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谷岛

第928章 谷岛

;死亡沼泽,水泡沸腾,热气喷薄。新匕匕奇中文

    徐枫与上杉隐月一路狂奔,如矫健的虎豹,施展出武者轻功,尽力减轻着地的重量。

    可这一路飞奔,沼泽地散发出的热气,却如同火炉般灼热,让他们粗汗直冒,衣服很快都被浸湿。

    他们不能停下来,如果停泄太久,双脚极可能会沦陷下去,后果不敢想象。

    所以,两道身影依旧狂奔,希望尽快穿过,可茫茫沼泽却遥遥无期

    刷刷刷

    就在徐枫离开不久,沼泽边缘地带,他原先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身影,前后约有十来人。

    “确定是他们吗”一句雄厚又威严的话语响起。

    有人立马附言“应该没错。一路追下来,除了他们,不可能还有别人。”

    “那好。受伤的人把守这里,其他人跟我追。”领头之人话语威严,果断下达命令。

    这伙人能来到死亡沼泽前,必然也得穿过丛林,自然少不了有人被野兽咬伤,其中几人的身上更是血迹斑斑,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嗖

    随后,除了留下五个受伤者把守退路外,其他黑影再次出发,沿着徐枫的方向追去。

    稍瞬间,消失在沼泽深处

    “你看,前面有个岛。”在俩人飞奔了十几里后,上杉隐月突然惊喜的指向前方。

    远远望去,那是一块平地,绿树莜莜,独自伫立在茫茫的沼泽地中,就像汪洋中的一座孤岛。

    很快,俩人就来到了这座“岛”前,迅速的登了上去。

    徐枫直接一屁股坐到岛旁的草地上,连呼大气,这一路跑来可算是把他累坏了,汗流浃背,衣服都被汗水浸湿大半。

    上杉隐月倒还好,只是喘着娇气,坐在一旁轻擦细汗。毕竟她的武道比徐枫强上不少,而且又是女孩子,多少要有些矜持。

    “真是热死爷爷了。”徐枫气喘吁吁,随手将身上浸满汗水的衣服脱了下来。

    上杉隐月立马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嘀咕道“粗鲁。”

    “我知道你也热,要不也脱掉,千万别难为了自己。”徐枫笑眯眯的说道,一副正气凌然,理所应当的姿态。

    今天,上杉隐月没有穿罗生门的和服,而是换了一身休闲服装,靓丽曼妙的身材勾勒得近乎完美,很有邻家姐姐的韵味。

    可听到徐枫的话,她哪还有邻家姐姐的姿态,整个人如惊雷劈身,明亮双眸睁得硕大,脸颊红润如苹果,气得直跺脚。

    “你个色胚子,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饶饶命啊”

    这丫头子,别的不知道,可要说起掐人的功夫,那可是一流对于这一点,徐枫深有体会。

    所以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在空旷的草地上只能疯狂躲跑,身后一道靓丽身影则紧追不舍,俩人闹得很是欢乐。

    “好了,好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在徐枫很诚恳的承诺下,上杉隐月这才放过他,却不忘嘟嘴娇嗔一句“色胚子。”

    随后,俩人又休息了几分钟,这才再次出发。

    当然,徐枫利用这个时间,将这块沼泽中的平地也简单的观察了一遍。

    如果说这里是沼泽地中的一座岛,倒不如说是一座山谷更加准确。

    因为,绿油油的草地连接着一片片鸟语花香的树林,如同一个峡谷一样,蔓延向谷中深处。

    这里的环境十分优美,空气清爽沸鼻,与那腐气冲天的死亡沼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徐枫走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感觉自己身上的伤不再那么疼,又累又热的乏气也消然如烟。

    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当他往谷内走了数百米后,手中的玉佩闪烁,那条白龙在泛着暗淡黄光。

    “那黄衣小孩应该就在这里了。”徐枫做为玉佩的主人,能感觉到,那个与天品血脉有关的黄衣小孩就在这座岛谷上。

    随后,他们迈进树林,林间鸟儿鸣叫,环境很优雅。

    “那小孩到底在哪呢”上杉隐月嘟嘴自语。

    徐枫也很是无奈,手中的玉佩白龙虽泛着光,预示黄衣小孩就在附近。

    可这片岛谷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怎么说都有数多公里的面积,要寻一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尤其,他隐隐感觉到,黄衣小孩似乎有意的躲藏了起来。

    不过,徐枫想想也能明了,越是罕见出奇的宝物,它越是不想出世。

    这样一来,他更加确定了,那黄衣小孩必然与天品血脉有关。或者说,天品血脉就是那黄衣小孩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一路瞎想着什么,到底有没有办法找到她啊”上杉隐月咕哝,仔细地观察周围动静。

    “还能有什么办法,就碰运气了呗。”徐枫自然也很着急,天品血脉被许多人窥视,越早得到越早安全,免得有什么变故。

    这片树林,浓密茂盛,占了岛谷大半的面积。

    它不想先前的那片宽阔的可怕丛林,毒烟瘴气,野兽滋生。相反,这里空气清爽,鸟儿愉悦,环境十分怡人。

    徐枫与上杉隐月又找寻了半个多小时,依旧没有黄衣小孩的踪迹。

    “这样瞎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徐枫坐到树荫下,喘气说道。

    上杉隐月也累了,坐到他的身旁“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样的至宝需要机缘。这一路走来,都快渴死我了,我们还是先找个水源,喝点水,休整一遍。”

    这样绿草葱葱,鸟语花香的地方,肯定早不了水源。

    果然,很快他们在树林深处找到了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喝进嘴里,异常清爽甘甜。

    可是,这样安静、美好的画面很快被一声惊叫打破。

    “你个死徐枫,不告诉我就算了,还敢偷笑我。”

    溪水前,上杉隐月看到水面上自己那脏兮的脸,气得直跺脚。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还是她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孩,让她羞愧得想找条地缝穿走。

    “别大惊小怪的,外貌没那么重要。”徐枫站在一旁,“义正言辞”的教育道。

    “你去死。”

    徐枫又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一番休息之后,他们再次上路,继续寻找天品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