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秘眼镜

第五章 神秘眼镜

这个眼镜和普通的眼镜没什么区别,无框银色的,刘明将它戴到眼睛上,发现它竟然可以自行隐身,刘明戴上它就跟没戴一样,外人从表面是察觉不出来刘明戴了眼镜的。

    可是内在却太不同了,刘明戴上这个眼镜之后,看眼前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比如看坐在刘明对面的周伟,刘明以前不知道,现在一看就知道这小子是个肾虚的主,而且是因为撸多了,如果时间长了,这小子必定不举。

    “咳咳。”刘明干咳了几声。

    “刘明,你怎么不吃啊?”狼吞虎咽的周伟问道。

    刘明没有回答他,而是默默的将一盘腰子端到周伟面前,说道:“阿伟,多吃点这个,对身体好。”

    周伟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将一盘腰子划到碗里,没有说话。

    刘明出来上个洗手间的功夫,也在四处打量,他正在努力学习这个眼镜的功能,有了这个眼镜,他可以看到平日很多看不到的东西。

    正在东张西望着,却没想到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妈的,臭小子,长没长眼睛!小心老子把你眼睛挖去!”被刘明撞了一下的这个男人,抖了抖西服,对着刘明骂道。

    “徐达!不得无理!”站在男人后面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对男子呵斥道。

    “是,爷爷。”徐达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迫于老头的话语,不敢在发作。

    “妈的,臭小子,长没长眼睛!小心老子把你眼睛挖去!”被刘明撞了一下的这个男人,抖了抖西服,对着刘明骂道。

    刘明看到这个老头后当即大惊失色,这个老头显然年事以高,虽说他腰板仍然笔直,但是他的头顶笼罩一团极其浓烈的黑气,额头铁青,这是将死之人才会有的表现,刘明推测,他半个小时之内必有大难!

    “老人家,不是后辈多言,我劝您今天的这顿饭还是吃不得,否则的话会有生命危险。您现在如果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心脏的话,或许还来得及。”刘明一本正色的对老人说道,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这番话十分不妥,但是眼看着老人就要毙命,他又无法做事不理。

    “放你妈的狗屁!我爷爷的身体硬朗的狠,你小子是不是登鼻子上脸!我告诉你,这家会所就是我家开的,从今以后你别想再来这里吃饭!”徐达抡起拳头就要揍刘明。

    但是有一人从身后拉住了他,徐达转身一看这人之后,也不敢再动手,只能默默让刘明走开。

    可是当他们听到刘明的回答后,更是吓得喘不过气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大家族的老爷子徐茂山。

    刘明的这番话别人可能不在意,但是徐茂山听的确实句句扎心,他从今天早上就开始心脏难受,而且感觉头晕目眩,自己感觉大限将至,但又不愿与别人提起。

    “刘明,你怎么不吃啊?”狼吞虎咽的周伟问道。

    况且他心脏一直都是老毛病,刘明竟然能一语中的,还是让徐茂山从心底佩服的。虽说他也有意听从刘明的建议,但是怎奈今天是家族的大聚会,他作为家里最大的老者,怎可以率先离场,没办法,硬挺着头皮也要上。

    “妈了个逼的,你小子要是再敢胡说一句,老子非打断你的腿不可!”徐达攥着拳头,咬着牙,低声指着刘明说道。

    “哼,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做不做是你们的事了,我刘明问心无愧就好。”说罢,刘明便迈着大步走开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刘明虽说也有心帮助老头子,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贱骨头的人,没有必要厚着脸皮硬往上舔。

    “行了爷爷,别理这个傻逼了,咱们进去吧。”徐达说道。

    刘明这边回头包厢后,放开肚子和两个兄弟胡吃海喝一通。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迈着大步子走了进来,脸上留着汗珠。

    刘明认得这个人,他刚刚一直站在老头子身后,不用说,刘明已经明白了发生什么事。

    “妈了个逼的,你小子要是再敢胡说一句,老子非打断你的腿不可!”徐达攥着拳头,咬着牙,低声指着刘明说道。

    “徐华强!!”

    此时饭桌上周伟和马丁异口同声的喊到,嘴里的饭都快要喷了出来。

    看着两人如此浮夸的举动,刘明断定眼前这个人应该是个不小的人物。

    徐华强是徐氏家族的大公子,在海港市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在黑白两道都有一定的影响力,社会上的人都得给他一个面子。

    刘明不是海港本地人,只是上学来这里上的,所以他对徐华强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现在他基本上猜的七七八八了。

    “先生,刚刚家父突然昏迷了过去,情况紧急,还望您赶紧跟我到包厢看看!”徐华强弯下身子,对着刘明说道。

    what?!

    堂堂海港市一哥徐华强竟然找自己的舍友办事?

    周伟和马丁下巴都要惊掉了。

    可是当他们听到刘明的回答后,更是吓得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刚刚我已经好言提醒过你们了,可是你们不仅不听,还恶语相向,现在反倒想找我出手,不好意思,我是不会去的。”刘明把筷子扔到桌子上,冰冷的说道。

    周伟和马丁两个人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徐华强是什么人,他们两个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当他们听到刘明的回答后,更是吓得喘不过气来。

    在海港市,还没人敢拒绝徐华强,估计自己的室友要马革裹尸了,为他的年轻付出代价。

    “对不起刘先生,是家侄不好,我替他向你道歉,情况万分紧急,所以无论如何,还希望您赶紧跟我去包厢查看一下情况。”徐华强用最真诚的语气,对着刘明说道。

    “刘明,你怎么不吃啊?”狼吞虎咽的周伟问道。

    刘明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更不会放着一条人命不管不顾,刚刚他只是对徐达的行为非常不满,现在有了徐华强的道歉,他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

    “好吧,那我就姑且跟你去一趟吧。”

    “太好了,先生请!”徐华强为刘明拉开凳子,攥着他的手,将他拉出了房间。

    我勒个去!

    刘明的两个室友互相望着,眨了眨眼睛,这到底是肿么一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