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血的废物

第1章 狗血的废物

层山叠翠,风景如画,夕阳展露,方有一汪清潭折射,山水花树,交织成一幅沁人心脾的画卷。

    “呼”水潭边,一名少年缓缓吐出胸中一口浊气,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还是失败了啊!”少年摇头自嘲道,抚摸着身边的长剑,长叹不已。

    少年名叫叶莫,是安潭西城三大家族中叶家的弟子,叶莫五岁开始修炼,仅用一年时间便成功突破凡体的壁障,踏入真武一品境界。

    当时在叶家,叶莫无疑成为新一代最耀眼的天才,要知道,打破仙凡壁垒,进入真武境界,在整个叶家历史上,最快的记录也是一年零三个月。

    叶莫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被叶家重点培养,也被看作是叶家成为安潭东城三大家族之首的希望,几乎所有的丹药宝物,都预留给了他,惹得同辈弟子一阵眼红。

    只不过好景不长,在踏入到真武一品境界之后,叶莫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直到此刻十六岁,整整修炼了十年之久,依然还在真武一品原地踏步。

    每次叶莫修炼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体内真气的增加,但体内好像是无底洞一般,任凭他如何修炼也无法碰触到真武二品的壁障。

    一般情况下,在打破了凡体的壁垒之后,修炼便快速了起来,如果认真修炼,在真武五品之前一两年提升一品修为十分正常,到真武五品之后,才缓慢起来。

    不过普通资质的弟子,四五年的时间依然可以提升一品。

    但叶莫整整十年都没有达到真武二品,不得不说,当初那让人眼红的资质,已经完全沦为笑柄。

    在叶莫九岁的时候,家族已经放弃了对他的期望,叶莫彻底成为一个家族不起眼的废柴。

    如果不是他的父亲叶无泪,乃是当代叶家家主叶晨风的第三子,属于叶家直系的血脉,叶莫只怕早已经被逐出了叶家。

    从九岁开始到现在的七年来,叶莫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同辈弟子的冷嘲热讽更是接踵而来。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修炼,反而更加勤奋起来,就这样十年如一日的修炼,叶莫如今终于感觉到了真武二品的壁障。

    这让他欣喜若狂,为了更加努力的修炼,他离开了家,躲到了家族后山的这个小水潭边,少了那些无聊人的打扰,倒也让他有更多的精力用于修炼。

    今日,已经是他连续修炼的第四天,原本已经触碰到的壁障,就那么横贯在那里,始终无法冲破。

    饶是叶莫心智坚韧,此刻也不由得露出几分颓然之色。

    以自己此刻的年纪,即便是突破到真武二品,恐怕也不能真正的改变什么,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哪怕只是提升一品,或许郁结心中多年的委屈也会消去不少。

    “咦?你们看,那个废物居然躲在这里修炼!”一个不协调的声音传来,三个与叶莫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并肩而来,正好看到修炼完毕的叶莫,不禁指着他嘲笑了起来。

    为首的少年,是叶莫四叔叶无命的儿子,名叫叶君,年纪比叶莫大了一岁,但修为却是已经达到了真武三品。

    虽然算不上是多么耀眼的天才,但嘲笑叶莫,也足够了资本。

    叶莫见到叶君朝着自己走来,料定今天是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了,也不与他计较,默默的捡起身边的长剑就要离开。

    “废物一个,我要是你,早就离开家族,留在这里丢人现眼,明知道自己是废柴一个,还修炼个什么劲?”叶君哈哈大笑道。

    叶莫脸上没有半分的表情,愤怒、委屈,在他脸上没有分毫的表现,只是静静的低着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叶君一般,就要从他身边走过。

    “哥哥和你说话,你没有听到么?”叶君被叶莫的无视弄的很没有面子,当即伸手拦住叶莫,双目微眯道:“和你那个废物父亲一样,只会在家里做吃等死!”

    叶莫眼中寒芒一闪即逝,抬起头,那目光居然让叶君有些隐约的颤抖了一下。

    “怎么?你不爱听?”叶君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心中怒意更胜,冷声道:“事实就是这样,现在我已经掌管了家族的猎队,我们这一代基本上都开始涉足家族的产业,只有你和你爹两个废物,什么都不管,家族还要出钱养着你们,不是废物是什么?”

    “你闭嘴!”叶莫握住长剑的手臂紧了紧,他可以无视任何人藐视自己,但叶君的话,已经辱及自己的父亲,为人子,知孝悌。

    父亲虽然从来没有管过自己,但哪怕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父亲,叶君出言侮辱,不行。

    “你敢让我闭嘴?”叶君冷哼一声:“好大的狗胆!”

    一拳砸出,直捣叶莫的面颊!

    叶莫侧身避过,剑未出鞘,横扫向叶君的腰间!

    叶君冷笑一声,手臂闪电般探出,将叶莫的剑鞘一把握在掌心,同时飞起一脚,正中叶莫的胸口。

    “蓬”叶莫倒飞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溅起一地的尘土。

    “废物就是废物,还敢跟我口出狂言,给我打!”叶君咬牙冷哼道。

    身边两个随从立刻扑了上来,对着叶莫一阵拳打脚踢。

    叶莫护住自己的头部要害,任由对方的拳脚降落在自己的身上,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他却没有吭一声。

    叶莫的心,有些木然,生在大家族,就是这样的么?这么多年来,他还是首次对家族产生了失望。

    父亲叶无泪,从自己记事开始,就没有真正的与自己说过一句话,当初自己成为叶家最耀眼的天才。

    叶莫欢天喜地的向他报告,只是他根本没有如同想象中的夸赞自己几句,只是低头看着那掉了漆的酒壶,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般。

    哪怕是自己被家族废除,伤心欲绝的时候,他也没有多说过一句话,没有一句安慰。

    叶莫没有母亲,从生下来的时候,就没有,他甚至不知道母亲是谁,更加不敢向叶无泪询问。

    但是今日,就是为了那个无情无义的父亲,叶莫遭到了叶君的报复,值得么?或许不,但是,却并不后悔。

    虽然他没有尽到一丝作为父亲的责任,但却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也是唯一的亲人,所以,叶莫不后悔。

    “好了,毕竟是我弟弟,别打死了,惹得一身晦气,我们走!”叶君看差不多了,就阻止了两人,又是嘲笑了叶莫几句,这才离开了。

    叶莫平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身上各处都传来阵阵刺痛,但此刻,却不及他心痛的百万分之一。

    真武三品境界,方才有机会进入家族的藏书阁修炼武学,叶君也修炼了一些武学,而自己,却没有资格,否则即便修为再不济,也不可能一个罩面就被放倒。

    “父亲,我真的是废物么?”叶莫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口中却是无声的颤抖道。

    身上没有一处不疼,叶莫挣扎着想要站立起来,却都失败了,狠狠地拍打着地面,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发泄出来。

    “我不想当废物啊!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啊”叶莫大声喊道,只不过,他的喊声刚刚传出,就蓦然间停止了下来。

    就在他方才张口的那一刻,一道光芒陡然间从天边划过,不巧,正好落入到了他张开的口中。

    随即,地面一阵剧烈的轰鸣,好像是地震了一般,连平静的潭水都激起了一圈圈厚重的涟漪蔓延开来。

    “咕噜!”那不知名的东西,居然在叶莫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直接咽了下去。

    随即,一股火热从胸口迸发而出,叶莫只觉浑身如同火烧一般,体内好像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意识瞬间模糊了起来,终于昏倒了过去。

    “不过是喊了一声,就地震了么?”

    这是叶莫昏倒之前的最后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