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站在至尊酒店门口等人的白初夏,看到贺初曼,楞了一下,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贺初曼的,随即她的脸上又扬起一抹得体的笑容,轻轻地喊了一声,“姐姐……”

    贺初曼闻言,回头,看着眼前光鲜亮丽,充满自信的女人,这是她的当年整天低着头,自卑不已的妹妹?她还以为她已经死在外面了呢?倒没想到……咬了咬牙,她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乡巴佬凭什么能生活的这么好?她现在回来,是要炫耀的吗?一想到这里,贺初曼的眼眸闪过一抹嫉恨,要不是她,她现在早就跟子墨结婚了,都是因为她。

    “好久不见了,妹妹,这些年你去哪里了?家里人找了你很久呢!当年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跑了呢?也不想想这样多伤家里人的心,哎……妹妹你真是不懂事,现在好了,你回来就好了,爸妈都整天念着你呢!这几年为了找你,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心力呢!”贺初曼脸上带着笑,走过来,伸手亲热的拉着白初夏的手,那模样就像她们从来就是一对亲昵的姐妹般。

    脸上的笑容加深,白初夏的手腕轻轻的一扭,把手从贺初曼的手里抽了出来,“是呢,是好久不见了,姐姐,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家里人怎样了?”场面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真的是得心应手。

    她这个姐姐不会以为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卑微如尘土的白初夏吧?呵……要是这样,那她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现在的她是真正的脱胎换骨了,不会轻易的被她糊弄了。

    “好,怎么会不好呢!”贺初曼回答的咬牙切齿,看到她恨的人光鲜亮丽的站在她的面前,怎么能‘不好’呢?当年就应该狠一点的,不然也不会让她逃了去。

    再次轻笑了下,白初夏点头,“那就好!”看到贺初曼,她就会想起来,当年她联合父母逼她去堕胎的情景,她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会放的下。

    没想到,一看到贺初曼,昔日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了,那种绝望的心情,她都现在想起来,都还是会觉得心是冷的。

    看到这样不为所动的白初夏,贺初曼很不甘心,非得想要打击一下白初夏,她心里才能舒服点,想到这,她娇笑着撩了下她那头大红卷发,“妹妹,你还记得卓子墨吗?他啊,听说都快要结婚了。”

    心里一颤,心脏传来丝丝的疼痛,白初夏的脸色却丝毫不变,眉梢一挑,带着点点的嘲讽,“噢?听姐姐这样说,你没跟他在一起呀?真可惜!”

    “你……”

    “夏夏,这边!”一道低沉的男声打断了贺初曼的话,贺初曼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邪魅帅气。

    白初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转头,对着贺初曼笑了笑,“姐姐,不好意思,我先过去了,再见。”话落,转身,迈着脚步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贺初曼把牙齿咬得嘎嘎响,眼眸恨恨的盯着白初夏的背影,暮地又一笑,要是卓子墨知道白初夏回来了,身边还有个优秀的男人,他会有什么反应呢?呵……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那张冷漠的脸会变得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