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他走,让他走……

001 他走,让他走……

叶瑾瑜被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唤醒,几乎在睁眼的刹那,她感觉到来自腹部还是很尖锐的疼。

    素白的手指狠狠地攥着自己腹部衣料。

    “瑾瑜,你醒了。”叶兆宣看到自家小妹睁开眼睛时,轻轻地喊她的名字。

    叶瑾瑜眼神很苍白,她此时只看到叶兆宣,眼眶就止不住的发红,被子里,她仍旧是紧紧地攥着腹部的衣料,她看着叶兆宣,恍惚悲伤。

    “哥,我的孩子还在对不对,哥,你跟我说,孩子还在对不对?”她的手几乎快要穿透衣服布料刺进肌肤里。

    叶兆宣静静地坐着,抬眼看着立在病床边其他的人。

    他有些难以接受叶瑾瑜现在这个眼神,她明知道孩子没了,还要这么问,是有多舍不得,多伤心。

    “你们出去,我单独跟她谈。”他此刻不想对谁尊重也不想看谁的脸色,他唯一看到的只有自己妹妹的痛楚。

    霍青蓝没有多说什么,看了一眼叶瑾瑜,抬脚便出去了。

    病房里安静下来的时候,叶兆宣握住了她冰冷发抖的手:“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一条命,别这么伤害自己。”

    “我的孩子……哥,我的孩子没了,是他,是霍靖尧,是他!”不消几秒,叶瑾瑜就嘶声的指责自己的丈夫。

    霍青蓝在门外听着病房里撕心裂肺的声音,还是无奈的叹了叹气。

    “靖尧呢?”

    “在VIP病房。”

    霍青蓝眉眼里都是复杂,霍靖尧是疯了是不是,叶瑾瑜才是他的太太,他现在却要当着叶家人的面守着别的女人。

    虽然是隔着一扇门,但是霍青蓝几乎能想象出来叶瑾瑜痛苦绝望的表情,整整三年的时间,她似乎没能改变霍靖尧一丁点。

    即便她已经做的尽善尽美,霍靖尧对她依然充满了恨意。

    霍青蓝正要抬脚离开去VIP病房,就看到霍靖尧白色衬衣上满是血污的模样走了过来,带着一身冷气。

    “大姐怎么还在?”他薄凉的语气里听不出来一丝的温暖或者又关心叶瑾瑜的意思。

    “瑾瑜状态不太好,给她转VIP病房吧。”

    霍靖尧抬眸,冰冷的眸子盯着门房,一张冷峻的毫无温度的脸此刻看上去毫无动容。

    外人总是说他有霍家祖传的儒雅清俊,可是这个时候霍青蓝只在他身上看到了残忍和无情。

    叶瑾瑜在叶兆宣的怀中哭的像个孩子,她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

    她也是千金大小姐,也是被人呵护疼爱长大的,为什么到了霍家要遭这样的罪?

    “瑾瑜……”霍靖尧推门进来,声音里满带着凉意。

    叶兆宣的脸色很难看,他不悦的看了他一眼:“我妹妹的命在你们霍家看来不重要是不是?你不是她丈夫吗?为什么现在才来?”

    叶瑾瑜没有看霍靖尧,纤瘦的肩在不住的抖,紧紧地抓着叶兆宣:“哥,你让他走,让他走……”

    她很想更歇斯底里一些,可是很多委屈和难过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一句句沙哑的话。

    叶兆宣握着妹妹冰凉的手,心里满满的只剩下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