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不省心的弟弟

第3章不省心的弟弟

李峰将单进给提到纪柔的面前,平静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不容任何人抗拒的威严。

    单进终于可以呼吸,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大口的呼吸着,待喘过气来之后,眼中冒出又惊又怒的神情,盯着李峰说道:“小杂种,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李峰没有说话,而是再次掐住了单进的脖子,使得他再次无法呼吸。

    一时间单进犹如溺水之人般,开始不停的挣扎了起来,可是他的挣扎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李峰的右手就像是铁钳一般,将给锁的死死的。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李峰没有废话,完全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而这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却足以击溃任何人的心理防线,令人瞬间崩溃。

    “跪下,道歉!”李峰慢慢的松开了单进的脖子,让他稍微的喘息了一下。

    重重的喘息了几下之后,单进立刻犹如暴怒的狮子般吼道:“小杂种,你敢这样对我,你死……”

    单进可是这个天云市三大黑社会红花会堂主的儿子,哪里受过这种折磨与耻辱,根本不肯屈服,然而狠话还没放出来,李峰便再次掐住了他的脖子,使得他无法在说出一个字!

    单进顿时再次开始抓着李峰的手臂挣扎了起来。

    李峰一手掐住单进的脖子,任由他挣扎,也不没有撼动他丝毫。

    只是一瞬间,单进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红了起来,仿佛能够滴出血般,随后又开始变得发紫了起来……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道歉的机会,不然后果自负!”说着李峰慢慢的松开了单进。

    李峰刚刚松手,单进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一般,整个人立刻软到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惊恐的看着李峰。

    而且李峰的眼神犹如黑洞一般,深邃不可见底,在他掐住单进的脖子,看着单进挣扎以及脸色不停变幻的时候,李峰都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他显得非常淡定,仿佛抓着的只是阿猫阿狗一般。

    他冷静的可怕!

    仿佛李峰经常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别人,甚至是他亲手捏碎过别人的喉结般!

    他到底是谁!

    “算了,让他们走吧。”

    纪柔看着已经翻白眼了的单进轻声说道。

    李峰回头看着纪柔,他一点都不感觉意外,因为纪柔实在是太温柔了,有很多时候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被人受苦,况且万一做过分了李峰再遭到报复,自己肯定会伤心的。

    李峰一松手,单进犹如溺水者呼吸到空气一般,大口的喘息了,看着李峰的眼神中只剩下的恐惧。

    李峰的神色冰冷,一双泛着寒光的眸子静静的盯着单进,如果单进还想做什么,他不介意将这几个人用隐蔽的手法让他们痛不欲生然后惨死。

    看着李峰那闪烁着寒芒的眸子,单进的心中莫名的浮现出一股恐惧感,有心说句话狠话,可却硬生生的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走!”

    说着单进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峰转身离开,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躺在地上嚎叫的几个人听到单进的话犹如大赦一般强忍着身上的痛楚,互相搀扶着赶紧站起,头也不回的灰溜溜的离去。

    “柔姐姐,要亲亲要抱抱!”

    李峰看到几个人走之后二话不说,一屁一颠的跑向纪柔,满脸贱笑,直接扑进了一脸惊愕的纪柔怀里。

    而则是李峰闻着纪柔身上淡淡的香气,低头又看了看雪白一片的沟壑,李峰感觉自己鼻血都要出来了。

    “没想到柔姐这几年还在发育。”李峰心中暗道,将脑袋一偏,小脸用力在纪柔脖子上用力的蹭。

    “你个混蛋,你在干什么呢?快起来!”纪柔羞怒大叫了起来。

    “柔姐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想死你了。”李峰蹭了蹭随后抬起头,收起贱贱的笑容,一脸真挚的看着满脸羞红的纪柔。

    看着李峰的眼神,纪柔感觉鼻子一酸,抬起白皙精致的手刚要打,落下去之后却变成掐了掐李风的脸蛋,又气又爱怜的说道:

    “哼哼,我要罚你把你这几年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不然不会放过你的。”

    “好啊,柔姐外面的世界好危险啊,吓死我了。”说完直接一头撞在了纪柔那柔软的胸部。

    “对了,我刚才听到你弟弟欠债的问题?到底怎么回事。”

    纪柔脸色一暗淡,挎着李峰的胳膊,一边往屋里走边说道;“唉,臭小子不省心,吸毒赌博,欠了高利贷,我这把我的房子卖了才还上的,现在住在你家你不会嫌弃我吧。”

    “当然不会,我走的时候这间房就已经属于你了,我才是不好意思。”李峰笑着说道但是心里却很沉重,纪柔这个弟弟叫纪辉当时自己走之前也是有所耳闻的,表面上乖巧无比,实际上小小年纪学坏,坑蒙拐骗,但是没想到后来居然去吸毒赌博,果然自作孽不可活。

    当时柔姐并不知道自己弟弟这样,李峰碍于两个人的关系只是侧面的说了一下,但是柔姐并没有相信,从刚才他们的争吵里说道她的那个纪辉弟弟又去借钱特意还让姐姐还,就知道他这个弟弟已经没救了。

    抬起头看了看温柔如水的纪柔,心里暗暗的说道,如果有些事你不能做,那就让我来当着这个坏人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屋,屋子里有纪柔在这里比当时自己在这里住的时候要干净的多,就在两人刚坐下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纪柔看了一眼来电,眉毛一挑露出一抹惊讶,随后眼神示意李峰自己接个电话。

    “喂,你到家了?”

    “啊?你又回来了,打计程车没钱了被扣下了,好你让车过来我给你付钱。”

    纪柔挂掉电话后冲着李峰歉意说道:“你先坐会,你不在的时候这个房子我给租出去了,弟弟欠债太多了,能赚点是点,刚才是房客来电话了可能又要回来住,如果你不方便我就让她出去。”

    李峰贴着纪柔坐下说道:“哎呀,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我住哪里都可以,看你的样子房客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吧。”

    “是啊,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也挺可爱的,我先去接她上来,你先休息一会。”

    目送纪柔出去后,李峰往沙发上一趟,久违的安全感顿时涌出,刚闭上眼睛一股困意就涌上来,他很久没有这种享受的日子了,不需要防备随时飞过来的流弹也不需要担心第二天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肠子都被炸了出来。

    不知不觉李峰就睡着了,就在这时李峰忽然本能的感觉汗毛竖了起来,随后一阵风声冲着李峰呼啸而来,直接下意识睁开了眼睛躲避。

    只见一只修长的右腿朝着自己的脑袋踢了过来。砰的一下踢在了自己刚才躺的地方,而李峰在脚落下的时候整个人刷的一下从原地消失出现在沙发后面,随后有些怨气的抬起头看看是谁没事踢自己的时候李峰直接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名身穿牛仔裤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女人这时抬起了头,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秀挺的琼鼻,花瓣一般的樱唇。此时眉宇间满是杀气的瞪着李峰。

    这不是刚才自己要还套套的那个女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