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王辰

第1章 少年王辰

暮色沉沉,夕阳西坠。

    望门镇,王家。

    一间灰暗的房间里,一个面庞白皙的少年猛然坐起,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显然是做噩梦了。

    他叫王辰,今年十六岁,王家这一代的少族长。

    很快,王辰就冷静了下来,因为距离重生后已经过去了三天,他接收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一切记忆。

    前世,他是青龙圣界的少年至尊,更是圣武古国的继承人,以逆天之资,达到了王者之境。

    但是,他恨啊。

    还未于绚烂中绽放,却又如彗星般坠落,烟花还有瞬间最美的绽放,可是王辰却早已被埋葬在岁月中。

    时光匆匆,转瞬即逝,一晃五百年,他在黑暗中整整承受了五百年的孤独,若是再久一些,王辰对于时间的概念就要模糊了。

    此刻,他又想起了那一幕,他的双手不禁紧握了起来,尖锐的指甲,深深的插进了血肉之中。

    可是,王辰没有在意。

    他后悔,他愧疚,但是他知道,那一切已经逝去,后悔无用。

    “林奇,你所给我的的痛苦将来我要你十倍偿还。”王辰低吼。

    他的眼眸中蕴含着滔天的怒火,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无尽冰冷的寒意,仿佛要将四周一切有形之物全部冻结。

    难以想象,王辰前世到底经历了什么。

    许久之后,他将双手松开,血迹从伤口中滑落,白皙的手掌被鲜血浸染成一片殷红。

    此时的王辰,早已不是望门镇王家的少族长,而是五百年前青龙圣星的少年至尊。

    真正的少族长,早在三日前便已身死,此时的他,只是五百年前的少年至尊王辰。

    所以,王辰以后的身份,就是王家的少族长。

    但是,王辰有些不明白,身为至交的林奇,为何要这么做?

    “咯吱!”

    此时,房门被推开,走进了一个魁梧的男子,左手指上一个白玉扳指在灰暗的房间中散发莹莹白光,借着那白光,王辰依稀可以看清,那男子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身着蓝色长衫,看起来颇具威严。

    “父亲。”王辰轻声道。

    男子没有回应,板着脸走到近前,玉扳指突然莹莹发光,接着,他的手上就出现了一个玉瓶,而后将玉瓶放在了桌子上。

    “固元丹。”王辰惊呼,看着他。

    当然,并不是王辰觉得这固元丹如何。毕竟,前世身为青龙圣界少年至尊,更是圣武古国继承人,他还不在意这价值一百金币的固元丹,而是觉得男子能够拿出固元丹而惊讶。

    男子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对着王辰说道:“里面有三粒,尽快恢复伤势。”

    他看了一眼王辰,带着常人难以发觉的关切之意,转身离去。

    这一幕被王辰捕捉到了,没有逃过王辰的双眼。

    不知为何,王辰看着那离去的背影,仿佛就像看到了一座顶天立地的巨人,在前方替他遮风挡雨。

    前段时间,王辰犯错,付出了重伤的代价,男子没有怪罪,更是担忧了很长时日。王辰心头有些微颤,心神一阵恍惚,他看着男子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他感动了。

    “或许,这就是父爱。”王辰心中默念道。

    男子名叫王海,正是那死去的少族长父亲。起初,王辰本来是很排斥他的,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王辰接受了。

    他转过头,看着那固元丹,毫不犹豫的吞下一粒。

    王辰知道,这个世界叫做龙战大陆,大陆浩瀚无边,万族林立,强者无数。

    在这里,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不断上演着。

    弱者,是没有资格生存的,适者生存。

    因此,王辰明白,这瓶固元丹,一定是王海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而为他弄来,毕竟王海也只是一个后天巅峰的武者,即便王海身为一族之长,但能动用的财力也不多,价值一百金币一粒的固元丹,足以让普通人一家衣食无忧,何况是三粒。

    为此,他真正的体会到了父爱。

    固元丹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暖流,淌进全身。

    王辰打坐,默默地炼化药力,恢复伤势。

    哪里有生存,哪里就有争斗!

    这句话并没有错。

    王辰的伤势便是由此而来的,只是没有人知道当世的少族长早已不是昔日的那个了。

    望门镇,共有三大家族,分别是风家,史,王家。

    其中,风家近年来,整体实力上升极快。

    原本,风,史,王,三家整体实力相差不大,因此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形势,彼此之间的矛盾虽然也有,但对形势的影响无关紧要,只是小打小闹。

    只是,由于近年来,风家整体的实力迅速提升,三大家族的矛盾爆发逐渐频繁起来,各种争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渐渐变得难以控制起来。

    直到三日前,平日间积压的矛盾,由王辰与风家的风青衣,一举引爆。

    当然,此王辰并不是五百年前圣武古国的王辰。

    风青衣,风家族长三女儿,被誉为望门镇第一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文能武,追求者无数,是多数人心中的梦中情人,王辰自然在其中。

    于是,王辰经常私下与风青衣联系。

    起初,风青衣对王辰并不是多么的关注。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多,她似乎渐渐地对王辰有了好感。

    王辰知道了这些,更加欣喜,自古少年为红颜,经过不懈的努力,风青衣接受了他,两人开始了近一步的发展。

    但是,三日前,一切都颠覆了过来。

    王辰私下与风青衣会面,结果却被风家族长风肖发现,他大怒,没想到自身女儿竟然被王辰拐跑,于是,他将王辰打成重伤。

    而此时的风青衣,却并没有去为王辰求情,而是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随后跟着风肖离去了,至始至终,她并没有多说一个字,或者说是不屑。

    铁石心肠,最毒妇人心!

    一切都是谎言。王辰心中明白,但是,他接受不了,带着冲天的怒火离世了。

    也许,上天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两个人同一个名字,同样带着怒火而逝。

    当仆人带着王辰的尸体回到王家时,王海了解到前因后果,他愤怒了,作为一族之长,他怎能不明白其中猫腻。

    红颜祸水,何况是这种毒妇!

    王海虽愤怒,但他却不能立刻为儿子雪恨,因为他不仅是一个父亲,更是一族之长,他要为全族人考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而将整个家族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所有人都认为王辰已经死去,可却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人去刨根究底。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普通人身上都有奇迹发生,何况王辰更是一名武者呢。

    随着时间的流淌,三粒固元丹全被王辰炼化,他的伤势也逐渐好转。

    到最后,他猛的吐出一口淤血,脸色先是苍白,而后慢慢地恢复了红润。

    好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他长呼了一口气,倒在了床上,喘息声不绝于耳,最后整个房间慢慢的归于平静。

    夜,繁星点点,似一颗颗宝石镶嵌在天幕中,闪闪发光。

    明月高悬,洒落光辉,为整片大地铺下了一层轻纱。

    王辰打开窗户,夜晚的冷风吹撩着他那如墨的长发,灵动的眼眸平静的注视外面的一切,似乎在想什么。

    半刻钟后,他又关上窗。至始至终,他没有说过一句话。

    “明日,就是我崛起之时。”房间中,一道模糊不清的声音响起。

    旭日东升,朝霞灿烂。

    一座小山丘上,一道身影正盘膝打坐,可以认出,这是王辰。

    此刻,他的呼吸像是有了节奏一般。

    在他的周围,一丝丝游离的天地灵气迅速向他涌去,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定是极难接受的。

    因为,对于还是武徒境界的武者来说,体内的丹田还是刚刚开辟出来,非常脆弱。就像一块薄冰,怎能承受住巨石带来的冲击呢?

    所以,一般都是一点一点的吐纳天地灵气,而不是像这样鲸吞吸食。

    像王辰这样,根本没有多少人的丹田可以承受那狂暴天地灵气之力。

    除非,还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找到了顶尖的修炼法门。

    没错,其实王辰就是掌握了一门顶级修炼功法《道典》上篇,虽然只是残缺的,但以王辰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道典》的不凡。

    其实,好的功法不仅能快速的吸纳天地灵气,更能将狂暴的天地灵气快速转化为灵液,存入丹田。

    从而,将狂暴的天地灵气对自身的伤害降到最低。

    而最重要的却是好的功法能让人更加容易打破自身的桎梏,突破境界,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一切靠实力说话。

    可见,一部好的修炼功法,对于修炼者来说有多重要,就算是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之人也大有人在。

    《道典》,这是王辰前世死前意外得到的,他深深的明白,这部功法有多么的重要,在前世,被尊为人族的第一修炼功法。

    但是,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后来失传了,世上再也难找到这份功法。

    虽然王辰只是得到了上篇,但也弥足珍贵了。

    因为那次的意外,王辰不仅获得《道典》上篇,更是获得了龙帝传承,从而转世重生。

    “莫非就是为了这龙帝传承,所以林奇才杀我?”王辰百思不得其解,他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们从小长大,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王辰不相信他会为了这份龙帝传承而杀害自己。

    但事实证明,林奇活着,他死了。

    自相矛盾,这一切就像是一个谜,王辰解不开。

    “实力,我需要强大起来,有朝一日,我总会打破那谜团。”王辰眼神坚定,他相信,一力破万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