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与教官发生冲突

第二章与教官发生冲突

“我擦,你们听说了吗?”王文灿跑到我们宿舍说道。

    “听说啥了?”周潮一副好奇宝宝的问道。

    “跟你们说,这次我们班的教官叫阎西,听说是个面瘫,整天巴拉个脸,而且听说是个变态,脾气特别臭,要求非常严,很不好相处啊!”

    “真的假的啊?有多变态啊?”周海波从床上跳了起来。

    朱慧生不以为然的说道:“别管这些有的没的,不就是个军训嘛,不就踢踢正步那些能有多严,你以为还会让你真的军事化管理啊?”

    王文灿摆出一副坏笑说道:“嘿,你们还别不信,我这个可是一手的小道消息,很准的,那个教官听说以前带军训的时候被人给揍了,揍完之后就性格大变了,每次分到他手上的都被整的半死不活的,悠着点好啊。”

    宋刘毅听不下去了说着:“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就只是军训不可能那样的,不然学校不得管啊?今天就要军训了,早点过去吧。”

    ……

    到了操场列队等候着,不一会一个脸色铁青的人走了过来,大脑袋上头发毛楂楂地直立着,像团起来的刺猬。脸色青得和烤熟了的茄子一样,微微翘起的下巴,长着乱蓬蓬的胡子,像是用火燎过似的又黄又卷。

    教官一过来立马就说道:“都给我立正,站好了两小时不许动。”

    就这样全班人就都顶着个大太阳站着,爆日一直蒸烤着我们班所有人,其他班级在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小训练之后都到树下面去休息了,只有我们班任然在太阳底下坚持着。

    在站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班上的小女生詹洁满脸通红虚汗直冒,终于忍不住了说道:“报告教官,我想请个假。”

    见教官完全不理会詹洁,和她同寝室的施倩倩说道:“是啊,教官,詹洁今天身体不舒服,就批个假吧。”

    教官板着脸说道:“稍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叫阎西,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就要跟着我,我先说一下我的规矩,我只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在军训期间一切都得听我的,第二是在军训期间所有人不允许用任何理由请假,而且这两个要求你们必须服从,没有偷奸耍滑的权利,知道吗?”

    ……

    看詹洁那个样子就知道今天身体绝对是不舒服,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来了,所以想请个假,可没想到教官竟然说出这些话,所以全班人也很统一的选择忽视了他的话。

    见没人回话,立马怒了吼道:“都哑巴了吗?听不到吗?”

    “我去还真的有点小变态啊。”周潮小声的对我们说道。

    “这个听他的话还可以接受,不允许任何理由的请假可能吗?万一有哪个人身体不舒服呢?”朱慧生也是小声的回答。

    “你们两个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不满意吗?不满意说出来。”此时阎西黑着个脸,牙齿咬的吱吱作响。

    到了这个时候朱慧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报告教官,我想说如果有人生病了怎么办?也不允许请假吗?”

    阎西不冷不淡的话响了起来,但是手早就握的嘎嘣响了。“你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不允许任何理由请假,听不懂吗?任何理由都不可以,生病了一样照上,就是爬也给我爬过来!”

    “有病啊,我们是军训又不是犯人。”周潮又低声喝骂了一句。

    “很好,在队伍中不得说话不知道吗?你们两个这么多年白长的啊?都给我去那边操场跑五十圈。”

    “报告教官,只是说话,只是军训而已,跑五十圈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周海波也是看不下去了。

    “很好啊,不知道我说的话吗,绝对服从,现在不光他们两个要跑,你也去,同样五十圈。”

    宋刘毅也早就忍不住了:“报告教官,你的做法是不是已经过线了,你的两个条件本来就不符合要求,什么绝对听话,什么不许请假,我们又不是犯人,教官不感觉你的做法已经过线了吗?而且他们只是提出了他们的意见而已,你就要他们跑五十圈?这种惩罚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呢?”

    看来阎西是真火了,立马吼道:“哎呦,看来你们班都是些硬茬子啊,一个个的都想造反啊,你也一样五十圈。”

    徐海超也忍不住了,基本上班上所有人都已经忍不住了。“报告教官,我们班是过来接受军训强化的,但是我感觉教官的做法已经超出了底线了。”

    “你们班这是个什么意思啊?那你们这个班就给我一起到操场上面去给我跑五十圈去,没跑到的今天中午饭都给我别吃。”阎西是彻底爆发了。

    隔壁班上的教官叫苟建国,年龄挺大的,脾气平和,一看就是那种标准的老好人,看到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立马过来打了个圆场说道:“老阎你过了啊,你那啥要求是不太符合的,别惹事啊。”

    阎西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说道:“给你面子叫你兄弟,不给你面子你就是个屁,别忘了老子可是班长,按级别你只是个副的,给你脸了?现在我在管教我的学员有你屁事吗?滚一边去。”

    隔壁班的教官也是怒了:“阎西,你他娘的不就是有点关系嘛,但是我们现在是在人家学校里,你不要把事做的太绝了,不然怕是不好交差吧?”

    ……

    训完了隔壁班的教官,转过身来接着说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还学人家玩反抗,你也不看看老子是谁。我告诉你们,别说老子欺负你们,今天你们这些小东西只要有人能够接下我十招的话,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但是就你们这些王八羔子最好给我老实点,服服帖帖的,伺候老子高兴了,兴许还有的救,不然的话就你们,我分分钟把你们训成狗!”

    “教官,你是说只要接你十招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对吧,那要是今天我把你打败了不知道教官可不可以答应换个人呢……”

    说话的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张猛,形容他只要八个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就可以了。人如其名,张猛长的特别高大威猛,双臂有力,全身肌肉十分明显,身躯壮硕的好似一睹墙一样。再看这位猛汉的相貌,一头短寸根根站立,好似钢针一般屹立挺拔,桀骜不驯,额头宽大,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厚实,淡淡的络腮胡衬托着硬实的下巴,愈发显得刚强有力。整个五官既透着一股英俊大气的身材,又透着一股俾睨天下的男儿本色。

    这张猛本来长的就很壮硕,并且据说他从小就学习过一些杂七杂八的武学,虽说他没有进行全方位的武力特训,但是在一般人而言,张猛的武学功底绝对是在绝大多数人之上的,所以在这种时候大家看到是张猛站了出来,都是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阎西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猛说道:“你小子倒是有种,但是我要和你说清楚,老子我一出手那就最起码在床上要躺段时间了,你可想好了啊,最好你们一个个的趁我现在好说话都给我去跑去。”

    “行了,教官,动手吧。”

    说着张猛就首先出招了,在这种局面下多走过一招都是好的,所以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那铁壁般的拳头直挺挺的朝着阎西的面门砸了过去。只见阎西脚下一个滑步便闪了过去,同时一把抓住了张猛的手臂,陡然间一个四两拨千斤将张猛顺势给丢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啊,从张猛嚷嚷着要开打只是过去了片刻的功夫,这张猛就已经应声栽倒在地上了,毫无反抗的力量,或者说这个级别压根就不在同一层次上,张猛压根就不是这阎西的对手,所以在张猛刚刚出手的那一刹那阎西对于张猛的一切动作便已经了然于胸了,并且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很好的一次反击就将张猛摔在了地上,而且看这个架势,张猛摔的很惨,看张猛现在正抱着胳膊在地上满地打滚的样子,至少那条胳膊应该是折了。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结果吓了一大跳,还没反应过来呢,张猛怎么就在地上打滚了呢?只有隔壁班的教官苟建国皱着眉头说道:“阎西,你这出手是不是太过了,这出手也太重了吧?你这样是要受惩罚的……”

    “滚,老子怎么做从来不需要你来教……”阎西还是那一副屌屌的样子。

    “好心当成驴肝肺……”

    ……

    “我来……”

    “老三你疯了吗?连张猛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这不是送死吗?”

    “我不来的话接下来的这些日子他只会变本加厉的对我们,我们还有日子过吗?”

    “可是你也不能这么鲁莽啊!”

    ……

    鲁莽吗?当然不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整个班级接下来军训的日子都将会不好过的,看阎西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有有恃无恐的理由,所以要是我不站出来的话,恐怕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我们都要被折磨死,更何况我还是有底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