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诡异的心脏

第2章 诡异的心脏

看着眼前惊变的干尸,姬洛心中不禁一颤,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一具早已死绝了的干尸竟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复活了,让他一阵毛骨悚然。

    遗迹内出现一具太古人族的干尸,这已经让姬洛感到了无比的震惊,认为自己是撞了大运,也让他看到了家族崛起的希望,而这具干尸竟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复活了,这样枯骨生肉,死而复生的场景这世上恐怕也没几个人见过。

    此刻的姬洛无比的确信,确信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要比这具干尸还要重要了,即便是倾尽全族之力,他也要将面前复活了的干尸给带回族内。

    “阿龙,快将底座砸开!将棺椁带走!”姬洛不再犹豫,他要将棺椁强行带走,带回族内。

    站在一旁一直从未开口的阿龙快速的踢出了一脚,竟是直接扫出了一阵劲风,径直的撞向了托起棺椁的石台,直接将这云石所做成的石台给砸得粉碎,顺势跌落的棺椁被快速闪来的阿龙牢牢抱住,未有一丝颤动。

    巨大的棺椁就这样被阿龙横抱了起来,牢牢地抗在了肩上,而后三人腾空而起,冲出了地底。

    然而就在三人刚刚到达地面时,这座棺椁内竟又传出了剧烈的波动。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环境的变化,刚刚才复苏的干尸体内传出了疯狂的心跳声,声响一阵高过一阵,仅仅才数息的功夫,这阵原本微弱的心跳声便已经震痛了耳膜。

    “扑通!……”心跳声犹如灵魂之音,响彻在阿龙耳旁,声声直入心海,一股强大的气息也从棺椁内顺势涌出,压得三人难以呼吸。

    “扑通!……”紧接着,另一阵心跳声紧跟其后,所发出的声响无比的沉闷,犹如轰天闷响一般,震得三人双耳一阵轰鸣,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放下!!快走!!”

    此时的三人已经察觉到了异常,果断舍弃了棺椁,将其丢向了一旁,而后准备往远处撤去。

    “扑通……”紧随其后,又一阵强烈的心跳声快速传出,竟直接化成了音击,朝着三人狠狠地撞了过去。

    “噗……”

    “噗……”

    “噗……”

    三人被音击撞中,从空中跌落了下来,纷纷口喷鲜血,面色铁青,身体本就脆弱的姬洛和齐长老两人更是被这音击震得七孔流血,躺在地上一阵抽搐。

    剧烈的疼痛感使三人瞬间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高高在上的姬洛因为生在强大的部族之中,实力不凡,而此时的他竟是在瞬间就被击成了重伤,这让他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血红的双眼仇恨般的看向了棺椁,在调集起全身的灵力之后,朝着棺椁的方向探出了手。

    在姬洛探出手的瞬间,一直旋转在他双眼虹膜内的三个乳白色光点在这一瞬间快速变***白色的光点迅速占满了双眼,双眼在刹那间充满了白色的光芒,探出的右手上快速的伸出了一把巨大的光剑,朝着棺椁直插而去。

    在光剑的尾端,一根带着澎湃灵力的拐杖也被投了过来,跟随着光剑一并砸向了棺椁。

    “轰隆……”一声巨响,一朵巨大无比的蘑菇云从地表腾起,大地瞬间塌陷了下去,那深达数里的深渊顺势被掩埋,方圆数十里的密林直接被削平了,顷刻间化成了焦土。

    在烟尘腾起的刹那,一束金光从腾起的蘑菇云中冲出,一数丈高的金色巨人护着姬洛和齐长老两人没入了云端。

    当冲击的余波散去之后,浮空漂浮的三人神情紧张的紧紧盯住了地面,在刚才的冲击中他们并未受到波及,但却被之前棺椁内冲出的音波伤得不轻,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惊骇,久久难以平息。

    地面烟尘四散,但这三人却能够穿透粉尘,将地下的一切尽收眼底,他们真切的看到了棺椁连同复活的干尸一起被撕成了粉碎,在这样强大的冲击之下,即便是座城池也都早已灰飞烟灭了。

    “阿龙!下去看看!”姬洛对阿龙说道。虽然看到了干尸被击成了血末,但他却心有不甘,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具太古人族的尸身,竟在这一刹那间化为了灰烬。

    金色的巨人冲入了烟尘之中,阿龙在地面一阵翻查之后,竟在散落的碎石堆下挖出了一颗金黄色的心脏,这颗心脏竟在刚才的冲击下完好无损,并且还持续的散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不好!!”远在半空的齐长老突然大叫了起来。

    一旁的姬洛随即也感受到了心脏内传出的诡异波动,朝阿龙大吼道:“阿龙!快跑!!”

    “啧啧啧……”

    两人话音刚落,这颗金黄的心脏内竟传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位于地面的阿龙猛地发力,想要捏碎这颗心脏,但他那双可以轻易捏碎精铁的大手却根本无法撼动这颗心脏丝毫,随即果断的将心脏抛了出去,转身便跑,身后巨大的法相金身猛拍地面,借助巨大的反冲力腾空而起,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金黄的心脏内猛地伸出了一只泡沫状的黑色巨手,瞬息的功夫便追上了阿龙,在轻易的撞碎了悬浮在身后的法相后,如鸡仔般将阿龙捏在了手心里。

    “啪……”一阵血雾爆起,那化成了金身,变得无坚不摧的阿龙竟就这样被一把给捏爆了,化成了血沫飞散在空中,雄霸一方的法相级蛮灵就这样被轻易的抹杀了。

    “逃……快逃……”眼看阿龙身死,姬洛大声朝齐长老撕吼了起来,眼前发生了一切已然超出了他的认知,这只大手轻易的便把阿龙捏成血沫,已经不是他们所能面对的了,逃命的念头涌上了心头。

    姬洛慌忙的幻化出了一枚金色的符咒,握在手心使劲一捏,金符顺势爆裂开来,化成了一股金色的能量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而后姬洛那泛着金光的手指举过头顶,迅速从头顶上的虚空中划下一条金线,这条金线在出现之后便直接撕裂了虚空,产生了一条虚空通道。

    裂痕出现后,姬洛也顾不得其他,迅速地侧身朝着这条裂痕钻去,这条通道直通族地,只允许持金符者进入,是族内赐予的重宝,他根本顾不了身旁的齐长老,只能让他听天由命。

    而此时的齐长老也在灵力的托举下腾空而起,飞一般朝远处冲去。

    然而那只黑色的大手似乎并不愿就这样放过他们,一声冷笑之后竟是直接禁锢了时空,而后隔空猛挥了一拳,如罡风般的拳风朝着逃离的两人冲了过去。

    已经飞出数里地的齐长老在瞬间就被卷进了拳风内,被罡风撕成了碎渣。

    而已经半个身子钻进裂缝的姬洛则突然全身一僵,一动不动,那包裹住了全身的金符顺势被击破,留在通道外的半个身子也在这一瞬间被罡风吹成了血末,敞开的裂缝带着姬洛的另一半身躯扭曲着消失而去。

    “哼~”一声不屑的冷哼从金黄的心脏内传出,那只黑色的泡沫状大手一掌拍出,竟是要再次撕裂开那条刚刚闭合的空间裂缝,想要朝另一端追去。

    然而就是此时,异变再起,那颗金黄色的心脏内突然涌出了无比耀眼的金光,金光在出现后便一路延伸着朝巨大的黑色泡沫包裹而去,禁锢住了黑色巨手的行动,而后竟然是生拉硬拽的将其拖回了心脏内。

    当心脏内延伸出的黑色泡沫被完全拉回心脏内时,弥漫在天地间的狂暴气息瞬间消散,漂浮而起的心脏像是失去了力量来源一般落回了地面,之前笼罩在这片森林上空的结界也在此时消散而去。

    落地后的心脏依旧还在持续的跳动着,突然,一股股金黄色的血液从心脏内猛地喷出,由心脏为起点,开始生出了一系列的细胞,这些细胞快速组合在了一起,快速地构建起了各种人体的组织。

    骨骼、血管、肌肉,皮肤等一系列的人体组织开始被快速地描绘了出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之后,先前由干尸复生的少年易天辰又再次出现了,赤裸着躺在了这片焦黑的大地上。

    当易天辰再次恢复如初时,一道虚幻的金色人影突然从心脏内冒了出来,犹如一道灵魂一般悬在了易天辰上空,呆呆的看着易天辰,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没想明白一般。

    “我的心脏不是被供奉在了泰坦一族的神坛中吗?怎么会跑到了这人类的体内,还与他融为了一体?”老者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不明白早已死去的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随即,一缕神识侵入了易天辰的脑海之中,脑海中的记忆随即被翻了出来,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老者面前。

    “咦?!这小子竟什么也不知晓?!”瞬息的功夫,易天辰毕生的记忆便已经被这位老者所知晓。

    “百万年!这人类用了百万年的时间将我的心脏同化,而他对这事竟是一无所知!!”老者很是惊讶,因为对于一位最多只有百年寿命的人类来说,百万年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

    一股波动随即从老者身上泛起,老者大手一划,竟是撕裂开了时空,时光的长廊在眼前浮现了出来,这位老者竟然唤出了时光长廊,并随意的在里边翻寻了起来,有关于易天辰的一切,乃至是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此时印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原来是这样!”老者点了点头,仅仅瞬息的功夫便已经明白了发生在易天辰身上的所有事情。

    “破而后立,先死后生,不错不错!虽然是误打误撞,但却也是他的机缘。罢了罢了!反正我也早已是个死人,这心脏给他那又何妨,只希望他今后能够压制住牢笼里的黑魔,避免生灵涂炭才是!”说完,老者便缓缓隐去了身影,钻回了心脏内。

    …………

    过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易天辰才悠悠转醒,揉搓着僵硬的臂膀,坐在地上茫然的看向四周,对于先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一无所知。

    在地上发懵地坐了好一会儿,易天辰才回过了神,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抬起双手捂向了心脏。

    “我……没死?!!”易天辰无比吃惊的看着心门,那原本位于胸前拳头大小的伤口竟消失不见了,他的心脏完好无损,依旧在有序的跳动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是在哪里?”在庆幸自己还活着的同时,易天辰也感到了无比的疑惑,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昏迷前被一束绿光正中心脏,顿时心脏便被光束所带的剧毒给腐蚀了,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

    而在他昏迷时,毒液也已经快速蔓延到了全身,五脏六腑都已经被严重腐蚀,但此时的他却是毫发无损,被腐蚀一空的心脏竟又长回来了。

    想了许久,易天辰无法给出答案,便抬头看向天际,天空依旧一片苍蓝,丝毫没有看到任何飞船的影子,看这样子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人会来接他,只好缓缓起身,赤着脚,踩着一地的焦炭,漫无目的地朝前方走去。

    当易天辰穿过焦土时,眼前尽是一望无际的碧绿,一片茂密无比的原始森林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地球母星上什么时候有培育出了这么一大片原始森林了?”易天辰越发感到了疑惑,再次扭头看向了身后,脚下的焦土还冒着热气,证明是他醒来不久前才出现的,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赤身躺在这片焦土之中。

    “看起来像是外力所致,难道是我所乘坐的飞船在这里坠毁了?”想到这,易天辰便马上摇了摇头,天空中没有出现飞船坠落时的尾云,四周也并没有任何飞船的残骸,不可能是飞船坠落所致。

    思来想去,易天辰依旧无法找出答案,只得继续往前走去,想看一看面前的森林到底是什么地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走越远,这片森林像是没有边际一般,任凭他如何走都无法看到边缘。

    然而就在易天辰步入这片密林的同时,远处的森林里也传出了阵阵骚动,以易天辰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的生物都察觉到了一丝恐惧的气息,一股无形的威压从易天辰体内持续散发而出,让这片林中的毒虫猛兽们感到了无比的压力,都纷纷朝四处逃散。

    以至于易天辰所到之处,所有的动物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哪怕是强大的元兽也都避其锋芒,绕开了他,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这些动物根本无法抵抗,这也使得易天辰在这片被人们提名便丧胆的森林里畅通无阻,一路深入。

    随着不断地深入,易天辰迷失了方向,想要再次回到那片焦土旁却已经找不到方向了,只得硬着头皮四处乱窜,饿了就摘些野果吃,渴了就吸吮植物的茎叶,以此在林中晃荡了数十日。

    数十日之后,易天辰终于走出了这片广阔的森林,并在这森林边缘发现了一座小镇,但当他走进小镇时,却发觉他根本听不懂这里的语言,这让他感到了十分的恐惧,要知道,当时的银河系已经大半都掌控在了人类手里,人类所使用的语言自然也变成了通用语,这里的人不会说通用语,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里并不是易天辰之前所想的地球母星。

    带着恐惧和无助,易天辰再次跑回了森林,他身旁没有任何的通讯设备,唯一能够使用的手镯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得像之前一样继续在林中徘徊,迫不得已之下才在森林中搭建了座破草屋住了下来,期待着他的族人能够寻到这里,来将他接走,而这一等就是等了一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