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真气箭

第四章真气箭

“吼!”

    斑蜥试探性的叫声已经变成了吼声,它怒目看着云辰和娜莎,好似对待入侵者一般,充满了杀意。

    “辰哥,我用蛇骨鞭拖住它,你快逃!”说着,娜莎拎起蛇骨鞭,稚嫩的脸上充满了怒气。

    云辰心中一暖,不过他第一时间拦下了娜莎,而挡在了她的身前,脸上没有一丝的惧色。

    娜莎刚要说什么,只见云辰拿起玄天弓,开弓将铁箭置于弦上,哼,畜生,就让你见识见识玄天弓的威力!

    就在云辰信心满满的时候,眼前的一刻却令他,甚至娜莎都大吃一惊。

    只见那铁箭凭空融化,瞬间化作一滩铁水,云辰手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呆呆地望着地上的铁水,这……怎么回事?

    这时,斑蜥感觉到了危机感,一跃而起,朝着二人扑来,云辰第一时间反应,将娜莎推到一边,但前胸却是被斑蜥的巨爪抓出了血色。

    “畜生!”娜莎扬起蛇骨鞭朝着斑蜥抽打,但那粗糙坚硬的表皮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娜莎的举动反倒激怒了斑蜥,那畜生又是一声狂吼,放出更为强大的力量。

    云辰又是放了两只铁箭,但结果一样,都是化作了铁水。

    这一幕简直让云辰发狂,为什么?这玄天弓是在戏弄我吗?他双眼瞪出了血色,看着斑蜥再次扑向娜莎,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举起弓体朝着斑蜥砸去。

    斑蜥被弓体打中,好似触电一般飞了出去,在地上抽搐几下,才又费力地站了起来,嘴角留下粘稠的血液,一双眼睛布满了杀气。

    云辰如发疯一般,连续两次全力空射,发泄着心中的愤怒,虽说弓体将斑蜥击出,显出不俗的强度,但一支支箭化作铁水,这弓还有何用?

    但就在他空射一刻,却见两道光线自弓弦射出,光线与空气结合,化作利箭形状,朝着斑蜥射去。

    那气箭似实体般尖锐,一箭箭射穿了斑蜥的厚皮,一时间血光飞射,弥漫了空气,尽是血腥的味道。

    云辰愣在那里,娜莎也是站在他的身后,看着斑蜥痛苦地挣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辰缓缓看向手中的玄天弓,原来如此,这玄天弓乃是至宝,一般金属放在弦上便会化掉,真正的射杀方式是射气。

    无论是弓体还是弓弦都十分玄妙,这种结合更是可以利用体内的真气,将真气聚集成箭,再放弦射出,强度丝毫不逊色于金属利箭!

    不过几箭之后,云辰已是完全虚脱,级别只有聚脉境二层,射出两箭几乎将他的真气完全耗尽,看来要想真正利用玄天弓,还需要更高的级别。

    好,玄天弓,让我们一起成长!

    娜莎缓步向前,确定斑蜥已经死了,道:“辰哥,你……你刚刚是用这把弓?”

    云辰点了点头,他并不会说出楚天尘的事情,但也不愿意骗娜莎。

    “娜莎,我已经突破到聚脉境二层了。”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娜莎显得比云辰还要高兴,一下子跳了起来,将刚刚的险境完全抛到了脑后,“辰哥太棒了,这么快就突破了,谁说草弓天赋就差了,哼,莫砾爷爷也有失算的时候,哈哈。”

    看着娜莎的样子,云辰憨憨地笑了笑:“谢谢你,娜莎……”

    闻言,娜莎娇嗔地撅起了小嘴儿,脸蛋泛起一阵红晕,低头小声道:“我不允许你和我客气……”

    修炼区内,算是危机之地,可二人似乎置身于另一处,环境里充满了甜蜜的暧昧,让人感觉满足、幸福。

    最终,两人走进了一个山洞,真气浓郁而没有其他族人,想必那斑蜥也是因为这里浓郁的真气而滋生的。

    修炼许久,云辰睁开双眼,又一次的持弓修炼,速度依旧那般飞速,短短半天多,真气明显在经脉中游走得更加顺畅,对于武者来说,聚脉境相当于筑基,而云辰可以感觉到,借助玄天弓,自己得到了一个十分完美的筑基。

    四周望去,不见娜莎,云辰赶忙起身,但同时,也闻到了洞外传来的一阵香气。

    走出洞口,少女盈盈的身影便出现在视野中,娜莎蹲在篝火前,正在靠着一只野兔,香喷喷的,云辰赶忙擦了一下口水,这要比自己烤的香多了。

    听到动静,娜莎转头露出甜美的微笑,只不过那小脸儿上已经有了几块黑,显然是木炭熏的,云辰差点没笑出来,不过心里却是十分幸福。

    “辰哥,快过来,烤兔肉,我亲手烤的哦。”

    云辰走近,接过一块嚼了起来:“娜莎,你还会做饭啊。”

    娜莎笑道:“嘿嘿,我会得多呢,对了辰哥,你为什么会修炼得这么快啊?”

    云辰摇了摇头,这件事不得不瞒着了,毕竟答应过楚天尘不能和任何人提起。

    “我也不知道,虽然是草弓命魂,可修炼三天,我就感受到了突破壁障,毫不费力便突破成功了。”

    娜莎嘟嘴想了想:“难道辰哥的命魂是一种特殊草质的弓?甚至莫砾先生也没有见过的?”

    这句话却是让云辰心中一愣,或许娜莎随意的一句话就是自己命魂的秘密,草弓命魂可以和玄天弓有所感应,那么这草的质地便是解开谜团的根本。

    只不过自己级别太低,又懂得太少,看来只有以后慢慢去探索这圣元大陆上的事情了。

    云辰道:“娜莎,武者怎么才能强大?是不是要一直勤奋修炼?”

    娜莎贵为部落郡主,懂得自然要比云辰多很多,关于武者的修途,父亲大首领扎罕也曾经给她讲过。

    “不止呢,一个强大的武者,不但要修炼自身修为级别,还要强化自己的兵器,修炼自己的职业武技,当然,职业称号也是武者地位的象征。”

    云辰有些懵了,原来做一个武者绝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要将全部精力致力于这些强大的因素,综合起来才算是一个强者。

    “那职业武技和职业称号是什么?”

    娜莎道:“就是每一个职业都有专属的称号考核,比如我是鞭武者,那便是在各个大城的神鞭堂通过考核学习职业武技,然后取得相应称号,不过据说很难,我们部落最强的年轻武者白濛哥哥已经达到了聚脉境六层,至今还没有拿到剑士称号呢。”

    “那弓武者呢?要去哪里得到职业武技和称号?”

    娜莎想了想:“好像听父亲说过,叫……烈弓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