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卡

抽卡

收到微信,程固看到却没点开。

    不管内容是什么,他都没兴趣。

    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多看几条收到的私信和论。

    按照他的习惯,如果今天不是江旭宇生日,他现在应该正在玩游戏录视频。

    看完私信和论,程固打算收起手机,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微信图标的红点上。

    反正只是看一眼,看完直接删掉就行,应该没事吧?

    点开微信前程固想的很,但看到那两条微信后,他脑上冒出了一个问号。

    这是把他当成江旭宇了?

    连表白的微信都能发错,这人真是笨到家了。

    别问他怎么知道陆茶想表白的,一个女生将人约到到阳台亲手送礼物还能是因为什么?

    就陆茶那个害羞的性格,四舍五入约等于表白。

    程固嗤笑了一下,摁住话筒图标懒洋洋地回了条语音。

    “喂,陆同学,你微信发错了不知道吗?”

    少年的声音漫不经心,带着轻微的嘲意,浑然忘了之前看完就删的念头,似乎没有察觉到那无意间被拉进的距离。

    陆茶勾起嘴角,她当然知道发错了,她可没打算真的去阳台等江旭宇,这不过是一根鱼钩罢了。

    鱼儿触钩,她该下饵了。

    “诶?怎么会这样?”大概是有些惊讶,女孩的语调不像之前那样乏味无趣,微微上扬的尾音带着少女的疑惑,像是一只悄悄探头的灰兔子,抖了抖耳朵,呆萌呆萌的。

    真是个笨蛋,程固心想,不是他主动问了一句,陆茶怕是还不知道自己发错人了。

    正欲收起手机,屏幕上再次弹出一条语音。

    ——“难怪旭宇一直没有回我的消息,原来是我发错了呢。”

    听到少女天真的声音,程固没忍住,嗤地一下笑出了声。

    究竟是谁给她的自信?

    实话,他从在这个圈子长大,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他敢打赌,就算陆茶那两条微信没有发错,江旭宇也绝对不会回复她。

    不是这婚约是江家老爷子下的,以江旭宇的脾气,早八百年前就把陆茶踹到一边儿去了。

    想到陆茶被找回陆家之前似乎在乡下过了十几年,程固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这就是只傻兔子,以后怕是吃不少苦头。

    但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嗯,那你加油。”程固轻轻一笑,一共五个字,不带半点真心。

    这话里头的嘲讽连系统都听出来了:[怎么办?宿主你的1点感度拿不到了。]

    陆茶却不这么认为:“着什么急啊,还记得程固之前怎么吗?”

    他他不怎么看微信,可现在呢?

    从表情包里挑了个萌系表情包发过去,陆茶面无表情地回了条语音:“嗯,我一会加油的~”

    软糯的声线带着丝丝甜意,还让人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一双带笑的眼睛。

    就像是屏幕上那只鼓着脸加油打气的兔子表情包,天真的少女不仅没有觉得被嘲笑,还以为对方是在给自己打气。

    盯着屏幕上那只卖萌的兔子,程固觉得有点牙痒痒。

    真是个傻子,连嘲讽都听不出来。

    发了一条还不够,陆茶又发了一条语音。

    “程同学,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鼓励我,你真是个人呢。”

    程固眉头一皱,正恼火,却突然反应过来以陆茶的性格或许不是在嘲讽他。

    所以,那个傻子是真的觉得他……是个人?

    少女的声音像是刚吃过草莓蛋糕一般,明明无故收了张人卡,程固却觉得自己的耳朵像是被兔子挠了一下,微微发痒。

    他真是个人,就会告诉她江旭宇和许谦哲他们想设计逼她退婚。

    但可惜他不是。

    “笨蛋……”

    与此同时,陆茶脑海中再次响起了熟悉的电子音。

    系统:[叮——目标对象程固感度+5,目前感度14。]

    突然一下子增加5点感度,系统都惊讶了。

    基于人类的社交习性,基础感越少越难增加,像之前陆茶那样每次1点的增加才是常态。

    系统十分不解:[宿主,明明您只是夸了一句人,怎么会这样?]

    感度到手,陆茶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陆茶:“嗐,年轻人嘛就是不经夸,这个表弟还是有点良心的。”

    看着陆茶笑眯眯地将程固的备注改成“表弟”,系统忽然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有这样的宿主,走上统生巅峰不是梦!

    系统不禁道:[宿主您真优秀,咱们快去获取更多感度吧!]

    陆茶呵呵一笑:“的抽卡呢?”她可是一直在等着呢。

    ……

    没收到新的微信,程固顿时无聊了。

    盯着陆茶的微信名看了几眼,程固在备注写了三个字——“陆同学”。

    收起手机,程固嘴角上扬,朝着三楼走去。

    三楼的一半都被装成了豪华游戏室,江旭宇和几个玩得的哥们都在里面打发时间。

    看到程固过来,他道:“阿固你干嘛去了,怎么才上来了?”

    程固本想随口一答,但不知道怎么地,突然间想起了那张人卡。

    鬼使神差地,程固道:“没什么,刚才碰到陆茶了。”

    也不知道陆茶那个笨蛋有没有给江旭宇重新发微信?但看江旭宇玩游戏的样子,估计连微信都没点开吧。

    听到这个名字,江旭宇脸上顿时露出嫌弃的神情。

    对于突然间多出来的未婚妻,他没有半分感。

    在陆家把女儿找回来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妻,他根本一点都不喜欢陆茶。

    只可惜这婚约是爷爷下来的,他再怎么不乐意也没法立刻解除婚约。

    所以他想了个办法,让哥们许谦哲帮忙去勾得陆茶那个土妞变心。

    这样一来陆茶主动解除婚约,他不用被爷爷骂,爷爷不用觉得对不起老朋友,双赢。

    他、许谦哲还有高觉三个是哥们,这件事包括程固在内,他们四个人都知道。

    现在四人都在游戏室里,江旭宇直接化身监工催进度。

    “阿哲,你动作可得快点,的一个月之内把那土妞拿下,是超时了,你的奖励可就没了。”他道。

    奖励自然由他出,一辆限量版重型摩托,全球只有48辆,十分难得。

    许谦哲虽然对摩托车不算衷,但限量版的东西他还是有些兴趣。

    “你急什么?”许谦哲挑了下眉,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还没开口,便先勾了对面三分魂。

    他对江旭宇道:“我出手你还不放心吗?”

    可惜江旭宇不是女孩,见许谦哲这样他直接翻了个白眼:“我你能别这么骚吗?这笑脸你还是留着招呼陆茶吧。”

    许谦哲对于女孩子的魅力他还是放心的,就是叮嘱一下而已。

    完,江旭宇便和旁边一直没吭声的高觉继续玩起了游戏。

    许谦哲也不恼,和程固聊了起来。

    他道:“你和陆茶像是同班同学,你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程固和许谦哲也算是认识多年,这人一向喜新厌旧,只喜欢新鲜有趣,无论是人还是东西。

    想起那声软软的程同学,程固饮了口酒,一脸平静道:“不怎么样,我觉得她挺无聊的。”

    ……

    [叮——目标对象程固感度+1……叮——目标对象程固感度+5,目前共计感度20点。]

    听到又加了两次感度,陆茶有些纳闷。

    不过男人心、海底针嘛,管他为什么突然涨感,总之快乐就完事了。

    现在还有什么事比抽卡还能更快乐吗?没有!

    听到系统有美颜卡、亮白卡、嫩肤卡、美发卡、瘦腰卡、丰/胸卡、美腿卡……各式各样的卡片后,她早就摩拳擦掌,等不及了!

    陆茶:“快,让朕来个十连抽!”

    系统:[……宿主您清醒一点,您的积分只能抽两次。]

    陆茶:……道理她都懂,可是不能十连抽的抽卡根本就不快乐!

    虽然如此,陆茶还是对着掌心吹了口气,双手合十虔诚地抽了两张卡。

    卡面揭开,抽中的是初级亮白卡和初级丰/胸卡,没有她想的美颜卡。

    美颜卡,顾名思义就是直接让脸蛋变得更漂亮,显然是她目前最需的卡,可惜手气不够,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问过系统得知卡片效果走自然风,不会有问题后,陆茶选择了立刻使用。

    虽然眼前没有镜子,但陆茶发现自己手臂的皮肤似乎变白了一点。

    尽管效果不算特别明星,但按照系统所,这张初级亮白卡的效果能持续一个月,只她每天变白一点点,想必会非常不错。

    而且这张亮白卡不仅仅只有美白的功效,还能让肌肤变得透亮有光泽,这一点的重性可是不输美白!

    即使是同样的肤色,有光泽的皮肤在人们眼里远比无光泽的皮肤看上去更加看。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女明星都追求光泽肌,给皮肤提亮焕颜类的产品也不会卖得越来越了。

    亮白卡能看出效果,但陆茶用完那张丰/胸卡陆茶却觉得毫无体验感。

    她目前大概算是AA,听点叫模特胸,难听点叫飞机场。

    她没打算当模特,个人审美趋向于B和C,目前这个身材她是真的没法接受。

    所以抽到丰/胸卡时,她还是很满意的。

    可是,她胸/前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陆茶:“系统,这张卡该不会过期了吧?”

    系统:[请宿主不质疑产品的质量,这边建议您多补充些营养。]

    原来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这个身体底子太差,想丰/胸卡起效首先她身体得有供给才行。

    弄明白缘由,陆茶立刻举一反三:“这是不是代表我可以随便吃东西了?怎么吃都不会长胖对不对?”

    系统一愣:[这……]

    这个角度是不是有点太刁钻了?这个是丰/胸卡不是美食卡吗!

    可惜陆茶完全不给它逃避的机会,又问了一遍。

    系统顿了一下,只能给出回复:

    ——[是的,在初级丰/胸卡效果期间您可以随意饮食,身材其他部位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不过,我建议您不养成暴食的习惯。]

    陆茶听完前半句就乐了,她上辈子有段时间为了保持身材,直接戒掉了许多美食,简直失去了无数乐趣。

    现在了,初级丰/胸卡效果持续一年,也就是她一年都可以随便吃,反正长胖也只长胸,简直不太幸福!

    就在陆茶大快朵颐时,一人走了过来,迟疑地开口道:“陆茶?”

    陆茶抬头一看,原来是个熟人,她在A大宿舍的室友之一徐琴琴。

    “怎么了?”她道。

    见她回应,徐琴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气道:“你怎么回事啊,我刚才给你发了那么多条微信你都不回一下?”

    徐家在A市上层圈子排不上号,但在她和陆茶是室友,又和白悦彤相处得还不错,这次才能有幸参加江旭宇的生日。

    徐琴琴都想了,这次她不能混进江旭宇那些A市最顶层的那群人的圈子里,运气的话,也许还能交到一个不错的男朋友。

    不过,这些需用陆茶当跳板,可谁知到她左等右等没看到陆茶的人影。

    她急得喉咙都快上火了,哪知道陆茶居然在楼下吃东西!

    气急之下,徐琴琴忍不住道:“陆茶,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闻言,陆茶放下甜品,擦了擦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徐琴琴难看的脸色一般,淡淡道:“你急什么,估计是我不心把手机静音了吧。”

    当然,这是假话,她就是懒得看而已。

    徐琴琴很不满下意识地想埋怨,可看到陆茶的表情,她忽然觉得像哪里不对。

    从认识起,她就有意拉拢陆茶,本以为这花费不少心思,可没想到陆茶学习不错却十分天真,很快就真的把她成了闺蜜。

    虽然没什么成就感,但徐琴琴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谁让她长相清秀,不如白悦彤那么温婉呢?

    但和又土又挫的陆茶站一块儿,她就是个仙女。

    不过,是错觉吗?

    她怎么觉得陆茶今天像比之前看了一点?

    ※※※※※※※※※※※※※※※※※※※※

    求收藏,求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