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复苏

第三章复苏

云阳在黑暗的虚空中行走,一步一步踏出自己的脚步,向着四周无力的大喊:“爹,娘,月儿,你们在哪?”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云阳在心里琢磨:“难道这里是地狱吗?爹,娘,月儿,你们在哪?”

    “小子,别喊了。这里是神龙玉佩空间内部。”一阵苍老威严的声音伴随着龙威传来。云阳只感觉脚下都沉重了几分。

    云阳心里有些纳闷,只见四周空空无也,漆黑一片,云阳发声道:“敢问前辈是?”

    “我是神兽之王神龙,一直在你的神龙玉佩中。这次你受到了致命危险,才不得不将破玉而出,救你一命。”一阵金黄色的光芒过后,上古神兽神龙终于浮现在了云阳的面前。

    “那你为何不救我父母?不救我妹妹呢?”云阳怒斥道。

    “你妹妹还或者,我本来就是一道灵体,尚处在虚弱期,力量不足巅峰实力的万分之一,今日不得不破体而出。现在灵力枯竭,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你也不用指望像打三角魔一般再用我的力量了。”神龙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

    “那前辈知道我的妹妹在哪里吗?她怎么不和我在一起?”云阳想到这里眼神又变得通红,双眸冰冷。

    “那个女娃子性命无忧,只可惜在爆炸中被冲散了,也不知道女娃飘落何处。不过我隐隐感觉到她还是活着的。”神龙无奈的匍匐在地上,化作一条小神龙,金黄色的光芒也越来越减弱。

    “还活着就好。都怪那该死的魔族。要不然爹娘也不会死,自己与妹妹也不会失散。”云阳想到这里不禁紧握双拳,对魔族恨之入骨。如果自己有机会一定会血洗魔族,为父报仇!

    “云阳小娃,你现在还是不要想着报仇了,等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再去报仇,我已进入虚弱状态,还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都只能靠你了。不过神龙玉佩是一个宝物,你要好好去利用它的功能,努力提高实力。”神龙一字一句的告诫云阳,云阳连忙点头,生怕有一句遗忘。

    金黄色的光芒越来越黯淡,最后传来一股微弱的声音:“云阳,勇敢的去提升实力吧,你的父母..也不是真的彻底死亡..只是尽早要与你的妹妹团聚...”

    “也不是真的彻底死亡?”云阳眼前一亮,双眸又恢复了生机,不停地询问神龙这是怎么回事。可惜再也无法听到神龙的声音。

    “有希望就好。月儿,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爹娘,我也会让你们复活的!只要我有足够强的实力!”云阳在心里暗下决心。

    云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自己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浑身酸痛,头也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自己做了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梦到了神龙,梦到了月儿,梦到了自己的爹娘,梦到了以前的种种往事。云阳感觉心里一阵苦涩,不由得滑下一滴滴眼泪。月儿,你到底在哪?

    云阳渐渐地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我这是在哪里?”云阳挣扎着起身,却感觉浑身无力,肚子里饥肠辘辘。

    云阳打量了一下四周,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甚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身一看,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整个房间充满了女孩的气息,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这时一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正在挣扎的云阳:“你醒啦?别乱动,你受伤这么严重怎么可以乱动呢?”

    一阵甜蜜如酥的声音传到云阳耳朵,女孩子温柔地体香萦绕在云阳身边,甚是惬意。云阳还没有说话,便被一双洁白的玉手轻轻地按在床上。

    “我这是在哪里?”云阳问面前的女孩。

    只见女孩柔柔答道:“你在我们四方剑派中,前几日我在外面赏雪,突然发现在雪中血淋林的你,我觉得你快死了,便把你救了回来,幸好还不是太晚,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孤身一个人会受那么重的伤,还好爹爹厉害把你从死门关上拉了回来。”

    “谢谢你。”云阳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原来眼前的女孩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是她,也许自己已经在雪里被冻死了。

    “要谢就拿出诚意来啊!为了救你还弄脏我的一身衣服呢。哼。”女孩似乎是有一点点不满,这时云阳肚子里发出一声怪叫。

    云阳摸摸头,嘿嘿一笑,“那个..能不能给我拿点吃的阿。”

    “还知道饿?昏迷五天五夜不死你都算命大。”女孩吐了吐舌头,给云阳拿进来一些吃的。

    云阳见到吃的直接翻身而起,对着吃的一顿狼吞虎咽。女孩见状不禁莞尔一笑,随即又啊的一声叫出来,“你的伤,不疼了?”

    云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对啊,不疼了。感觉完全好了。"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那么重的伤居然几天就好了,虽说爹爹给云阳治疗过..但是也不应该这么快。”女孩好奇的望着云阳。一脸不解。毕竟自己当初见到浑身是血的云阳,只见后者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毙命。怎么这么快就能好了。

    “算了,身体好了是最重要的,你先吃吧,吃完了好好休息,明天爹爹要见你。”女孩说罢便起身而去。只有云阳心里清楚,自己从小就是这种体质,前一天还在的伤口,第二天就完全好了。

    只见女孩轻轻的踏出门,云阳突然想起还没有问救命恩人的名字,追出去大喊:“你叫什么啊?”

    “我叫夏盈盈。有困难可以找我喔。”女孩甜甜的一笑,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