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女神的邀请

第3章 女神的邀请

那种眼神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呢?明明是林宇纠缠我,我都跟你解释过了,不是我的错。是他要非礼我的,你答应过我不介意的。”程七喜一脸泫然欲泣的样子,抓着陈述的袖子轻轻的晃着。

    那个样子,我见犹怜。

    女人用眼泪征服男人,陈述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方远山确定了林宇不是一般人,有心结交,满脸严肃的追问:“陈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陈述一咬牙,甩开程七喜的手,不顾她恳求的眼神。

    “方爷爷是这样的,这个女人半年前跟我说遇到了一个好玩的山里人。那个人就是林宇,我也没有在意,让她玩玩儿。几天前她跟我炫耀说,林宇跟他表白了,她狠狠的羞辱了林宇一顿,说半年的游戏终于结束了,她玩儿的很痛快。”

    陈述继续道:“而林宇失足落水,也是她让我雇人买的新闻写手写的诋毁林宇自尽的帖子,都是为了满足她变态的虚荣心。我也想玩玩就跟着玩儿了,然后,林宇他在网上说了些话,所以,所以就闹到这样了。”

    真相大白!

    哗!

    围观人们顿时恍然大悟,舆论立刻倒向林宇这边。

    “我去,想不到程七喜表面上楚楚可怜的一个小女孩,竟然心肠这么可恶。”

    “就是,真是变态的心理。”

    “仗势欺人,就知道欺负老实人的,呸。”

    同学们对陈述和程七喜指指点点,议论声逐渐增大。

    很多人都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的厌恶的情绪,没想到程七喜是这样一个内心黑暗可恶的女人。

    程七喜慌张了起来,有一种天昏地暗的感觉。

    今天这件事情传开了,她苦心经营的人设就奔踏了,到时候就成了过街老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戳脊梁骨。

    “陈述你说谎,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这些话的。还有林宇,你凭什么骂我?你有什么资格?你算什么东西?”程七喜的表情有些扭曲。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如此多的人谩骂和讥讽,让她失去了理智。

    “住嘴,你这个贱人,你打算害死老子吗?再敢废一句话你试试?”陈述一脸的凶相,像是要吃人一样。

    程七喜嘴角都被抽裂了,她吓得不轻,闭上嘴自己哭去了。

    陈述不理他,连忙想林宇道歉:“林宇对不住了,这事儿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及时阻拦他。”

    林宇点点头,脸上挂着傲然:“既然真相大白了,我也就不多追究什么了。但是你和程七喜要负责恢复我的名誉,否则到时候就看看谁让谁死。”

    “这是应该的。”陈述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意,但心里特别的不屑。

    特么的一个山里人装什么逼呢?

    但他只能忍着,呀不能在方远山面前表现的更加不堪,因为方远山的风评,直接影响他能不能继承家族。

    “哼,陈述,没想到如今如此的心术不正,陈家的未来堪忧啊。”方远山责备道。

    “方爷爷,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都是程七喜的错。”陈述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都急出了满头的汗水。

    他恶狠狠的瞪了程七喜一眼,今天要不是程七喜纠缠,他也不至于来这里装这个逼,然后被方远山给撞见。

    “晴雪,爷爷不方便,你去替爷爷请林小友。”方远山笑呵呵的对孙女说道。

    他对林宇的印象更好了,宠辱不惊,水波不兴,这份养气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方晴雪点点头,一双美眸看向林宇,眼神中有些复杂的东西。

    她自然明白爷爷话里的意思,但是她不明白爷爷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医学院的学生。

    医学院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

    他恰好在车祸的时候做了些急救措施而已,如果要感谢的话,给一笔钱就够了。

    可是爷爷为什么刚下手术台没两天就着急要亲自来见他?

    这其中有什么隐秘方晴雪不知道,但是她敏锐的捕捉到了爷爷示好的意思。

    “方先生你好,我爷爷刚出院不宜多走路,所以我替我爷爷邀请方先生,请方先生一起共进午餐。”方晴雪浅笑嫣然,礼节一丝不苟,表现出了方家良好的家教。

    “哇,方学姐亲自邀请林宇吃饭?”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女神,为什么青睐一个山里来的穷小子?”

    “你没听到吗,是女神的爷爷要请林宇,不知道这个林宇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岳云清捅了捅林宇,小声道:“老三答应她,老子还指望着蹭一顿大餐呢。”

    林宇的嘴角抽了抽,天下没有白吃的大餐,方远山也不是闲的没事干才来的。

    不过,从救方远山开始,他就已经想好了会有这种可能性。

    大不了相互利用罢了。

    他跨前一步,伸出手表示善意:“方小姐很开心能认识你,我叫林宇,他是我的哥们岳云清。我想方小姐和方老应该不介意我带上我的好友吧。”

    “我的名字应该不用我多说,很高兴能认识你。”方晴雪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

    林宇从她的笑意里感受到了排斥。

    不过他并不在意。

    “当然可以。”方远山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十分的慈祥和善。

    中午,帝辉国际酒店中的豪华包间里。

    方远山亲自拉着林宇的手把他推到主座,就连方晴雪的父亲方万年这个坐拥数十亿资产的方正科技的董事长都只能在屁股后面跟着。

    当然他的表情很不自然就是了。

    他也不解自己的父亲到底哪根筋搭错了,对一个医学院的大二的普通学生如此的看重。

    “方老,这不合适吧?”林宇客气了一句。

    不过对于仙帝林宇来说,来吃饭都是给方家人面子,他当然不会有半点不适。

    “哎,合适,合适。古语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况且连老朽的性命都是小友救的,小友就做在老朽身边。”

    方远山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儿子:“万年,你们替我谢过林小友。”

    方万年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举着酒杯敬酒:“林宇,这杯酒叔叔敬你,谢谢你救了晴雪他爷爷。你们不要拘束,今天一定要吃好玩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尽管开口。”

    以方万年的身份说这种已经非常的客气了。

    但方远山竟然还是不满意,顿了顿拐杖,语气严肃的道:“林小友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方老,不打紧的。方叔叔是长辈,这晚辈已经承受不了了。”林宇连忙打圆场。

    岳云清也附和了一句,结果发现自己在这个饭局里完全没有半点的存在感,就自己闭上嘴,等着吃饭了。

    “哼,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不如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懂事儿。”方远山不满的教训。

    这让林宇和方万年都很尴尬。

    酒过三巡,食过五味,方远山身体不好,显然有些乏了,被方万年吩咐工作人员先去休息一会儿了。

    “小林,晴雪,你们年轻人好好的一块儿玩玩。”方远山还不忘吩咐一番。

    等方远山走了,气氛立刻变得不一样了。

    方万年的脸色原本还算客气,这会儿立刻变了个样子,变得十分的严肃,而且还流露出对林宇、岳云清的不屑一顾甚至是敌意来。

    他一伸手,背后的秘书递给他一张卡。

    方万年一甩手,卡片甩到了林宇的桌子前面:“这张卡里面有两百万,这是你救了我父亲的谢礼。拿着它走,以后离我父亲和晴雪远一些。”

    方晴雪一直都安静的作陪,连菜都只是夹了几筷子而已。

    她甚至没有多看林宇几眼,整个人冷艳清丽的像是生长在雪山的雪莲花,可远观可不可亵玩。

    听到那是两百万,岳云清的眼睛都直了,咕咚咽了一口唾沫,眼珠子就转了起来,整个人都坐立不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