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品才人

第2章 七品才人

不过,夏如卿并没有如此,这张脸足够精致了,不需要画蛇添足。

    她先是薄薄涂了一层水粉,简单地描了细眉,点上绛唇,在腮边稍微涂了些胭脂,又从首饰里挑了一支碧色碎玉簪花,一支梨白南珠簪子,将自己的黑发简单地挽起一部分,剩余的就散在后肩。

    这么一打扮,整个人清素爽丽,竟别有一番风姿。

    “夏才人当真是天生丽质!”几个嬷嬷见她聪明剔透,也更乐得夸赞了。

    “是嬷嬷们照顾了!”夏如卿浅浅地行半礼。

    几个嬷嬷受宠若惊,心里更受用了。

    临送她上春恩车的时候,还有人在嘱咐她,怎么做才能使皇上高兴!

    “才人只需记住,温柔顺从,就差不了!”一个嬷嬷笑道。

    夏如卿脸一红,道了谢就扶着宫女上去了。

    ……

    坐在春恩车上,夏如卿开始紧张了。

    她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空白啊,上辈子也没来得及谈个恋爱就挂了。

    这才穿过来一个月,就要滚床单了?

    怎么办?积极配合,她不会啊!

    死鱼躺?好像更不行!

    纠结了一路,夏如卿也没想出个对策来,算了!干脆临场发挥吧!

    半个时辰后,恩车停在了皇帝的昭宸宫的后角门,几个老嬷嬷把她扶下车,弯弯绕绕地又走了一刻钟,才到了一个殿阁。

    “这里就是紫宸殿了,小主在这儿等着吧!奴婢们先告退了!”几个嬷嬷将她领到一个小房间就退下了。

    夏如卿也不敢乱走,只坐在炕上四处打量这里。

    只见这紫宸殿恢弘大气、金碧辉煌又不失奢雅。

    自己待的这个小房间,也精致无比。

    炕上放着金丝绒布的坐垫,桌上放着温度刚刚好的香茗,一旁雕着龙纹的小兽鼎里袅袅燃着龙涎香,小炕桌上还放着一本未合上的书。

    夏如卿想着,果然是皇帝的地方,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待着无聊,夏如卿拿起书看了起来,却是一本《孙子兵法》,咦?这个朝代也有这些书?

    翻看了几页,夏如卿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书上全是繁体字,晦涩难懂!不知不觉间,她抱着书慢慢地闭上了眼。

    赵君尧处理完政务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

    她娇小的身体孤零零歪在榻上,怀里还抱着一本书,顺滑的发丝散在肩头,睫羽微颤,睡得正酣。

    赵君尧楞了片刻,才让人叫醒她。

    “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他淡淡地道,并没有生气。

    “皇上,奴婢失礼!请皇上责罚!”,夏如卿一醒,即刻就反应过来,也不敢抬头,对着那抹明黄就跪了下去!

    “起来吧,不必多礼!”,赵君尧转身一撩衣摆,在榻桌对面坐下,又吩咐李盛安。

    “时辰不早了,传膳吧!”

    “是!”,李盛安应了一声,带着人出去了。

    不多时,宫人鱼贯而入,晚膳很快摆了上来,夏如卿偷瞄了几眼,顿觉眼花缭乱,别说吃过了,见都没见过。

    “奴婢服侍皇上用膳!”夏如卿上前屈膝行礼,拿起碗筷准备给皇上布菜。

    这是规矩,谁叫自己地位低呢!不光不能吃,还得伺候着别人吃!委屈!

    赵君尧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自己净手用膳,食不言……

    夏如卿在一旁奉茶,趁着吃饭的功夫,她偷偷将皇帝打量了个遍。

    终于,她觉得,老天待她其实不错。

    “秀色可餐”这个词,简直就是为皇上量身打造的。

    不管是肤色、身材、还是气质,都堪称完美,多一分则太粗野,少一分则太柔弱。

    夏如卿长舒了口气,对接下来的‘滚床单’也就没那么抵触了。

    终于服侍完皇帝用膳,夏如卿站得腿都酸了,赵君尧净了手,又带着人离开。

    夏如卿吃过饭就又开始漫长的等待。

    一直等到亥时皇帝才回来,她想,当皇帝也挺辛苦的。

    然后就是一番洗漱、收拾。

    再然后……

    红烛摇曳,帐子如波浪般翻滚起伏。

    夏如卿觉得疼得要命,腰酸腿酸,一个时辰下来,整个人接近散架!

    最后她昏昏睡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赵君尧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好,折腾了数次竟还有些不痛快!

    他从没有这样不理智过,自有人服侍起,他在这种事上就不会过度放纵,

    在他看来,这和吃饭睡觉一样,有个七八分便是,过犹不及。

    如今……赵君尧看了看身边,早已昏睡过去的夏如卿。

    想着她刚才的青涩和大胆,心里又是一股燥热,连忙别过头去。

    五更的时候,他起身上朝,几个嬷嬷见夏如卿还在睡,脸色一沉打算上前将她叫起来。

    不料赵君尧大手一挥:“不必叫醒,让她睡吧!”昨夜是自己没克制住,不能怪她。

    嬷嬷们也不敢造次,只得派人守着,夏如卿就这么睡到了天亮!

    回到昭华阁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离请安不足半个时辰。

    “快给我收拾收拾,还得去椒房殿磕头!”夏如卿有些急。

    地位本就低贱,又刚得了宠,要是再被人抓住把柄,那就是作死了!

    “主子您不必惊慌,横竖咱们只在椒房殿外头磕头,晚了也不怕的!”秋桐一脸得意地说道。

    “以往那些小主,头一回侍寝,还有不去的呢,主子您别担心!”秋红也是一阵附和。

    夏如卿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目光如刀!

    “糊涂!”

    一个小小的七品才人,得了一回宠就目中无人,也不用皇后动手,暗地里等着收拾的大有人在!恐怕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两个人真是,昏了头了吧!

    秋桐和秋红被夏如卿的目光吓住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当下麻利地替夏如卿装扮好,主仆三人去了椒房殿。

    正六品往上的才有资格去给皇后请安,夏如卿是七品才人,没资格去殿内磕头,只跪在椒房殿的门外磕了三个头。

    皇后身边的一等大宫女玉兰迎了出来。

    “娘娘说夏小主服侍皇上辛苦了,叫赶紧回去歇着!”

    说完又递上了一个雕漆托盘,红布盖着,掀开里头是一套翡翠的簪花头面,成色一般,但还算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