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垃圾武学

第3章 垃圾武学

真武三品,叶莫也曾经想过,但对于十年修为没有增长的他,真武三品绝对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但是现在,无钧重蚕却告诉他,他的肉身力量已经足以抗衡真武三品境界的强者,当然,这仅仅是肉身力量,如果在加上自己真武二品的真气修为,恐怕就不仅仅是真武三品这么简单的了。

    “吓呆了吧!”无钧重蚕笑道:“这还是你仅仅吸收了我血脉力量的一小部分,如果全部吸收,那就更加恐怖了!”

    “那会到什么程度?”叶莫努力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无钧重蚕狠狠道:“年纪轻轻,可不要好高骛远,告诉你,反而对你的修炼没有好处!”

    叶莫闻言也是瞬间冷静了下来,十年的苦修毫无结果,自己不也是淡淡的一笑了之么?如今修为增加了,怎地连心神也飘摇了起来?

    无钧重蚕见到叶莫的心思平静下来,也暗自赞许,以他的年纪,能够这么快的恢复过来,说明这小子的心性还是不错的。

    “钧哥,我听你说,你是太古鸿蒙宇宙的圣兽!”叶莫忽然说道。

    无钧重蚕傲然道:“当然,而且是圣兽之中的翘楚!”

    叶莫笑道:“听你说话就能感觉到,我这体质,家族的一些高手都探查过,谁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钧哥你居然一语道破,当真是不同凡响!”

    “屁!拿我和你们那些废物比,要是钧哥全盛时期,一个屁就能把他们全部崩碎!”无钧重蚕不屑的说道。

    “那是当然!”叶莫搓手笑道:“钧哥我一听你说话,就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相信修炼的武学也是一等一的!”

    “哈哈!”无钧重蚕哈哈大笑道:“别的不敢说,你钧哥我的武学,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完全可以用包罗万象来形容,而且”

    无钧重蚕说道这里,就戛然而止,随即嘿嘿道:“你这小子,原来是打了钧哥我身上武学的主意,亏你还转了这么多的弯弯绕,直说不就行了,钧哥有好东西,还能不给你?”

    “嘿嘿,果然瞒不过钧哥!”叶莫讪笑了两声,自己虽然实力达到真武三品,但修为毕竟只有真武二品,是无法进入家族的藏书阁选取武学的。

    尤其是与叶君的交手,更是让叶莫对武学有着一种莫名的渴望,即便是你的实力在超绝,没有武学,那就只有蛮力,战斗力也凭空减弱了不少。

    一本好的武学,甚至可以让人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所以叶莫自然是十分看重。

    “不过你现在实力太低了,钧哥身上这些绝顶武学,都是没有办法学习的,看在你小子挺对老子胃口的,钧哥就先随便指点你一些垃圾武学吧!”无钧重蚕微微道。

    没等叶莫反应过来,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大量的信息。

    两篇武学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深处。

    《藏剑术》剑锋暗藏,剑不出鞘,出鞘必染血。这本剑术,只有一招,却是不可匹敌的一招,洋洒数百字的手段,都是在陈诉这一招。

    一击必杀!包括身法的走位,以及招式与气脉之间的配合,都在为这一招做准备!

    《北斗拳》暗含北斗七星步,步法已经足够玄奥,配合着七招拳法,玄妙之极!

    叶莫暗惊,这也算是垃圾功法么?他虽然没有修行过武学,但也看到过其他的叶家弟子使用。

    包括那个叶君,如果这两套武学也算是垃圾的话,那么叶君他们练习的,就根本是大街上丢掉都没人捡的破烂货。

    叶莫心中燃起一丝期待,等自己修为高深以后,无钧重蚕所说的那些绝顶武学会是多么的强大。

    不过他没有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只是短暂的失神,心思便沉静的下来,两套武学招式不断在脑海之中闪现。

    无钧重蚕对叶莫十分满意,这两套武学,真的是垃圾么?来自天外天顶尖势力的藏书阁,会有什么垃圾武学?

    即便是下下品,放在这个小小的安潭城,也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存在,况且以无钧重蚕的眼界,又怎么会记住这些下下品的武学。

    那不过是闲来无事,有一些印象罢了,再通过自己的推演,勉强凑出来的武学,威力上固然大打折扣,但也足够叶莫使用了。

    叶莫沉浸在了武学的修炼之中,《北斗拳》倒是不错,配合着步法,经过一个晚上的苦练,叶莫已经能够一整套的施展下来。

    但《藏剑术》却不是这么快就能够领悟的,叶莫也没有贪功,毕竟一天一夜没有离开这里,倒是有几分饥饿。

    叶莫摸着黑回到家里,叶无泪一如既往的坐在门口,目光呆滞的喝着酒,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叶莫一样。

    “爹!”叶莫轻轻呼唤了一声,算是打了一个招呼,事实上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是这样,虽然他知道,父亲是不会搭理自己的。

    所以只是点头叫了一声,叶莫转身就进了屋。

    叶莫家因为叶无泪的颓废和叶莫的废柴体质,所以被排挤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住的也是与外系弟子差不多的普通草屋,看起来十分简陋。

    叶莫走进了屋,点亮油灯,好在在食物方面,因为大伯叶无言的照顾,还算是丰富,随手做了一点东西,叶莫先是拿了一些端到了叶无泪的身边,默默的放下,转身便要离开。

    叶无泪灌了口酒,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目光瞧了一眼儿子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伯,叶莫哥哥回来了么?”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她也算是叶莫家里出入最频繁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了。

    叶灵,叶莫的七叔叶无寒的女儿,今年不过九岁,在这一辈的弟子中,也只有叶灵和六叔叶无法的儿子叶凡与他亲近。

    叶无泪朝着里屋挥了挥手,扎着两个朝天辫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朝着屋里走去。

    “叶莫哥哥!”见到叶莫迎了出来,叶灵眉开眼笑叫道,一面就往叶莫的怀里钻。

    说起来叶灵与叶莫算是同病相怜,叶莫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到过自己的母亲,而叶灵的母亲也是在生她的时候大出血去世的。

    而且以叶灵的女儿家身份,在家族中肯定是没有半分地位的,所以叶灵的境遇实在是比叶莫好不了多少。

    “来得真巧,饭菜刚刚做好,来,一起吃吧!”叶莫给叶灵添了一副碗筷。

    叶灵爬上了凳子,坐在叶莫的对面,笑嘻嘻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块烤熟的红薯,递到了叶莫的面前。

    “三伯说你一直没有回来,我想着你肯定没有吃饭,就给你烤了一块红薯,快吃吧,刚刚热过的!”

    叶莫心中一暖,自己回来的这么晚,小妹的这块红薯,定然是热了好几遍了,感动之余,正要接过红薯,赫然发现叶灵掌心有一块擦伤。

    “怎么弄的?”叶莫将红薯放到了一旁,心疼的看着她的小手道。

    “没事,不疼的!已经上过药啦!”叶灵笑呵呵的说道。

    叶灵平日里不怎么出来玩,更是不会调皮捣蛋,这一点叶莫清楚,这块擦伤看起来是刚刚不久的,像是摔倒之后造成的,叶莫心中泛起了一丝怀疑。

    仔细看了看叶灵的脸蛋,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叶灵白皙的小脸上,有几个淡淡的指印。

    “谁打的你?”叶莫冷声道,一股寒意在体内轰然爆发。

    叶灵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似乎害怕叶莫会发火,有些颤声道:“叶莫哥哥,没事,已经不疼了!”

    叶莫逐渐冷静了下来,双目微微眯起,叶灵聪明懂事,这一辈弟子对她算不上好,当然也算不上是坏,基本不会有人主动欺负她。

    “如果不告诉我,你就带着这块红薯回去吧!”叶莫知道叶灵是不愿意让自己惹到麻烦。

    如果换成是以前的自己,或许也只是会安慰她一下,但是现在不同,因为此刻,他已经有了保护她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