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白毅

第一章 少年白毅

天合元年,正值寒冬腊月,五洲之地琼枝玉叶、粉妆玉砌、皓然一色。

    然而,就在这大雪纷飞之际,白家府邸却燃烧着熊熊烈焰,仿若猛虎之口,仰天咆哮,腾飞入空,欲要将整个白家吞噬一空!

    热浪翻滚之间,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环顾四周,遍地尸首、惨绝人寰,那一声声哀嚎、那一声声哭泣、那一声声尖叫,无不是歇斯底里的疯狂、无不是深入骨髓的呐喊、无不是如火山喷涌的爆发!

    “父亲!!!”

    少年白毅看着父亲倒在了血泊之中,立马嘶声喊道,年幼的他,早已双目通红、撕心裂肺,他虽身处阵法之中,受着重重保护,但是看着一个个亲人倒在了自己的面前,显得极为恐慌与疯狂。

    他不愿家人在这场屠杀中逝去,但是自己却又无力抵抗,内心深处就此产生了滔天的恨意!

    “毅儿!这是我族至宝,玄乙冰魄!今日我将它与你融为一体,是生是死皆看你造化了,若你能活,切记,莫要复仇!!!”

    白昆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声喝道,连忙双手运气,默念口诀,下一刻便看见一块散发着冻彻骨髓的寒冰从白昆的体内分离了出来,这块寒冰顿时爆发出了数道精光,照射着四周,更是散发着一股毁天灭地之气。

    白毅看见这玄乙冰魄为之一振,再次看向父亲,他发现父亲的神情瞬时萎靡不振,刚要张嘴欲言,没想到其父竟将这玄乙冰魄打入了自己的体内!

    “啊······”

    痛,无比的疼痛,白毅睁眼欲裂,只觉浑身充满寒气,还没来得及呐喊,便已凝为冰块,耳边再次还回响起了父亲的话!

    “毅儿,若你能活,切记,莫要复仇!!!”

    下一刻,白毅看见父亲双拳破碎了虚空,竟把自己投放其中,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但是他却口吐鲜血,就此倒下了······

    数月后······

    樊城集市车水马龙、热闹喧哗,就算是傍晚也有无数百姓川流不息,走在这条集市上不仅能感受到浓郁的饭香,还能感受到晚霞辉映之景。

    而就在此时,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少年却蹲在了一家包子铺旁边,他全身卷缩一团,虽神情怔愣,但双目之中还有一份不可抹灭的恨意。

    这少年便是白毅!这数月以来,他水深火热,一边要忍受玄乙冰魄的融合,还要去接受家族破灭的现实,若不是这对包子夫妇看他可怜,每天供给一些剩下的包子,说不定早就命丧九天了。

    他脑中还清楚记得那四道身影的闪过,便引起了家族的灭亡,每次一想到这,他就头疼欲裂,双目血丝弥漫,心中那滔天的恨意便喷涌而发。

    “父亲,孩儿侥幸生存了下来,这玄乙冰魄也与我融为一体,但是我还不能发挥它的力量,等我强大之时,定要找出这四人,报仇雪恨!

    白毅双目坚毅的看着天空,轻声喝道,父亲临终前让他莫要复仇,这件事他无法做到,他的内心坚定了此刻的想法,就算是死也要复仇!

    “哈哈哈哈,真是奇了,没想到本主出来闲逛一番,便碰到了你这充满恨意的小子,你恨意滔天啊,我在百米之外便能感受到了,说说吧,你到底为什么而恨?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棕色长袍的男子突然出现,这男子双目如刀,锋利无比,双眸漆黑明亮,仿佛早已看穿了白毅的心声,更是一身横肉,一副俯视之势,顿时显得无比高大、威猛,白毅还感应到了这男子全身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武道之气。

    白毅自幼习武,更是本源一脉,因此对于修为的强弱十分的敏感,这男子仅仅是散发出的武道之气便已强大的惊人,至于修为,白毅更是看不穿!

    白毅看着这男子数息,便悄然低头,闭上了双眼,沉默不语。

    “恩?没想到落魄成这样居然还有傲骨!看来你的家族也不简单啊,本主罗天佑,乃是这凡界武道第一人!

    你我相遇也算有缘,看你身受重伤,但是体内生机不断,也是练过一些功夫,可你恨意滔天,可见心中怨念积存,但是现在的你还不够强大,若拜我为师,我便收你为徒,传你毕生所学,助你一臂之力!

    是去是留就看你的选择!”罗天佑看着白毅,缓缓而道,双目之中散发出的是一股怜悯之情。

    听到这话白毅顿时一震,心中掀起了波澜,再次抬头看向罗天佑,双目之中犹豫重重。

    “此人与我素未相识,仅仅是一面,便要收我为徒?他话语诚恳,不像作假,但是提到我家族之时,为何要提也字,莫非此人收留之子不止一个!”

    想到这白毅猛然醒悟,紧随其后,缓缓站了起来,此刻的他也无路可去,要是正如这罗天佑所言,那自己便能有一条复仇的生路!

    “徒儿白毅,愿意跟随师尊!”白毅想到这也毫不犹豫,立马跪了下来,向着罗天佑仰天一拜。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直爽、聪慧的少年,你叫白毅为师记下了!跟我走吧!”

    罗天佑仰天大笑,下一刻便单手提着白毅,瞬时临空踏步,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恩?此子体内为何会如此寒冷,这深入骨髓的寒气究竟从何而来,此子到底是何人?”

    罗天佑感到一股股寒流顺着自己的手臂,进入到了体内,顿时一脸惊愕,此刻他对白毅的身世越发的好奇,但是面不改色,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

    “什么?这怎么可能?飞行时体内居然毫无灵力波动,他不是修行者!!!他这是武道巅峰,武气凌空!

    凡界武道第一人吗?”

    白毅想到这心中的震撼则是越大,一个武道宗师能做到这一步,纵观天下能有几人?

    这二人这一刻全部都在探测对方,但是二人的内心却是极为兴奋,皆是如获至宝!

    ··························

    “这南陵山便是日后你的栖息之地!你是为师收的最后一个弟子!所有人全部出来!”

    罗天佑将白毅带到了山上,便冷声喝道,随着他的一声喝下,瞬时这山上出现了无数人影,这一刻白毅越看越是震惊,他看见无数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汇聚在了一起,很显然自己也成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员。

    白毅估测了一下,这无数少年,男女都有,看他们的神情与着装让白毅则再次明悟,这些少年与自己一样皆是孤儿!

    “尽管本主收留了你们,但是本主并不会给你们所有人传授功法,这需要看你们的表现!

    加上今天为师收了一个弟子,刚好五百人!从今日起,你们各自组队,十人编为一队,我这提供任何兵器,整个南陵山纵长千里,其中野兽不尽、果树无数,你们要在此地生存下去,唯有能活下去的人才能做我的徒弟!三年为限!”

    罗天佑的话仿若晴天霹雳一般,让这五百少年心神一震,本以为找到了安身之处,没想到却要在这南陵山上生存!

    “这师尊颇有意思!我的身体虽容纳了玄乙冰魄,但是并没完全融合,想要与猛兽厮杀那是万万不可,看来只能先靠果树维持一段时间了,与其靠别人的施舍,不如用自己的双手来生存,这一点正合我意!”

    白毅看着四周少年,再次看向罗天佑,双目之中猛然爆射出了一道坚毅之情。

    “在这期间,凡是违背了十人一队的弟子,本主定会将他逐放到岭南山的最深部,哪儿的豺狼虎豹亦是凶猛,对你们而言无疑是死亡,望你们好自为之!”

    话罢,罗天佑便大袖一甩,再次凌空踏步,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还站在原地的无数少年面面相觑,心中发麻,一股危机感由此而生,在看前方,十几个破旧的茅草屋外横放着一长条的桌子,上面放着无数兵刃,这一现实摆在面前,顿时就有些许少年承受不住,倒地恍惚,更有个别几人已经黯然泪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师尊难道真要我们在这南陵山生存下去吗?前些日子,师尊还定时定点给予我们食物,现在居然让我们自己生存,这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

    一个少年大声喝道,他看着前面的现实,猛然大声喝道,神情显得极为震撼。

    “不错!这南陵山,有进无回,周围群山环抱、地势险要,更有无数豺狼虎豹,就算想离开对我们而言也是妄想!”

    “那这可怎么办?你们说说看啊!”

    白毅看了看四周的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发出感慨的少年一看便知是定力不足,贪生怕死之辈,不过也有数十人向着桌上的兵器走去,自己也连忙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