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陆家的傀儡

第五章陆家的傀儡

“就是那个启明集团的陆总啊,我之前去他生意,他见都不见我,就跟我说不想跟我们陆家合作,谁知道我的好嫂嫂做了什么,去人家房间待了一会儿,那陆总居然亲自找上门来了,现在正在跟爷爷说话呢。”花子涵嗲声嗲气地回了陆非,催促道:“快走吧,别让爷爷等急了。”

    说着,就要拉陆非离开。

    陆非被拽着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了洛缨一眼。

    洛缨还呆愣地站在墙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花子涵说陆哲轩跟过来了?他刚才不是连告别都不肯跟她说吗?

    洛缨愣了片刻,忙转身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回到房间后,洛缨快速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往前厅赶去!

    刚走到前厅门口,就听到花子涵嗲里嗲气的声音:“诶呦,陆总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可以是诚心诚意跟启明合作的,您怎么能怀疑我们呢?”

    陆哲轩真的过来了?

    洛缨皱眉,忙走了进去。

    前厅的长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陆家现任家主陆殷坐在正北主席上,他的右手边是陆非跟花子涵,左手边是陆哲轩。

    陆哲轩正好背对着洛缨,听到她进来的动静也没有回头,而是端着手中的红酒杯,似笑非笑道:“花小姐此言差矣,诚意可不是口头上说说就算的。”

    花子涵再次被落了面子,面色难堪,正要说话,目光却忽然落在站在门口的洛缨身上,她一顿,随即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道:“诶呦,嫂嫂来了?”

    私底下的时候,花子涵从来不喊洛缨嫂嫂,也就只有在陆殷面前,她才会这样殷勤。

    洛缨却没有回应,而是将目光放到陆殷身上。

    尽管已经年过七十,陆殷仍旧老当益壮,头发乌黑,没有一丝黑发,看上去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他面色严肃,目光锐利,察觉到洛缨的目光后,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有了陆殷的允许,洛缨这才往前一步,准备入席。

    可陆非旁边就是花子涵,洛缨不想跟花子涵坐在一起,只好坐在了陆哲轩的身边。

    入座的那一瞬间,洛缨明显感觉到陆非的身体僵了一下。

    看到洛缨坐到了陆哲轩旁边,花子涵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声,正要说话,陆殷却忽然抬手,目光转向陆哲轩,淡淡道:“陆总觉得,怎么样才算是有诚意呢?”

    “诚意,自然是……”陆哲轩将声音拉得老茶,目光转了一圈,居然落在了洛缨身上,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对洛缨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

    洛缨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陆殷却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而洛缨对面,花子涵也笑了,眼中写满了然跟鄙夷,而坐在她身边的陆非则抿了抿唇,没开口。

    这些人都怎么了?洛缨茫然地看向陆殷,陆殷却不看她,冲陆哲轩露出一个笑容,道:“陆总想要的诚意,我们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这合同……”

    陆哲轩眼底嘲讽更重,勾唇冷笑道:“自然是什么时候将诚意拿出来,什么时候签合同了。”

    “嗯,好。”陆殷点点头,却不再提合同的事情,而是道:“先吃饭吧。”

    此时,花子涵晒然一笑。

    洛缨刚入座,不知道他们之前谈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陆殷从来不让她多问陆家的事情,陆禀去世这三年,她在陆家就宛如一个摆设。

    陆殷说吃饭,她也不敢多问,便拿起筷子,乖乖吃饭。

    中途佣人过来送汤,走到洛缨与陆哲轩身边,要将碗放在桌上的时候,身子却忽然晃了一下,洛缨下意识往旁边一躲,还好没撒在身上。

    但旁边的陆哲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汤正好洒在他的西服裤腿上。

    这些饭也吃不成了,陆哲轩当场站了起来,面色不悦:“这就是你们陆家的诚意?”

    饭桌上的气氛陡然安静了下来,洛缨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另外一边的陆殷却淡然道:“是佣人莽撞了,陆总去换身衣服吧。”

    旁边的佣人忙惊恐地下头,低声道:“陆总跟我来。”

    陆哲轩本想发怒,却忽然想到什么,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什么话也没说,跟着佣人走了。

    饭桌上的气氛越发冷凝,洛缨本来就有点怕陆殷,这下更不敢说话了,就拿起自己的筷子,想要继续吃饭。

    却没想到,陆殷又开口道:“洛缨你的衣服也被弄脏了吧,让管家带你去换衣服。”

    “没,没有啊……”

    洛缨刚想说她躲开了,陆殷就道:“女孩家,还是干净一些好。”

    语气中已然带了不悦。

    陆禀去世,洛缨孤身一人生活在陆家,就要处处小心,听到陆毅这么说,她下意识就站了起来,想跟管家上楼去换衣服,起身的时候,却看到花子涵似笑非笑的眼神,似乎是在等着看她的好戏。

    今天的一切都那么奇怪,洛缨怎么也想不明白,只好走到门口,对一直站着等待吩咐的管家道:“麻烦您了。”

    管家点点头,带着洛缨往楼上走去。

    洛缨在陆家住了三年,虽然平常不怎么在房子里胡乱走动,但对房屋结构还是熟悉的,走着走着,洛缨就觉得不对了,忍不住问道:“管家,这好像不是去我房间的方向啊。”

    管家头也不回道:“少夫人去换衣服,自然是要去更衣室的。”

    “什么?”洛缨皱眉,陆家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条规矩?

    不等她再次询问,管家就停在了一扇门前,低声道:“少夫人,到了。”

    “我要在这里换衣服?”洛缨觉得疑惑,但还是走到门前,轻轻将门推开。

    里面确实是一个更衣室,洛缨进了门,刚想说话,却忽然听到“咔吧”一声,她猛然转头风,发现门居然被管家从外面关上了,洛缨懵了,忙伸手想要将门打开。

    然而门罢手纹丝不动,应该是被从外面反锁了。

    洛缨这才恍然,原来陆殷是故意让她来换衣服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关在更衣室内?

    就在洛缨怎么想也想不通的时候,房间内忽然传来陆哲轩嘲讽的声音:“原来这就是陆家的诚意。”

    洛缨瞬间僵硬,为什么陆哲轩会在这里?!

    她猛然转头,却见陆哲轩正坐在最面的沙发上,因为角度问题,她站在门外的时候没有看到。

    陆哲轩应该是换衣服换到一半,上衣还没穿,八块线条流畅的腹肌袒露在外面,结实而流畅的肌肉上却遍布一些奇怪的伤痕。

    洛缨看得脸红,忍不住后退一步,将目光避开,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小声道:“是他们带我过来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有钥匙吗?能不能把门打开……”

    她话还没说完,陆哲轩就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伸手扼住了她的下巴,稍微用力,将她的头抬起,让她看着他的双眼。

    陆哲轩眼底嘲讽更浓,他勾唇反问道:“你不知道为什么?”

    “我……”他的眼神那么深邃,洛缨只看了一眼,就有点晕晕的,磕磕绊绊说不上话来。

    陆哲轩却是笑的更开了,伸出另外一手,用小指在洛缨下巴上轻轻一扫,压低声线,哑声道:“果然很有诚意。”

    瘙痒的感觉从下巴一路蔓延到心里,洛缨猛人颤了一下,呼吸不由急促起来,可她还是不懂,正要询问,脑子里却忽然闪过刚才客厅里陆殷与陆哲轩的对话。

    诚意,生意……

    两个字词忽然联系在一起,仿佛一道惊天霹雳,劈在洛缨心头。

    她的脸色一下就苍白了,瞳孔骤然放大,不敢相信自己想到的。

    不可能的,她是陆家的儿媳,陆殷怎么可能将她当成交易的砝码送给陆哲轩!

    而且还是在陆家!

    洛缨仓皇地摇着头,颤抖道:“不可能的,一定是弄错了,我要走了,抱歉打扰你了……”

    她话还没说完,陆哲轩就凑了上来,一双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她,勾唇冷笑道:“是吗?你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来干什么的?难道这不是你要求的?”

    “什么我要求的?”洛缨愕然,她要求陆殷将她当成交易的砝码交给陆哲轩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陆哲轩笑容嘲讽:“你不是为了陆家,什么都可以做吗?放弃自己的想法,成为陆家想要的样子,像个傀儡一样,现在陆家需要你奉献自己,你就迫不及待的同意了。”

    “你在说什么疯话!”洛缨一把将陆哲轩的手拍开,震惊道:“我什么时候是陆家的傀儡了?”

    她承认自己行为都是精心设计的,但那是为了让陆禀喜欢她!她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爱好,完全按照陆禀的喜好来生活。

    是为了陆禀,不是为了陆家!

    陆哲轩却只当洛缨在狡辩。

    “既然你这么主动,那就满足你好了。”陆哲轩忽然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那笑容出现后又很快消失,他面无表情地将洛缨从地上抓起来,一把丢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伸手握在她的肩头,然后用力一撕——

    刺啦一声,洛缨的衣服就被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