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豪门恩怨

第二十章 豪门恩怨

两人上了路虎,正准备要离开,突然刘明的手机响了起来。

    刘明看了眼号码,尾号四个八。

    嗯。

    确实是个牛逼的号码。

    现在刘明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那就是徐老爷子的二公子,徐华强的二弟,徐达的老爹,徐华天。

    只是不知道是谁打给自己的,他的手机里没有存这个号码。

    “喂。”刘明接起了电话。

    “刘先生,你还记得我吗?”那头传来一个中年人熟悉的声音,刘明当然记得他,他就是徐氏家族的大公子,徐华强。

    “徐公子,不知道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啊?”

    “刘先生,还望您再帮家父一次,家父今天早上病倒了,医生用了各种办法,也都没有效果,还望刘先生出手救助家父,我徐华强必定感激不尽。”

    没想到身为道上一哥的徐华强,说话竟然也文邹邹的,看来是一个有文化的教父。

    他对徐老爷子这份孝心倒是让刘明十分敬佩,只是他不愿再参与进徐家的事情里,因为越大的家族,是非越多,刘明参与其中,只能是被卷进漩涡中。

    “说来话长哎,我其实也不想参与他家的事情,但是现在没办法,已经参与进来了,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可是他又无法拒绝,因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虽然表面上徐华强对自己恭敬有加,言语中处处尊敬自己。

    刘明看了眼病床上的徐茂山,脸色如炭,整个人的精气神全无,一股病入膏肓的姿态。

    那是因为生病的人是他老爹,只有自己才能救他。

    可是一旦刘明拒绝了他,那他将化作一头凶猛的野兽,非得要了刘明的命不可。徐华强终究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别看他再怎么文质彬彬也好,他的双手始终是沾满鲜血的,脚下踩的,也是无数人的尸骨。

    “好吧,我和老先生也算有缘,他现在在哪里,我去查看一下。”刘明回答道。

    “家父现在在海港别墅,您现在在哪,要不要我派人去接你?”徐华强激动的问道。

    “不用了,我半个小时后到达那里。”

    挂断电话后,刘明叹了口气,对着谢小玲说道:“暂时先回不了学校了,你送我去海港别墅一趟吧。”

    没想到身为道上一哥的徐华强,说话竟然也文邹邹的,看来是一个有文化的教父。

    路上,谢小玲问道:“我听刚刚的电话,是徐家吧?你怎么会和他们扯到一起了。”

    “说来话长哎,我其实也不想参与他家的事情,但是现在没办法,已经参与进来了,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海港别墅外,徐华强正带着一群人等候在这里,他焦急的在门口踱来踱去。

    看见路虎车上的刘明后,急忙跑过去为他打开车门。

    “徐先生,请你不要误会,谢警官是我的朋友,她特意送我来这里的。”刘明连忙解释道。

    “刘先生,你可算来了!”

    谢小玲也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徐华强冷冷的说道:“谢警官,没想到查案竟然查到我家中来了!”

    “徐先生,请你不要误会,谢警官是我的朋友,她特意送我来这里的。”刘明连忙解释道。

    “刘明,我在车上等你。”谢小玲白了徐华强一眼,走上路虎说道。

    刘明点点头,看来两人之间有着什么过节,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一个是官一个是匪,要是没有矛盾才怪了。

    徐华强匆匆忙忙将刘明引进内堂,卧室中,徐老爷子神色衰弱,靠坐在床上,两眼无神。

    刘明通过无量眼镜查看了一下徐老爷子的情况,他的元气飘无不定,在体内极其微弱,虽然长期下去会有生命微笑。

    “好吧,我和老先生也算有缘,他现在在哪里,我去查看一下。”刘明回答道。

    但是幸运的是,在这副病殃殃的身体内,并没有其他的乌七八糟的东西,也就是那些不干净的生物。

    但是幸运的是,在这副病殃殃的身体内,并没有其他的乌七八糟的东西,也就是那些不干净的生物。

    这或许跟徐家别墅的风水有关,否则的话,像徐老爷子这样虚弱的身体,要搁平常人家,早就被邪体附身了,那时候就很难清理了。

    “你这个小崽子!竟然敢来徐家别墅!”

    刘明猛地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叫喊,没等回过头,他便已经知道是谁了,除了那个飞扬跋扈的徐家公子哥徐达,还能有谁?

    徐达拎起地上的电灯就向刘明冲来,被徐华强拦住了。

    “徐达,我看你是还没吃够屎啊。”刘明笑着说道。

    听闻此话,徐达气的鼻子都歪了,指着刘明,大骂道:“你个跳大神的,老子跟你没完!”

    “小达,什么事,在外面大呼小叫的?”

    从里面缓缓走出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的中年人,他身材强壮,腰板笔直,在那双丹凤眼中,闪烁着一股凶光。

    “爸,就是这小子害的我出的丑,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徐达看见此人出来,跑过去拉着他的袖子说道。

    现在刘明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那就是徐老爷子的二公子,徐华强的二弟,徐达的老爹,徐华天。

    现在刘明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那就是徐老爷子的二公子,徐华强的二弟,徐达的老爹,徐华天。

    这个人从外表上看就异于常人,刘明再通过无量眼镜一观察,更是吃了一惊。

    修为:10,战斗力:275。

    要知道常人的战斗力都在10以下,而徐华天的战斗力竟然达到了惊人的275。

    “说来话长哎,我其实也不想参与他家的事情,但是现在没办法,已经参与进来了,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看来这个人长年习武,而且有一定的门派做指导,才会达到今天这样的修为。

    “混账东西,你还好意思说那件事情,老子刚从帝都回来,你就给我搞出这么一件事出来,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徐华天对着徐达猛然发怒道,他那愤怒的表情,宛若一条咧着大口的恶龙。

    没想到徐华天竟然是从帝都回来的,那里可是高人倍出,是修炼的最佳地点。

    “爹,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有人欺负你儿子,那可是打你的脸啊!”徐达一脸委屈的样子,在旁边添油加醋道。

    “哼!你爹我这次从帝都修炼归来,谅整个海港市也没有我的对手!”徐华天狠狠的说道,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徐华强。

    徐华强没有理他,而是对着刘明说道:“刘先生,快为我爹医治吧,他老人家等你很久了!”

    “我不同意!”徐华强的话刚说完,便从两人的身后传来一声怒喝,徐华天双目环睁着走到刘明面前,两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捏,刘明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散架子了。

    “他一个小农民,凭什么医治我爹!”徐华天瞪着刘明说道。

    “二弟,爹眼看就要断气了,如果你再胡作非为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徐华强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眼露凶光,浑身上下仿佛有一团火喷出。

    刘明再一看他时,修为:8,战斗力:300。

    虽说修为不及徐华天,但是战斗力一下子猛窜到300,已经超过了徐华天!

    徐华强平时像个普通人一样,却没想到同样有这么高的修为,这两个人真是不简单啊!

    “徐达,我看你是还没吃够屎啊。”刘明笑着说道。

    “哈哈,好啊,你想打那就来吧!自从老爹把家族之主传给徐达之后,我看你就不乐意,现在好了,老头子要死了,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开战了!”徐华天手插着腰说道,一点都不在意徐老爷子的死活,相反更加希望他赶紧死。

    “二弟,把家族传给徐静是老爷子的意思,只是没来得及修改遗嘱罢了,你这么着急想和我火并,不过是想等老爷子死,你儿子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接收家族产业了。”徐华强说道。

    “大伯,你不要血口喷人!我看你就是想拖延时间,想等静姐回来,然后和老爷子一起修改遗嘱!”徐达在一旁插嘴道。

    徐华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指了指苍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徐华强一生顶天立地,从不做暗事,如果我想争夺家里的产业,早就动手了,何必拖到现在。过几天阿静从国外回来,我只是想让她见老爷子最后一面!”

    刘明看了眼病床上的徐茂山,脸色如炭,整个人的精气神全无,一股病入膏肓的姿态。

    “呸!我看你就是和这个小农民窜通好的,给我爷灌上一些假药,才把他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徐达指着徐华强说道。

    “农你mlgb!”徐达在旁边一口一个小农民叫的刘明是怒火中烧,他指着徐达,大声骂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这个吃过屎的人,也配当家族之主?!”

    刘明这一番话刺激的徐达父子是面红耳赤,徐华天当即发怒:“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从后面冲出一排穿着黑色唐装的男人,想要抓捕刘明。

    “我看谁敢动他!”徐华强同样怒喝一声,大手一挥,在身后同样冲出一排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

    一黑一白,双方剑拔弩张,下一秒就有可能血光飞溅在这里。

    “都住手,都住手。”

    这时候躺在病床上无法说话的徐茂山,突然开口说话了。

    徐华强平时像个普通人一样,却没想到同样有这么高的修为,这两个人真是不简单啊!

    徐华天看到这副景象,大笑一声,收了兵马。

    徐华强则泪流满面,知道老爷子活不多久了,已经开始回光返照了。

    刘明看了眼病床上的徐茂山,脸色如炭,整个人的精气神全无,一股病入膏肓的姿态。

    不可能的。

    上次自己给他灌了一整瓶的百草液,虽然不能把他喝成个活神仙,但是延年益寿,保持身体的健康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不知道是谁打给自己的,他的手机里没有存这个号码。

    现在徐老爷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有一种可能。

    现在刘明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那就是徐老爷子的二公子,徐华强的二弟,徐达的老爹,徐华天。

    那就是在自己走后,有人持续不断的给老爷子喂毒药!

    “我不同意!”徐华强的话刚说完,便从两人的身后传来一声怒喝,徐华天双目环睁着走到刘明面前,两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捏,刘明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散架子了。

    有这种作案机会还有动机的人,除了徐达父子还有谁!

    刘明看了眼旁边奸笑的徐达和徐华天,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下去手,真是个兽!

    这种人刘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得逞的,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医治好徐老爷子。

    虽然他不愿牵扯进豪门的恩怨中,但是没办法,他已经牵扯进来了。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站到了徐华强的阵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