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剑气

第5章 剑气

“他吃错药了”

    “你是哪里的?”旁边的好事者凑过去问到;

    “斜阳城徐泽”

    “果然不是帝都的”

    “这话怎么说”徐泽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众人此时也闻声凑了过来;

    “王琰是三等公爵王铮唯一的儿子,将来是要承袭爵位的,他的父亲为他定了门亲事,就是这凌燕郡主”

    “这么说,凌燕郡主是王琰的未婚妻?”

    “可惜,海渊王爷看不上,见都没有让他们见到凌燕郡主,就直接拒绝了这门亲事,弄的王铮是非常的没有脸面”

    “所以,王琰大公子对王府不满,才如此迁怒到凌燕郡主身上?”

    “那又如何,海渊王府岂是他三等公爵能够惹的起的,一不小心,就让他脑袋搬家”

    “就是,就是”众人不禁嘲笑着的散去了;

    “还未请教你怎么称呼”徐泽饶有兴致的看着说话者;

    “曹阳”

    “莫非是帝都曹候府的曹大少爷”

    “正是小可,哈哈。。。这里是御剑宗,你还是叫我名字好些”

    “看来,有热闹看了”两人相视一笑“我听说斜阳城有个徐家,乃是五洲药王,富可敌国,莫不正是贵府?”

    “曹兄说笑了,说笑了,怎能和权势滔天的候府对比”

    “哈哈。。。”

    小树林的边缘就是万丈悬崖,峭壁一侧凸了出来,正好是一块飞地,两边虽仅相隔二米,但是中间就是万丈悬崖,任是谁看了,两脚都不禁发软,吴狠却直接的跳了过去,盘膝而坐;

    “喂,你怎么过去的?”

    凌燕看了一眼,小腿肚子就发软,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对着吴狠喊到;

    “你的耳朵是聋的么?”

    吴狠并没有理会自己,凌燕不禁气恼的吼到,觉得无趣,朝着树林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盘膝而坐,按照莫言传授的御剑诀口诀开始入定;

    剑灵山不愧是御剑宗之所在,灵气自然非常充足,盘膝而坐,入定不久,吴狠就感觉到一丝丝的清凉的灵气进入到体内,流经奇经八脉,最后都汇聚到了丹田之处,周身所有的穴位都在无比的欢呼雀跃;

    “师傅,他就是吴狠,旁边的是凌燕郡主”

    莫疑站在剑上指着飞地上盘膝而坐的吴狠对着身边的长者说道;

    “果然是快材料,很久没有见到初学者可以凝聚这么多的灵气了”

    说话者乃是御剑宗二长老太难,关门大弟子莫疑说后,极感兴趣,特地前来一看;

    “掌门说千年未遇,百年未遇,但都指定为莫言的弟子,是不是太偏心了”想到此莫疑就感觉非常不爽;

    “莫言是下一代掌门的指定人选,其修为已达到剑皇高阶,同辈当中是当之无愧的翘楚,就是你三师叔太清此时也不过是剑皇高阶,他可比莫言足足早修炼了五百年,我也不过是剑帝初阶,你不过是剑王中阶,只比莫笑高那么一点,怎么你还不服?”

    “弟子不敢”此话极重,若不是关门弟子,太难势必不会对自己说这话;

    “只要是我御剑宗的弟子,我们必当竭力培养,五百年一次的论剑就剩那么几年了,论剑比试的结果,关系到我们御剑宗能不能继续领袖五洲”

    “师傅,您是说,他们两个?”

    莫疑自然知道论剑的重要性,论剑乃五洲宗门的盛会,天下宗门皆可参加,但是对参与论剑者的年龄要求极严,必须百岁以下,对于修士来说百岁不过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但就是如此才更能在年轻一代之中选出翘楚,领袖群伦,震慑宵小,御剑宗内门弟子如今没有一个年龄在百岁以下,眼下只能靠这些人了;

    “千年未遇,百年未遇,我御剑宗虽贵为天下宗门之首,但收徒极严,千年以来,内门弟子不过千,外门弟子不过万,而外门弟子又替皇帝驻守东洲各地,如今西洲,北州皆蠢蠢欲动,大有东侵南下之意,若论剑失利,东洲危矣”

    “关系如此之重?”莫疑不禁心惊;

    “莫笑刚从西洲回来,两年前西洲国主狼潭之子狼啸,号称西洲千年未遇之人才,修行二十年,修为已经达到了二星剑灵,北州寒天宗寒星年龄十九岁,修为也已经达到了二星剑灵”

    “师傅,可是他们如今都只是修行者,剑之气一段都未突破,论剑就剩下二十年不到的时间,二十年不到从白纸突破到剑灵,甚至剑王是不是痴人说梦”

    莫言吃惊不小,想不到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变化如此之大,自己倒真成了井底之蛙,但是掌门及各位长老既然早知道如此,为何不提前做准备,如今想依靠这些白纸,二十年的时间突破到剑灵甚至剑王,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天才莫言,也花了百年的时间才突破到剑王;

    “百年一次内门弟子招录,乃是开山祖师定下的规矩,谁敢造次,一切听天命尽人事”

    太难说完,银光一闪,从峭壁之上消失无踪,莫疑看着飞地上盘膝的吴狠和凌燕,长叹一口气,转身离去;

    盘膝入定的吴狠和凌燕并没有感觉到峭壁之上的两人,此时正沉浸在灵气进入到体内的那种非常美妙的感觉,身体上的每一处经脉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着,兴奋着,这种感觉就是掌握力量的感觉,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极速的增长着;

    无数的灵气继续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巨大的灵气汇聚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将吴狠从地上托举到了虚空之中,头顶的天空瞬间发生了变化,吴狠的体内犹如黑洞一般,疯狂的将漩涡中的灵气吸收到体内,那些灵气在御剑诀的催动之下,骤然聚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核,随后星核爆裂的同时身体的肌肤也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

    星核爆裂之后,源源不断进入到体内的灵气在御剑诀的催动下再次的凝聚成一个新的星核,然后慢慢的变成混沌状态,漩涡中的灵气全部进入到体内的时候顷刻消失,吴狠重新盘膝坐在了飞地上;

    “刚才难道是突破了剑之气一段”

    所有的灵气回归到混沌状态,吴狠终于睁开了眼睛,就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道紫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真元和自己身上的变化,欣喜的站了起来;

    “轰”

    就在此时,在飞地对面盘膝而坐的凌燕巨大的真元波动发出了轰鸣之声,劲风潮水般向四周呼啸而去,劲风所致,飞沙走石,衣襟飘荡;

    (新书幼苗,急需您的收藏和推荐,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