定是刀螳获胜,而结果却跟他的预测完全相反。

    周围几位随从谁也不敢出声,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看来这位杨三爷也有打错算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