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法玛世界 (4)

第4章 法玛世界 (4)

“没事的,小满!”辰枫似乎平静了下来,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不想让我担心。

    或许是东伦他们的死,让大家都非常难过,船上静得出奇。而我试图通过他们的交谈来分析事情的始末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恍惚中,我不知道什么是时候睡着了,直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才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船停下了。而下了船后的我们又骑了半天的马,沿途所能看见的只是一片荒芜。偶尔还能看见几只象猫头人身,手里那着钉耙一样的怪物在旷野上来回徘徊,那外形使得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是钉耙猫,还有一些想木偶一样的怪物浑身扎满稻草的怪物——稻草人。我心里确定,这绝对是是传奇里的法玛大陆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马不停蹄,终于来到了一个象是村庄一样的地方。在入口的木门上,我清楚地看见了四个奇怪的符号,但是去却轻易地忍出了那四个字,银杏小村!沿着大木门一直直走就看见了一个很大的宅子,类似于庄园一般有着一道很坚实的大铁门,正门上方则是两个大大的符号我认得那是——叶家。

    门口站着很多迎接我们的人,从他们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都很焦虑,惶恐,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东伦他们的死足以证明的事态的严重性。或许这里面就有东伦的亲人吧,我暗自猜想着。这群人中有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而我很轻易便可以看出站在人群中央,的一个年月五十的中年男子应该是这里的主人,也就是辰枫的主子,辰枫神色愧疚,走到了那个在中年男子身前,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可以看出辰枫越说越激动,不过这些都不足以吸引的我注意力,我的眼睛似乎不受控制一般,在人群里不停地收索着。之后目光犹如磁石一般落在了一个年约三十容貌清秀衣着朴素的妇人。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容却让我有种血肉相连的亲切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流下眼泪,居然情不自禁地扑进了她的怀里,拼命地哭着,眼泪就想拧开的水龙头一般,不流地流着。

    “妈妈,我好怕,呜呜!”

    很难解释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况,一如我的身体被另一个灵魂控制了,而我只能冷眼旁观,看着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拼命地哭着。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在我体内的灵活并没有完全消散。但是,我没有丝毫的恐惧和害怕,相反我能感受到一种安心和踏实,似乎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世间的亲情,是最让人感动的。在这一刻我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如果说在此之前,我一直诅咒着命运的安排,让我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的话,那么现在的我,却万分地感激命运之神的安排,因为,他让我有了亲人曾经无数次梦想着找到自己的妈妈和爸爸,在前世身为孤儿的我曾经无数梦想着能够扑在妈妈的怀里哭泣,撒娇,感受着妈妈的关爱与怀抱,这这一刻却轻易地被我实现了。不用任何理由我知道此时此刻,把我搂在怀里的,是这个身体的妈妈,不应该说他就是我的妈妈。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好。